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臣们瞧着丧期过了,一个个开始积极地给我撺掇着选妃,说是要充盈后宫。我能不知道他们的意思?不是李尚书的侄女,就是丁侍郎的女儿。动辄就是秀外慧中,品行兼修,美艳动人。我斥责道:“我是好色之人吗?”一群人立刻噤了声。

  还是挡不住进谏。反正就是皇上娶妻已久,膝下仍无子嗣,若是先皇知道,一定为大兴世代传承担忧。望皇上顾及莫氏江山,广征佳人,繁衍后嗣。搬出皇祖父来压我,知道我的软肋,这帮大臣挺会出言献策的!

  我每每躲避不及,只能说:“容我与皇妃好好商量一番。”他们总有应对之策,说:“虽然皇上与皇妃伉俪情深,但是皇妃无所出,还希望皇上以大局为重,以社稷为重。”

  我只能无奈应道:“这个,这个不是皇妃的问题——”

  我还未说完,群臣开始大眼瞪小眼,大殿里充斥着怪异的安静。

  一个人站出来说:“还请皇上为了江山社稷,不要讳疾忌医,若是让太医早些医治,肯定会有效果。即便宫中的太医药方不奏效,我们也可以征集全天下的名医,一定能帮到皇上的。”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大臣们哗哗啦啦地跪了一地,齐声说:“望皇上早日医治,诞下皇子,绵延皇脉!”

  我赶紧解释:“快起来,谁跟你们说我不举的?好好好,充盈后宫,我听你们的,你们看谁合适就送过来吧,我会让皇妃亲自主持这件事情的!”

  说完后,我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哪有皇帝说自己不举的?这是不是欲盖弥彰?反正不管怎么样,大臣们总算停止了让我头疼的上谏。

  回宫后,我对念羽说了朝堂上发生的这些事情,念羽温顺地听着,说:“念羽会妥善处理选妃的事情。不过——”她皱着眉头,似乎有难言之隐。

  我担心地问:“怎么了?”

  她这才说:“我们派到龙玉国的探子来报,说龙玉国的公主大婚。”

  我心生好奇,随即说道:“公主?龙玉国除了当了皇帝的长公主,其他哪里来的什么公主?”

  “龙玉皇帝对外宣称,这是之前四皇子失散多年的女儿,刚从民间找到。”

  “简直是胡言乱语!四皇子的家人已被她株连干净!即便失散了也会立马斩草除根!怎么会如此仁慈地立为公主?”

  念羽委婉地提醒我:“皇上不要急,您听我说,这个公主找到以后,立刻为她举办了大婚,说是她在民间倾心之人。皇上知道那人是谁吗?”

  我问:“谁?”

  “是莫轩逸。”

  我震惊,良久没有说话。这样想来,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就完全清楚了。长公主恐怕自己的儿子因为大兴皇室的血统,不能得到龙玉宗室的接受,所以想了这么一个主意。这个民间公主名义上是正宗的皇室,可以继承龙玉国正统,那时候莫轩逸就可以顺其自然地以皇夫的名义,帮助处理国政,控制龙玉国各个方面,成为龙玉真正的帝王。

  我嘲讽地笑着:“哈哈,长公主这步棋走得很好啊!名利皆收,一石二鸟。我都不敢相信她当年竟是个疯妇人!”

  莫轩逸,你即将步入你人生的辉煌,你可以名正言顺地享受富贵雍华,无上尊荣。我真为你高兴啊。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心里疼得不能自已?

  念羽看着我的脸色,小心地说:“明日,陛下便允了大臣之女进宫的事情吧,念羽会层层筛选的。”

  我摆了摆手,略显疲惫地说:“好。无论怎么样,那些女子进了宫,只会受尽深宫寂寞。于我而言,多一人少一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念羽说:“若是陛下怕旁人看出破绽,我有一计,不知当讲不当讲?”

  我点点头,当做允了。

  酷匠网…首发。

  “影卫营中有一种药,点燃后,可以让女子进入昏迷状态,并产生已经行房的幻象,只需在床单上洒几滴血便可以遮掩过去。陛下认为如何?”

  我无所谓地撇撇嘴,说:“听你的,你认为可以就这样去做。”

  念羽知道我无心过问,于是便识趣离开了。

  我躺在卧榻上,喃喃地念着:“莫轩逸,怎么办?我放不下你怎么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所以说:

  莫轩逸怎么可能爱上别人?反正我是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