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来了,带着莫轩逸。其他人,没了。

  不要奇怪,不是没有其他人,而是明眼里能看到的只有莫轩逸一人。

  皇祖父说,要行事低调,不可大肆操办,耀武扬威。所以暗地里影卫安排了一堆。我也不知道具体多少,不过,我相信皇祖父。

  人少也好,做事不用碍手碍脚。而且我也相信,莫轩逸可以保护我的安全。

  这是自我入宫之后第一次出来,从五岁到十三岁,我还真是忍受得了皇宫寂寞无聊的生活。

  此番出来,感觉自己重返人间,到处都充满了真实的生活的味道,烟火人间的气息。

  莫轩逸的眼睛比在皇宫里亮了很多。宫外的生活对他来说更是可望不可即的。我向他傻兮兮地笑。

  他有些不好意思,说:“你瞅我干什么?”

  我调侃道:“你好看啊。”

  莫轩逸这几年长得确实是越来越好看了,虽然本来他就是一个美人坯子。

  他要是知道我在心里这么说他,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他讪讪地低下头,没有接话,想是害羞了。

  我又牵着他跑到其他摊子跟前赏玩新奇的东西。

  他被拉拉扯扯的,也未抗拒。只是纤细白皙的脖颈红红的,许久未消。

  来到一处热闹的两层楼前,许多花枝招展的姑娘拿着粉巾左右招摇,笑靥动人。上悬一匾,名曰:“醉香楼。”

  行了许久,也是饿了。

  于是扯着莫轩逸走了进去。不料刚一踏入,一群莺莺燕燕都朝我们挤过来,边挤边调笑,语气轻浮地说:“好漂亮的两位小哥!”

  我心生嫌恶,说:“离远一些,这里可以吃饭吗?”

  一个脂粉略重的女人凑过来说:“哎呦,小哥,难不成您来到这里还专门为了吃饭不成?我们这大批大批的姑娘,这胭脂香味也够你吃的够!”

  我突然意识到我们这是走错地方了。遂要牵着莫轩逸一起离开。不过一群女子拥得紧,我身小力薄,竟然一时难以对抗。

  莫轩逸大概是看到我厌恶的表情,随即抽出手中的剑,咣当一声,吓得这群女人花容失色,一边退去一边说:“当我们醉香楼是什么了,好在也是京城数一数二的妓院,许多达官贵人都招惹不起的地方,若是不想来赶紧滚开,不要打扰我们的生意。”

  好吧,走错地方了,这原来是我书中读到的妓院。我看看莫轩逸,发现他的脸色也挺尴尬。赶紧拉着他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走到路上,我就开始止不住地大笑。

  莫轩逸一脸诧异地看着我,问:“你笑成这般为何?”

  !n最{新‘章节%p上酷1Y匠…A网)/

  我说:“醉香楼,这名字起得真好!我还以为是饭店,下次再也不敢这么鲁莽了。不过,你说这样的地方真的是男人的温柔乡吗?”我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问。

  他扯扯嘴角,说:“我怎么知道!”

  我说:“你十六岁了哎,能不知道!何况你看的书比我都多,我倒是不相信你不知道这男女情爱之事。”

  他的脸开始泛红了,没有说话。

  我就知道自己所说八九不离十。就开玩笑说:“十六岁了,正常的男子都有生理需求吧,我长时间把你缚在我身边,倒是忘了这一茬。这次出来了,你若是看上了谁,咱们就把她带走,你看如何?”

  他有些恼怒,推了我一把,说:“你在说什么?”

  我不知足地涎笑道:“难不成你喜欢的是宫中的人?”

  他直接冷了一张脸,眼睛瞟向别处,不予置评。

  我以为说中了,莫名其妙地心中生出些不痛快,说:“让我想想,你一直居在鎏玉宫,每日相处的也不过那几个女子,难不成是小桃?”

  我看着他的表情,继续不讨好地说:“虽然她比你大了几岁,但确实是个知冷知热的人,你要是中意,我回去就请求皇爷爷把她赏给你怎么样?反正宫女多得是,我也不差这一个。”

  莫轩逸的脸阴郁得几乎要滴出水来。

  我也不知道自己抽了什么风,要是往日早就闭了嘴,今天竟然看人脸色也不知如何行事,竟然像是要故意激怒他一样,接着说:“说了那么多也未见你展开颜,我知道了,说不定你对刚才的那些庸脂俗粉上了心?你说,是谁?我这就吩咐影卫把她带来,成全了你这单相思的想望?或者你喜欢一夜欢好,反正我这里多的是钱,给你给你。”

  我边说边把钱袋子抖落出来,作势要塞进他的手里“你全都拿去,爱怎么玩怎么玩!”

  他直接将手挣开,二话不说往前走去。

  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气愤地喊:“说中了心事就承认,还那么固执!你走就走吧,最好永远不要回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所以说:

  长安是嘴硬,心里喜欢嘴上还不讨好,死不承认,还在一旁吃些乱七八糟的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