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成婚

  从莫轩逸得知我立妃一直到我成亲那一日,他都未曾与我说过一句话。我让他做什么事情,他也听着,也依言做着,不过像是一个布偶,那副表情又恢复了十四岁之前的样子,毫无生气。

  我想是他讨厌我,毕竟像是兄弟般相处那么多年,那么大的事情也未与他商议。换做他,若是没有问及我的意见,就娶妻生子,恐怕我也受不住。

  什么,他要娶妻?我似乎从没有想过还有这一茬事,我的心开始倏倏的疼。

  为什么我感觉,即便有一日他事先通知我他要娶妻了,我也会根本忍受不了呢?

  皇祖父告诉我,我的妃子是袁征益的妹妹,名为袁念羽。

  大家只是很惊奇为什么平时行事低调,很少参与朝堂利益角逐的袁征益袁大人,年少有为,如今已经顶替张长允成为兵部尚书的袁大人,怎么莫名其妙地多了一个妹妹?而且在层层挑选之后,还凭借姿容与品性一路过关斩将,成为皇长孙殿下,未来的皇位继承人的正妃?

  私下有人说,这个皇长孙殿下未来的妃子定然是姿容卓绝,美艳不可方物的。

  我对这样一个女子缺少了一个正常男子应有的幻想与期待。当天让我惶惶的是,我竟然找不到莫轩逸。

  我一席红色吉服加身,上绣九龙团云花纹。九五至尊,我这是不是僭越了?没人提起,皇祖父眼里满满的是赞赏,大概所有人都已经默许了皇祖父加在我身上的特权。

  行过大礼,德新附在我耳边说,莫轩逸一个人呆在后山的树上喝酒。不可能是为我高兴才喝酒吧?

  十有八九是借酒浇愁。所以在前往新房的时候我竟然中途折到了后山。

  很好找,主要是酒气太浓,他所栖身的树下堆着数个酒壶。他倒真是畅快,干脆仰着脖子痛饮。

  不知是他没有发现我,还是直接无视掉。我笑着想缓解尴尬:“是我平时亏待你了吗?躲在这里喝好酒也不叫上我?”

  说完话自知失言,今天是我的大喜日子,我是新郎官,从头忙到尾,怎么可能叫上我?

  他冷冷地睨了我一眼,似乎在警告我闭嘴。

  我堂堂皇长孙殿下,难道还是被吓大的?于是仗着尊贵的身份,肆无忌惮地说:“你是不是嫉妒我?若是你想娶妻,我明日就说与皇祖父,也给你找一个温淑贤良、容貌上乘的女子,保准你满意,如何?”

  突然听见似有钝器破空的声音,赶紧跳开,然后发现是他扔下来的酒壶,已经撞在其他的酒壶上碎裂了。

  谋杀啊。若是反应不及时,砸在我脑门上,我今天怎么见我新娘子?

  我抬起头,有些生气地喊:“你有什么怨念,你就说?那么多年我能亏待你不成?跟一个酒壶撒什么气!

  ”刚才似乎是与我撒气,我又开始口舌打结了,好像从开始到现在我还没说过一句对的话。

  我跳起来说:“你是不是认为我上不去!你倒是逍遥,爬到树上喝酒,无缘无故人间消失,你知不知道我找你一整天了,想娶个媳妇儿都还得为你提心吊胆......”还没说完,我就急急忙忙地闭了嘴。

  莫轩逸却突然从树上跳了下来,一步一步朝我走来,眼里像是堆砌的千年寒冰,冷得我骨头都跟着发寒。

  我便往后退,边说:“你干嘛?好好的装什么僵尸啊!有话好好说,我刚才也没说错话啊,我今天得回去洞房呢,你要不先放过我?”

