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羽像一个残破的蝴蝶一样被扔进房间,我接住她,她重重地跌在我的怀里。

  我摸着她苍白的脸颊,心痛地说:“对不起,对不起,念羽。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念羽一直昏迷着,当天晚上就发起了烧。我手边什么东西都没有,只能看着她翻来覆去,大汗淋漓,像是陷入了无边无际的梦魇。

  等到第二日,念羽的声息已经逐渐消弱,我心里焦急,只能对着门外的人喊:“让你们大将军过来,我有话对他说!”

  他来的时候,竟然穿着明黄的龙袍。他施施然走了进来,得意地说:“怎么样?看起来不错吧?”

  我没有理会他的话,径直说:“念羽生病了,请你让太医过来为她医治。”

  他撇撇嘴,有些不耐烦地应道:“她生病了关我何事?如果你只为这样的事情找我,那我们就没有谈的必要了。”说罢,他作势离开。

  我忙拦住他,说:“我帮你登上帝位,你救了她,然后放过我们,这也算是对皇爷爷的报复了,这笔交易如何?”

  他看着我的脸,嗤笑道:“你不觉得你的条件太高了吗?救了她,还要放你们走。而且,我已经攻进皇城了,现在整个大兴国都在我的铁骑之下,我登上帝位只是早晚之事,还需要你来帮我?”

  我盯着他的眼睛,尽量稳住自己的声音:“你现在入主皇宫,恣意任为,可你缺的是名正言顺!没有人证明你是皇族血脉,你就永远是龙玉国的侵略者,我大兴百万子民总有不屈服的,接下来就是此起彼伏的起义与反抗。龙玉国总有一日会疲于应付,自顾不暇。那个时候,你认为,你的母后为了龙玉国的利益,还会支持你继续妄为吗?”

  他冷漠地看着我,我继续说:“而且,你只是龙玉国的驸马。你一日是这个身份,那么一日就要受公主的压制。无论这个公主是真是假。纵使你现在荣耀加身,地位不凡,可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你一直是名不正言不顺,你想一辈子都受制于人吗?”

  他出手钳住我的脸,说:“不要试着激怒我。”

  我假装平静地说:“如果没有我,大兴国的江山也许会为你所有。我向来不堪大用,把江山交在你手里,也比交到其他外姓人手里要更对得起列祖列宗。如果你同意,我们就算达成合作了。”

  他似乎想透过我的眼睛看清我的心思,良久,他放开手,说:“她可以走,但是你不准离开。”

  我当即说:“一言为定!”

  他诧异地看着我,有些难以置信地说:“你愿意留下来?”

  我坦然笑着:“我一直在这里生活,我也怕出去了找不到去处,养尊处优惯了毕竟适应不了为柴米油盐所累的生活。”

  他又恢复了冷意,说:“你想得太好,在我身边不会比平民的日子好过。”

  我放轻松地说:“无所谓啊,帮你称帝只是替你了结你与皇爷爷的仇恨,凌关之外的遇袭之恨,还是由我本人承担的好。”

  他嘴角上挑,森然笑道:“你记得就好。”说罢,转身离开。

  跟着莫轩逸走在上朝的路上的时候,尚且有些紧张。毕竟战乱纷扰,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进入朝堂,也未见到我的那些大臣。我对莫轩逸说,让他将一众大臣全部召集,通知他们大兴皇帝被找到了,我有些事情要安排。明眼人看了也能嗅出“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意味,莫轩逸恐怕我会生是非,要挟我说:“你的皇妃还在我手里,不要轻举妄动。”

  我笑着说:“我还想着过些逍遥日子,怎么可能把自己推进火坑?若是我说的不对,煽动他们反抗,你直接血洗朝堂不就结了?”

  我几乎是被莫轩逸提着坐到了龙椅上,刚才还在议论纷纷的群臣,此刻见了我如久旱见了甘霖一般,悉数伏倒在地,齐声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若不是身后没有莫轩逸,我还真认为又回到了一年之前,这天下还是我的天下,大兴还是太平日子。

  我咳了一声,说:“平身吧!”

  “今日我来,只是想对大家说,站在我身边的这一位,你们所知的龙玉国的征伐大将军,莫轩逸,这个名字,有的人熟悉,有的人闻所未闻。对于他姓莫,大兴的国姓,难道没人感到奇怪吗?”听了我的话,群臣面面相觑,如坠云里雾里。

  我说:“我今日郑重地告诉大家,莫轩逸,是我莫长安的皇叔,是先皇的亲生儿子,是大兴国不容外流的皇室血脉。”

  少部分人没有动静,大概早有耳闻,一些新进的臣子不曾听过,表现得很是惊讶,嘴巴张了半天都没合拢。

  “我治国不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皇叔今时今日回来,我自愿退位让贤,都是莫氏子孙,大兴江山世代绵延,我也不愧对先皇所托。”

  底下有人喊:“皇上,您是不是被这凶神给要挟了?我们誓死抵抗,都要守住莫家江山,不让外人占了去!”

  莫轩逸目光一凛,拿出弓箭就射了出去,正中眼睛,那人跌倒在地,嗷嗷大叫。群臣立马禁了声响,转头看着我和莫轩逸。

  我歉意地说:“这是怪我没有交代清楚。先皇临走之前,深感对皇叔有所亏待,可那时皇叔已经返回到他母后身边,也就是龙玉国境内。所以嘱咐我,可暂行君王之职,待到一日皇叔归来,如果皇叔有意君临天下,我也不能阻拦。”

  “何况我本来就厌倦朝堂琐事,你们就跟着皇叔吧,他定会善待你们!”

  一些老臣仆倒在地,说:“我们只愿意拥戴陛下您啊。”

  我无奈地说:“不可能。我不能成为皇上。”

  他们不明就里,不知我说的是什么。

  我感觉我的声音崩成了一条线:“因为,因为我是个女人。”这几个字说完后,浑身就像虚脱了一样。莫轩逸睁大了眼睛看着我,不敢相信。

  我不顾及众人的眼光,开始一件一件地脱掉衣服。我这守了二十年的身份总算有一日曝在光下。我边脱边说:“父皇与母后生下我后,因为身体受创,不能再生育。所以谎报我的性别,他们遇袭身亡之后,就只有我知道,我一直保守这个秘密,成为皇长孙殿下,然后如愿以偿做了皇帝。这也是为什么,即便扩充后宫,也没有一个妃子诞下麟儿。后宫佳丽现在都是处子之身,可以全部遣送回家,再行嫁娶。”

  当我的上身只剩下缠得严严实实的裹胸布以后,我听见大臣们吸气的声音。我说:“我是女人。这下你们信了吧?大兴祖训不准女人专权乱政,我违背了祖训,理当受罚。我为一己之私愚弄众人,我甘愿被打入死牢。这三年,只是假凤虚凰的闹剧。”

  一个老臣颤颤巍巍地用瘦骨嶙峋的手指指着我说:“先皇,先皇可知?”

  我合上了眼睛,艰难地说:“不知。”

  他愤怒地要走上来,被人制止了,他破口大骂:“你这个乱臣贼子,一介女流,竟在这里罔顾祖训,当了皇帝,愚弄天下人,你该受尽斧钺汤镬之苦!向先皇以死谢罪啊!”

  酷Iv匠B网}H正5(版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所以说:

  有意思,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