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轩逸的身影完全消失于我的视野,我就开始后悔了。影卫不能出来,我又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我一个人孤孤零零,直恨自己鲁莽,意气用事把他给气走了。

  这几年我把他当成朝夕相处的玩伴,他也是全然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不曾有过自己是皇子该受礼遇的奢望,也许我真的把他当成自己的侍卫奴仆了,就像德新小桃之类的人,只是亲近了些,现在倒是想到他还是我的皇叔。

  我怨恨自己,懊悔不迭。

  这个时候,一个猥琐的声音突然在耳畔响起:“漂亮的小公子,这是迷路了吗?”

  我抬起脸,发现是一个膀大腰圆、一脸斑痕,令人作呕的男子。

  我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走进了一个生僻的胡同口,应该是迷路了。

  那男子见我抵触的神态,作声作气地说:“小公子,你生得这般漂亮,又找不到其他人,不妨跟我走一趟,如何?”

  我有些紧张,说:“你是想要钱吗?若是想要,我可以把东西都给你,你赶紧从我眼前滚开!”

  那男的倒是一点都不慌张,恬不知耻地说:“钱,大爷有的是钱,当然也不拒绝更多的钱,不过,大爷我如果想财色兼得呢?”

  说着说着,他就向我伸出咸猪蹄一般的手。

  我大喊:“莫轩逸,莫轩逸,你在哪里!”

  我知男女之事,自然也知晓有的男子也有娈童的癖好。

  只怪自己生了一副好皮囊,着了坏人的眼。又恨自己没听皇祖父的话,宫外确实不安全,最起码不允许我任意胡为。

  该死的影卫,到底跑到了哪里?回到宫中我要让皇祖父把他们统统责罚一顿。

  眼看我退到了墙角,那男子更加肆无忌惮,那手快要触及我的脸,我难过得闭上了眼睛。

  突然,一声惨叫在耳边响起。

  我睁开眼,发现莫轩逸不知何时已经来到我身边。他的眼睛像一团黑亮的火,灼人的厉害。浑身散发着浓重的寒意。瞥到地上,那男子的手臂已经被他一剑斩掉。

  他像来自地狱的修罗,一步一顿地朝地上挣扎的男子走去,声音冷得厉害:“说,你刚才还用什么碰了他?”

  那男人手臂的断口在汩汩地流着血,他艰难地爬行,声音因为害怕而颤抖:“大侠,饶命,小的不敢了,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过我真的没有碰到他,大爷饶命啊饶命啊!”

  我感觉他着实可怜,忙上前拦住莫轩逸拿着剑的手,说:“他没有碰到我,还是放过他吧!”

  莫轩逸转过头,眼神像千年的寒冰,将我的手从他的手臂上推下,转身挥剑,一剑封喉。

  我听见那个男子肥胖的头颅重重地栽在地上。

  然后莫轩逸一言不发地抓住我的手,用力地握住,几乎是拉着踉踉跄跄的我向前走去。我忙喊:“莫轩逸,你握得太紧了,我手疼!你别走得那么快,我会走啊!莫轩逸,你倒是放手啊!”

  后来我恼了,就直接咬住他的手。

  我感觉一股咸腥的味道都从我嘴里生发出来,他还是丝毫不放手。

  不知道走了多久,他停了下来,我刚想说话,就被他扯进了怀里,不同于皇祖父温情的拥抱,他的气息有些冰冷,我的额头刚刚抵住他的胸口,他俯下身在我耳边说:“从此以后,我再也不留下你一个人了。”

  这话听起来像是情人之间的甜蜜情话,像是生死不离的承诺,我突然红了脸,猛然将他挣开,跌跌撞撞地向前跑去。莫轩逸亦步亦趋地跟着我,一路上不再说话。

  发生了这件事情,我全然没有了出宫游玩的心情。后来想想,大概是莫轩逸比较急了,所以才失了常态。于是,第二天我就开始没心没肺地和他说话。他也没说什么,一如往日。

  回宫后,莫轩逸却被皇祖父罚了一顿,在大太阳底下被杖责二十。

  我生气地去找皇祖父:“明明是莫轩逸救了我,为什么还要责罚他?”

  皇祖父一脸的平淡,不急不忙地说:“莫轩逸直接把主子丢下,长安在哪里见过这般不识体统的奴才?皇爷爷罚他,自然是应该的。”

  我慌忙解释:“那是我故意激怒他,和他逗着玩的,后来他不又回来了吗?而且,皇爷爷,你给我安排的那些影卫,自始至终我都没见过他们的影子,他们也没有好好地保护我啊?要是罚也应该罚他们!”

  皇祖父说:“影卫,就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不会出现,他们是主人的影子,如果遇上危机,影卫自然会自动现身,而且以一敌十。皇爷爷亲手训练的这些人只为莫氏皇族而生,也只为莫氏皇族而死。他们的忠心,皇爷爷了解得一清二楚。”

  我知道他是下定决心要责罚莫轩逸了,大概护主不力只是一个幌子。

  D!更%新1最O快w上b酷匠&B网《

  我无言以对,只能离去。

  二十大板,莫轩逸虽然体魄强健,但毕竟年纪轻,他咬着牙不说话,汗水和血痕浸透了整个后背,我看着心疼,又没有办法。

  我把最好的凝肤露给了他,让德新好好地照顾。

  说来这件事,还是怪我一意孤行,非要出宫。皇祖父也是借此给我一个教训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