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后,龙玉国打着“洗刷国耻”的旗号,开始进犯大兴国边境。

  所谓的洗刷国耻,不如说是洗刷长公主在大兴国受的监禁之苦吧?皇祖父一点都没有料错,长公主一旦根基稳固,就会向大兴国报复。何况,莫轩逸已经被放回龙玉国,大兴对长公主来说根本没有威胁的资本。但唯一让我始料不及的是,代表龙玉国带领十万铁甲,踏入大兴国境内的大将军,竟然是莫轩逸。

  战败逃回来的人说他是什么?是浴血的修罗。见人就杀,稍有抵抗便屠全城。将男女老少的尸体分离着悬挂在阵前,让守卫的士兵望着也胆寒。杀到最后,守城的将士不得不选择投降,以避免全城屠戮的悲剧。三年未见,莫轩逸,你怎么成了这样?

  袁征益对我的评价很对。说我虽有治国之才,终归败在了优柔寡断、心慈手软上。我无言以对。当莫轩逸带着大军杀到皇城的时候,我站在城头,看着那个骑在熠熠耀眼的战马上,穿着银灰色战甲的男人,他凌厉的眼神穿过遥远的距离,却像弓箭一样直接向我射来。我意识到,他是想拿回他应得的一切,而且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我仓皇地从城墙上跑下来,一刻都不能忍受下去。

  他在城下喊,那是比冬日的风更浓重凛冽的声音:“莫长安,我回来了!我给你三天的时间,如果不投降的话,我会在破城之后杀尽城中的每一个人,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花些时间陪你玩,让你眼睁睁地看着你的大兴国国破家亡。”

  我不想再看到战火蔓延,民不聊生的惨状,想要投降。念羽制止了我,说:“陛下,先不说莫轩逸此行的目的如何,我害怕他对陛下您不利。影卫营剩下的人会将您安全送达其他的地方,您先安定下来,再谋东山再起。”

  “可是,莫轩逸已经将城围得严严实实,我们如何出去?”想到莫轩逸浓墨一样的眼睛,我竟心生寒意。

  “陛下,这里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知道您的真正身份,您可以装扮成宫婢逃走,那时候,不会有人注意到一个小小的奴婢的。”

  我说:“那你呢?”

  她说:“您先走,念羽处理完事情就会去找陛下。”

  我意识到不可能那么简单,于是扯着她的手说:“你与我一起走,我说过不会让别人欺负你,跟我一起走。”

  念羽神色悲戚,说:“陛下,我感觉莫轩逸此行不会放过您,当初您差点伤了性命救下他,可念羽没有告诉你,那个时候影卫差一点就得手了,所以莫轩逸伤得很重,能活下来也是经历了九死一生。这些事必须找一个人来承担,先帝去了那便由念羽一人承受,否则消不了莫轩逸的怨恨和怒气。”

  我听得目瞪口呆,原来在我经历生死之劫的时候,莫轩逸也在经历着相同的痛苦。我又有什么好给自己辩解的呢?我握着念羽的手,说:“和我一起走,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我决计不会放下你的。”

  念羽拥着我,我听见她在嘤嘤地哭泣。她抚着我的背,说:“陛下,先帝让念羽好好照顾你,念羽一直没有做到,反而是您对念羽照顾有加。您的恩情,念羽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请原谅念羽这一次自作主张。”

  我刚反应过来,就感觉眼前一黑,没了意识。

  R#更新,最快`上j,酷.#匠网?

  我醒来的时候,是躺在马车里。马车急速前行,旁边坐着几个形容普通的女子,她们见我醒了,恭敬地对我说:“陛下,您醒了?”

  我挣扎着起身,她们忙把我搀扶起来。我这才发现自己穿的可不就是宫婢的衣服。我张开嘴,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这是我昏迷的第几天?”

  一个年长一些的女子说:“第三天。”

  “开城投降了?”

  “皇妃派人开城投降了。”另外一个稍微年龄比较小的女子有些嗫嚅地说。

  我着急地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那女子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却被年长的女子一语打断:“青梅!”

  名叫“青梅”的女子抬起头,泪珠噙在眼里,娇弱地喊了一声:“若兰师姐!”

  我平静地说:“把发生的事情都告诉我吧,我不会回去的。念羽已经告诉了我她对我的牺牲,我怎么可能辜负她的好意呢?而且,我与莫轩逸有那么大的仇恨,莫轩逸找到我岂不是要将我千刀万剐?”

  几个女子看着我,不太相信我说的话。我继续说:“我都这副样子了,出去谁相信我是大兴国的皇上?他们怎么可能认为大兴国的皇上竟然是一个女人?我还没有走到莫轩逸跟前就已经人头落地了。”

  青梅有些动摇了,一会又摇摇头说:“可是,皇妃说了,只有把您送出城,才能告知您一切。”

  我疑惑地问:“我们还在城内?”

  青梅有些丧气地说:“是的。莫轩逸进城以后就立刻封锁了城门,下令一只苍蝇都不准飞出去。我们只能偷偷把您送出来,想着先在一个客栈停留几日,等到这段风波过去了,我们再出去。”

  我疲倦地闭上眼,说:“好,找到客栈的时候,告诉我。我先休息一下。”虽然闭着眼,还是能够感觉到这三个女子的眼光一直停留在我身上,似乎怕我化成一缕青烟从她们眼前飘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所以说:

  昨天出去玩了,吃了两顿大餐,所以没及时更,今天多更一章,啦啦啦,我是勤劳的格子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