这些天下来,我逐渐了解了自己失忆前的事情。

  我叫平儿,平安的平。我和莫轩逸一起长大,先皇亲自给我们赐婚。

  莫轩逸不允许我离开后宫,说是出去了也必须戴着面纱。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我长得太好看,不能让其他人看了去。

  我呵呵笑着说:“那你不能永远都看着我啊,我也得见其他人的。”

  莫轩逸的脸色便僵了,语气生硬地说:“你去见谁?”

  我有些被吓住了,吞吞吐吐地说:“我不是你的妃子吗?你不带我出去吗?”

  他的脸色又和缓了一些,语气变得温柔:“会带你出去,反正我去哪里,你就跟着去哪里。”他亲亲我的头发,又顺着头发亲到了额头,嘴唇的温凉让我脑子一清,我的脸颊瞬时红了。

  我尴尬地说:“我是你的妻子,可是我什么东西都忘了,我不知道我们之前是怎么相处的,你是大兴国的皇帝,我也不知道怎么伺候你。”

  他捧起我的脸,细细地打量着我,说:“没事,我可以等,等你完全接受我,别害怕,我不会动你。”然后轻轻抚着我的背,示意我安心。

  每天晚上,莫轩逸都会到我这里来,陪我一起吃饭,不过等到我睡觉的时候他又会主动离开。那个机灵的丫头叫香红,她总是对我说,皇上好可怜啊!皇上待娘娘那么好,娘娘也不亲近他。我无奈地说,不是我不亲近他,我的记忆一片空白,我不知道怎么对一个人好,我不知道如何信任一个人。

  我问香红:“皇上没有其他的妃子吗?他为什么每天都到我宫里来?”

  香红嘟起嘴来说:“娘娘你这是做什么?人家都是拼命留住自己的丈夫,哪有把人推出去的?皇上每日来看您,是对您好啊!”

  我也知道自己方才说错了话,赶忙解释说:“不是这样,我只是很奇怪,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可是对我太好了。”

  香红看了一下周围,然后小声地说:“听其他人说皇上在娘娘之前有个妃子,不过现在在邻国,前些时候派人去接了,大概过一些日子就会住到宫里。”

  我心里莫名不是滋味,嘴里有些泛苦:“那个妃子,为什么是邻国的?”

  香红自顾自地说道:“皇上的母后是大兴邻国的长公主,后来又回去继承了皇位,听说在那里收养了一位民间公主,皇上没即位之前也回去了几年,就在那里成的亲。”

  我也搞不懂其中错综复杂的关系,不知道以前脑子就是这么直来直去,还是从马车上跌了下来把脑袋给摔坏了。我虽然记不起莫轩逸和我之间的故事,可是想到莫轩逸还有一个妃子,我就很难过,好像是自己的玩具生生被别人给抢了去。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也没怎么搭理莫轩逸,他问我,我也不回话。香红看了我一眼,又看看莫轩逸,小心翼翼地带着下人退下了。

  等到人一走,莫轩逸就把我抱在怀里,爱怜地看着我说:“今天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我感到委屈,害怕自己说了话眼泪就会掉下来。

  他盯着我,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掰正我的脸,严肃地问:“告诉我,出了什么事请?”

  我小声地说:“你以后不要来看我了。我知道你是可怜我。”

  他的眉头皱了起来,说:“谁告诉的你我是可怜你?”

  我的眼泪掉了下来,说话开始肆无忌惮:“你不是派人请你的正妃去了吗?她回来了,你就和她琴瑟和鸣得了,不要再顾念我这个脑袋空空的傻瓜。”

  他稳住我颤抖的身体,替我拭去眼泪,说:“当初娶她全是利益而为,我把她接回来也是为了两国的面子。我爱的,从始至终都是你一个。”

  我泪眼朦胧地说:“你是皇上,该有多少妃子都是应该的,只是不要对我那么好,你对我那么好,我恐怕有一天你对我厌弃了,我谁都不认识,我不知道怎么办?”

  他温柔地说:“傻瓜,身为皇帝总会有一些不得已而为之举,我对天发誓,今生今世都不负你,若是负你,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我惊了,忙捂住他的嘴,说:“你在干什么?你是皇上,怎么可以发那么重的誓?”

  他笑着抓住我的手,在嘴边亲了亲,说:“平儿是我的命,没有了平儿,活着也没了什么意思。”

  我的脸又红了,想把手收回来,却被他抓得更紧。他把脸凑近我的脸颊,伸出舌头开始舔我凝结在眼眶和睫毛上的泪珠。我紧张得连呼吸都不顺畅了。他附在我耳边说:“我很高兴,平儿,你今天竟然学会为我吃醋了。”

  更_新最:k快-上0d酷?匠8网

  我羞得快要把脑袋耷拉到桌子底下。他扶住我的下巴,幽幽地说:“我们该去睡觉了。”我还没做反应,他就在我的惊呼声中一下子将我抱了起来,我不得不用双手揽住他的肩膀,防止自己掉落。

  我慌张地说:“我,我还没,没有准备好。”

  他把我抱进内室,将我稳稳地放在床上,抚摸了一下我的脸颊,浅笑着说:“你要准备什么?”

  我说不出来。他竟然在我面前开始脱衣服,我慌乱地用手遮住眼睛,说:“莫轩逸,你在做什么?你会自己的寝宫去,我的床小,躺不了两个人!”就听见上方“噗嗤”一声笑了。我真是笨得透顶,这是找的什么理由?

  等我把手拿下忍不住看的时候,发现他已经穿着中衣躺在外侧了。他转过头正好对上我躲闪不及的眼,说:“快睡吧,今日累了,早些休息。”

  我窘得不知如何是好。明明就是睡觉,我在想些什么。

  当我老老实实地躺在床上的时候,莫轩逸用一只手轻轻揽过我的身子,我刚想发作,就听见他说:“睡吧,这样抱着你,才感觉安心。”看着他闭上的双目,略显疲惫的神情,竟生出些许心疼,于是也没有抗拒,不知何时进入了梦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所以说:

  我就不说失忆梗,我只说莫长安什么都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