  我怎么感觉,说到洞房这两个字的时候,莫轩逸的眼神已经浓如墨汁了呢,在黑夜闪出比夜更深的光亮。

  这个样子再下去,我心里就达到极限了。没事吃饱了撑的我喜气洋洋地结个婚,还跑过来看他干什么?我打算低头从他的身侧跑开,却被他揪住了衣领,直接按在了树上。

  我捂着脸说:“别打脸!你说你多不仗义,我本来能拥如花美眷在怀的,现在都享尽了温香软玉,偏偏跑来找你,结果你还着了魔,你说你这是发的哪门子疯?”

  他拉开我的手,定定地看着我,动了动大概被酒灼烧得干涸的嘴唇,说:“你刚才说,找我找了一整天,为什么找我?”

  “我,我——”我的舌头立马上了锁,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原因。

  他的脸凑了过来,眼睛几乎就在我的眼睛斜上方,我的视野里只有他的双目。

  他继续用低沉的嗓音问:“告诉我,为什么找我?”

  他的声音像是带有蛊惑性,我几乎要陷入这个漩涡。我晃晃脑袋,猛然推开他,说:“我当你是我兄弟,我大婚了,我兄弟没有在我身边,不向我道声喜,我这婚结得没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竟然不敢看他的眼睛。

  他又把手中还未喝完的酒壶扔在了地上,然后狂肆地笑。笑到最后,声音都嘶哑了,我感觉他的力气几乎要用尽了。

  他说:“好啊,我给你祝福,祝福我的皇长孙殿下新婚大喜,伉俪情深,还有,什么呢?哦,对了,早生贵子,福寿绵延!怎么样,够了吗?”他像是自说自话:“怪我,怪我,不会说话,今天晚上还有洞房呢!皇长孙殿下打算怎么对待您的妻子?颠鸾倒凤,巫山云雨,鱼水之欢,想必逍遥得很呢!”

  我被他说得急了,嚷了一声:“莫轩逸,你放肆!”

  他的脚步刚才还虚浮错乱,这时却坚定有力,一瞬间移到我跟前,抬起一条腿将我抵在树上。

  我的头撞在了树干上,刹那有些头昏眼花,还未待我反应过来,就感觉唇上袭来沉重的灼辣的触感,夹杂着烈酒的味道。我想转头,却被他双手制住。

  我挥起拳头擂在他身上,又被他胸口紧紧地压住。他吻得很深,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从小到大,除了那一次意外地逛进了妓院,我何时近过女色?我连女人是什么滋味都没尝过!这下可好,皇长孙殿下竟然在新婚之夜被一个男人压在树干上给亲了!

  我越想越恼,骤然生出一股蛮力,拼命挣开,扬起巴掌狠狠打在莫轩逸的脸上,啪的一声在树林里很是清脆响亮。

  我生气地说:“莫轩逸,你当我是什么人!若是禁欲久了,就找个女人去发泄,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他缓缓地抬起头,擦拭着嘴角的血迹,似乎被我打醒了,似乎眼里的朦胧更重了。

  他呵呵地笑着说:“我能不知道你是谁?你是莫长安,你是大兴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长孙殿下,你是我的老子眼中唯一的皇室继承人,我还知道,呵呵”他顿了一下,又无力地笑:“你是我的侄子,我还是你的皇叔。”

  更-新8*最B快jy上w“酷fL匠tc网n

  他的眼神飘忽的,最终落在了我身上,像是询问又像是肯定:“你说,我说的可对?”

  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原来他心里一直记着。他的话像利剑一样向我袭来。

  他应享受的尊崇,他应得到的地位,他最起码应有的平等,这些他都没有。他是我的皇叔!他对这些都充满了愤恨!那么刚才那些,是什么?是报复吗?报复我还是报复赐给他一切的皇祖父?

  我擦了一下还在隐隐发疼的嘴唇,有些颤抖地说:“今天你喝醉了,我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你要是想喝下去就接着喝吧,我回去了。”

  他站在我身后,没有拦我。夜风吹过树林,像是离人的呜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所以 说:

  有点甜有点酸,酸酸甜甜就是莫长安。。。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