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人,将皇妃拖上来。”他拍拍手,没过多长时间,我就看见两个人拖着念羽进来了。

  可是,念羽衣不蔽体,发丝缭乱,面容惨白,遍身伤痕。这怎么可能是我记忆中的念羽?我挣扎着,想挣开锁链走到念羽的身边,将她受伤的虚弱的身体拥在怀里。我曾答应过好好待她,不让任何人欺负她,我没有做好一个君王,没想到连一个守信的丈夫都没有做到。

  莫轩逸以一副欣赏的姿态看着我的表情,说:“心痛了?我还以为你是个冷血的家伙,竟然也会心痛!不过你越心痛,我就越开心。”

  他抬起念羽的下巴,有些凶残地说:“我只是让人惩罚她一下,这个小猫不太听话,该磨磨她的爪子了。不过,真正的好戏还没开始,我专门等着你来了,我们一起看。”我不知道他还要做什么,就听见他说:“来人,将皇妃的衣服扒了,穿了那么长时日也该换了。”

  更w-新.7最快M《上、%酷AL匠¤网

  我气愤地喊将起来:“莫轩逸,你不能这么动她!”

  莫轩逸贴着我的耳根,暧昧地吐着气,幽幽地说:“我并非这么动她,她一身血迹,真是脏得厉害!不过皇妃本身就是个美人,虽然被折磨成了这步田地,仍然楚楚可怜,让人心动。我的部下可是忍了许多时间,一路上只杀人饮血,也是憋得难受。这样一个大美人,交到他们手里,你说结果会是如何?”

  我几乎要跳起来:“莫轩逸,放过她,求求你放过她!她只是一介女流之辈,她什么都不知道。”

  莫轩逸替我出着主意:“你这么在意她,不如你来代替她好了。”

  我目瞪口呆地说:“你,是什么意思?”

  他云淡风轻地回答:“没什么意思,就是你替换下你的皇妃。当初宫中不是说,皇长孙殿下不爱女色爱男色,而且,民间也传说,新皇陛下身患不举,纵有佳丽三千,三年来没有一个妃嫔的肚子有动静。这些应该都是真的吧?”

  我看着他,不接话。

  他又兀自说下去:“那对你来说,是男是女如何?是上是下又如何?反正你做不了一个正常男人,不如便宜了其他男人,就当做对我的军队浴血杀敌的犒劳了。这个主意不错吧?”

  我咬着唇,没有说话。

  莫轩逸转过头对那两个拖住念羽的男人说:“我们的大兴皇帝不答应,那就好好伺候我们的皇妃,若是伺候不好,唯你们是问!”

  两个男人眼中放出猥琐的光,他们将念羽放在地上,然后开始疯狂地扯她本已残破不堪的衣服,念羽的嘴唇干裂,这下更是挣扎地流出血来。念羽的意识逐渐恢复清明,她看着我,又看着眼前如狼似虎的男人,想要发出声音,又执拗地闭上了嘴。

  我闭上双目,喊了一声:“我替她,莫轩逸,由我来替她!”

  他们当下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念羽嗫嚅着说:“陛下,陛下......”

  我对上她的目光,说:“念羽,我答应过你,你一日是我的妻子,一辈子都是我的妻子。有我在你身边,就不会让你受欺负。”

  念羽的眼泪像珍珠一样溅在地上,碎裂成一朵冰凌一般的花。她说:“念羽辜负先王所托,念羽对不起陛下。”

  莫轩逸这时隔断了我们彼此纠缠的视线,冷冷地说:“在我面前上演什么夫妻患难与共、情深似海的戏码?莫轩逸,我让你好好伺候我,把这个女人拖到外面,开始杖责,一直到你把我伺候满意了为止!”

  “来,将他的锁链解开!”

  等我手脚灵活的时候,沉重的木板拍击肉体的声音已经隐隐约约传来,我听见有人高喊:“一,二......”

  莫轩逸坐在床上,好整以暇地看着我,一脸的玩味。

  我哆哆嗦嗦地爬到他身前,说:“先放过她,这样会把她打死的。”

  莫轩逸瞟着房顶,恶毒的声音从他口中发出:“你再这样停下去,我恐怕她活下来的机会就寥寥无几了。”

  我开始解他的衣服,动作笨拙,像一个行动迟缓的老人。外面计数的声音仍然不绝于耳,二十了。我的汗水都要浸透衣衫,不知道为什么怎么都解不开他的腰带。我发怒了,骤然从莫轩逸的身侧抽出匕首,比在他的脖子上,声音颤抖地说:“快点,让他们停下来,要不然我杀了你!”

  莫轩逸还在笑,可是眼睛开始泛着寒光。他说:“为什么笨手笨脚,还那么傻里傻气呢?这是我的地方,你救出了她能走到哪里?”

  “而且——”

  我有些心虚地问:“而且什么?”

  他直接反手折住我的手腕,匕首叮铃一声响,落在了地上。他将我扣在床上,罩住我的头顶,嘴角抹着意味不明的笑,嘲讽地说:“而且,你根本不可能救出她。”

  “堂堂的大兴皇帝,怎么就是一只虫呢?这副身子弱的就像女人一样。”他边用目光打量我,边用一只手沿着我的腰线向下抚摸,我整个身子都崩了起来。

  我胡乱蹬着腿,气急败坏地喊:“莫轩逸!”

  他压住我的腿说:“那么多妃嫔,难道没有一个人将你伺候好了?还是,你喜欢的是男人的味道?让我成全你可好?”

  我奋力挣扎起来,气愤地说:“我们是叔侄,是叔侄,你知不知道!你这个疯子!”

  他将脸贴住我的面颊,我能感觉到他下巴上蔓起的青色的胡髭在摩擦着我的皮肤。他说:“老皇帝这样待我,我早就不是莫家的儿子了,那你,怎么可能算作我的侄儿?”

  我唾了他一脸,恨恨地说:“你是报复我么?”

  他用袖子擦了一下脸,随即摸上我的嘴唇说:“我好生怀念它的味道。”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捧住了脸颊,瞬间堵住了我的嘴,他的吻不像是吻,更像是啃噬。像恶鬼一样地啃噬。他整副身体的重量都压在我身上,使我不得动弹。我听见他粗重的气息,感觉到他的手开始撕扯我胸前的衣襟,我紧张到难以自制,狠狠地咬住他的舌头。他“哼”了一声,眼睛骤然清明,闪着黑色的光,将我重重地扔在床上,我的后脑被磕得生疼,眼前一片黑暗。

  他站起身,背对着我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冲着门外说:“别把她打死了!打死了还有什么好玩的?”

  然后扔下一句话:“让你们这对苦命鸳鸯再逍遥快活几日,还有,莫长安,我没有那么好的耐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所以说:

  抖s和抖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