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醒过来的时候,看到身上已经换好了孝服。念羽也一身缟素,对我说:“你太悲痛了,我只能从背后打昏了你。你的衣服是我让小桃换下的。”

  我抱着她,压抑地不敢哭出声:“念羽,皇爷爷去了,这世上再也没有我皇爷爷这个人了,我该怎么办?”

  念羽将手放在我的胸口,轻柔地揉着,好像能抚平我的心痛一样,她信誓旦旦地说:“影卫营第十代营主念羽,代表影卫营一百零八人,向新皇陛下承诺,只要我们在,没有人敢伤陛下一分一毫。”末了,她又说:“作为您的妻子,我也不会离开您的。”我紧紧地拥着她,似乎能感受到温暖的源泉。

  第二日,我便应皇祖父嘱咐举行了登基大典,改年号“康乐”。

  登基第一件事,就是让德新通知留在驿馆的龙玉使者,同意将莫轩逸放回龙玉国,他们随时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走人。我想算是替皇祖父了了一桩心愿,也不愿让这上一辈的恩怨再无限地牵扯下去。

  莫轩逸临走的时候,派人告诉我,说无论如何要见我一面。我最终没有给他这个机会。陪我一同成长的两个重要的人,皇祖父已经走了。我在心底痴痴地念,莫轩逸啊莫轩逸,你我八年同行,现在回到你母后那里去吧,不要再仇恨你的父皇,该放下的请学会放下。恨意也许可以消解,但一些感情最终得不到成全。我在我的位置上有我的苦衷,我不会再见你,也请你放下这一段岁月。

  第二天,德新言与我听,莫轩逸在我的书房门口盘桓了很长时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进去。后来有仆人告诉他,我已经偕同皇妃返回寝宫,他才决然离开。

  我以为日子就会这样平淡如水地过去,我们之间不会再有牵连。有一天,我在床上与念羽聊天,我说:“我从小就被皇爷爷告知,他培养了许多影卫,还说我身边就有影卫相伴。我一直很奇怪,你们都是呆在哪里的,不,应该是藏在哪里的,我倒是丝毫都没发现你们。”

  念羽笑着说:“有念羽在,陛下会逐渐了解影卫营的内部结构和具体运作的。对于陛下刚才的问题,刚进影卫营的时候,师傅就告诉我们,学成的第一个阶段就是不被主人发现,除非主人有危险,或者主人下令愿意看到你们的时候才准许现身,这是影卫的第一原则。”

  我说:“可是,我记得年少的时候,我出宫玩,皇爷爷说给我布置了许多影卫跟着,可是路上我确实遇到了危险,但你们还是没有出来。我当时真是恼了,想的就是回去以后就到皇爷爷那里告你们一大状,最后侥幸逃过,皇爷爷也没有理会我的要求,偏偏把莫轩逸打了二十大板......”

  我说得愉悦,却又从嘴里蹦出了那个藏在心中打算不再忆起的名字。我恐怕念羽看出我的心里波动,忙拉住话题,说:“你说,你们怎么没有出来帮我呢?”

  念羽耐心地听着,认真地回答:“那时我刚进影卫营,参与行动的人中没有我,不过后来听师傅讲过,师傅好像是说,皇爷爷就是为了检验一下那个人会不会对皇长孙殿下不利,如果产生不利的话,就不再允许他进宫,直接在宫外结束掉他的性命。所以,他们都在树上等,一方面不能让皇长孙殿下受伤,另一方面要适时出现。好在那个人最后回来了,师兄师姐们才把心放回肚子里。”

  我“哦”了一声,陷入了沉思。这样想来,当初皇祖父虽然知道前后的详情,但还是责罚了莫轩逸。原来一切都是故意为之。皇祖父为了我的幸福,真的是牺牲了很多人的幸福。包括这个不被他认作皇室血脉的莫轩逸,也仅仅是我前进路上的垫脚石罢了。若是父皇待我如此,恐怕我也心寒罢。那么莫轩逸他自己知道这件事吗?他临走之前想告诉我什么呢?我又开始悔恨自己的倔强和执拗,八年陪伴,难道还换不回说几句话的时间?

  “陛下,陛下。”是念羽在轻唤我。

  我晃过神来,说:“念羽,莫轩逸已经离开多长时间了?”

  念羽说:“一月有余了。”

  K0酷%D匠Z&网首TB发

  我着急地说:“立刻,马上,通知边防驻军将他们截住,说,皇上有话要和莫轩逸说,让他回来!”

  念羽神色有些怪异地说:“不能了,他们已经出了凌关。”

  长公主即位之后,兑现了李企许下的诺言,凌关以北的五座城池已经交还,不过龙玉国的五座城池却迟迟没有动静。出了凌关,这就意味着进入了大兴国与龙玉国多年有纷争的公共地界。不过,念羽怎么会知道?

  我偏过头看着她的眼神,问:“你怎么会知道他们已经出了凌关?”

  念羽神色躲避不及,于是低下头,不再言语。

  我像是猜到了什么,质问她:“皇爷爷生前到底与你说了什么?”

  念羽还是不说话。

  我说:“是不是让你们在两国有争议的地方将他刺杀,不让他有进入龙玉国的机会,对不对?!”

  念羽的脖颈开始泛红,头几乎埋在了胸口,看来我果真猜得八九不离十。

  我强迫她抬起头,说:“果然是走的一步好棋,若是在大兴国境内杀了他,肯定会招致两国兵戈祸患,在凌关之外密谋杀害,完全可以当做一场杀人越货,谁会知道?即便想到了谁又敢堂而皇之地归咎于大兴国?对不对?”

  念羽这下点点头,算是应了我的猜测。

  我闭上眼睛,感觉天玄地暗。念羽连忙扶住我,我抓住她的手问:“你们已经出发了?”

  她有些愧疚地回答:“影卫已经在凌关外潜伏多时了。”

  我心痛地问:“他有活着的可能吗?”

  念羽老实地答我:“主人下令,影卫不达目的绝不罢手。”

  我说:“皇爷爷有没有告诉你为什么一定要取他性命?”

  “先皇说了,如果莫轩逸成功回到龙玉国,会联合长公主,对皇长孙殿下不利。他不会允许一丝一毫危害您的可能存在。”

  我抓着她的手,乱了分寸:“放了他好不好,我求你,就当我求你!”

  念羽赶忙俯下身子,说:“念羽不敢。影卫得令便会竭尽所能完成任务。除非,除非......”

  我一听事情有转机,立刻将她搀扶起来,说:“除非什么?”

  “除非主人自食生死符,影卫见血即知道主人危在旦夕,所有任务都会暂时搁弃,没有命令比主人的命更重要。这是历来大兴国的皇帝亲自立下的规矩,是对影卫营的承诺。因为影卫一旦出动就会交付生死,中途折回会损伤重大,这是主人对自己的惩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所以说:

  开始虐了,有点小虐,虐了就有甜头了,表示很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