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打入死牢,一月之后斩首示众。我感觉好笑,那么久,让我多些时间苟延残喘是吗?

  最后一天莫轩逸来看我,我问他:“念羽怎么样了?”

  莫轩逸坐在侍从搬进来的椅子上,说:“她被医治好了,已经放出宫去,绝对来得及看着你身首异处。”

  我又问:“登基大典当是举行过了吧?”

  他睨着我,有些不悦:“这你就无须过问了。”

  我笑笑,满是豁达:“想当初,我即位的时候,你亲眼目睹;如今,我身陷囹圄,倒是无从参加你的登基大典了。”

  他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线,沉着声音说:“这是你欠我的。”

  不知道为何,在这辛劳的几年和躲躲藏藏的一段日子之后,我最落魄的时刻,竟然品尝到了最纯粹的欢喜。

  我死了,一切都结束了,皇祖父、我、莫轩逸还有长公主,大兴国与龙玉国十几年的恩怨仇恨,都会全部化解。

  莫轩逸看着我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是逼我杀了你。用死来成全我是吗?哈,那群老臣可真是迂腐,女子又如何,龙玉国女子做得了天子,大兴就不可以了?观念陈腐,目光短浅,冥顽不灵。可多亏了他们,否则如今我不可能顺利即位。现在大兴龙玉实际上归为一家,许多年都不会出现战争,这是你希望看到的吗?”

  我笑笑,心满意足。

  他临走的时候,向我瞥了一眼,充满着恨意,说:“你知道,我那时候有多嫉妒你吗?老皇帝眼中永远只有你,我算什么,我连个奴才都不如!你越幸福,我就越痛苦。”然后声音蓦地沉了下去,像是跌入了泥泞的池沼。可我还是亲耳听见他的最后一句话慢慢地归于无声无息,然后眼泪跌了下来。他说:“可是我即使痛苦,那时想着的也是,长安还幸福着。”

  更“新!最p\快H上酷6@匠p网

  我被押解着走进刑场,他们给我戴了一个黑色密封的袋子,我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到乱哄哄的声音,有人嚷道:“除妖女,肃纲常。”祖训家法不可破,我真是冒了天下的大不韪。

  想想我这二十年来,就如一场混沌大梦一般。本是含着富贵荣华而生,如今被人破了国,又锒铛入狱,由昔日的九五至尊沦为如今的乱臣贼子,人人恨不得得而诛之。一个女子的身份将我拥有的一切悉数毁去,怪不得当初雷厉风行的皇祖父也迟迟不肯公开我女子的身份。皇祖母、父皇、母后,还有皇祖父,这下我们一家人就可以在另外一个世界团聚了。皇爷爷,长安没有守护好莫家百年基业,若是责罚长安也甘之如饴。我把江山给了莫轩逸,是成全,也是了结。从此以后,莫轩逸,你好好地做你的大兴皇帝,冷宫数载的冰冷,凌关之外的苦难,因为我的死也一并消除了吧。你我之间,碧落黄泉,山长水远,今日之后再无瓜葛。

  突然,我听见人群中传来一声凄厉的呼喊:“陛下!”心中一痛,这是念羽的声音。

  念羽,你来看我了吗?可惜我衣衫褴褛,形容破败,已不是你记忆中陛下的模样。

  我听见念羽的声音近了一些,大概挣扎着上前。我想说话,让她不要过来,不要再招了是非,徒增无益。可是旁边有人直接用块破布塞住了我的嘴巴,我呜呜咽咽,尽是发出沉闷的声响,只能作罢。

  我听见行刑官高喊:“把这泼妇拖下去,午时已到,斩立决!”

  有人将我背上的牌子摘掉,然后脖颈传来剧痛,意识被吸入如墨汁般粘稠的黑暗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所以说:

  事情发生了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