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陪着皇祖父上朝了一个月,小孩心性毕竟难以消除,便打定主意央求皇祖父放我出宫游玩一番。

  去找皇祖父的路上,遇到了刚刚下朝的朝臣。一个身影走进我眼前,抬起头,发现是袁征益。

  他对我微微做了一揖,说:“拜见皇长孙殿下。”

  我点了点头,心想,边匪的事儿应该也差不多了结了,便问道:“你和兵部尚书一起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他说:“正如皇长孙殿下所料,边防驻军确实有人营私舞弊,中饱私囊,瞒上欺下,滋扰百姓。”

  我又问:“查出是谁吗?”能在我大兴国内,如此张牙舞爪,不计后果,我倒是想知道是何等人物了。

  他说:“是西北兵库的马先季马大人,原先驻守凌关,凌关以北的五座城池被割让以后,他便带领士兵退守至西北兵库。为人有些鲁莽,当初皇上同意划去城池的时候,他心里极不甘心,想带兵返回凌关,被皇上一时夺了兵权,后来看他心思稳定了,才又还与他,没想到他这么记恨,纵容自己的亲信和部下胡作非为,边地称王。”

  我摸了一下下巴,说:“那打算如何处置?”

  I8酷L匠Yl网(o首W发:

  马先季,之前听说过,毕竟那么多年都驻守在凌关,抗击来自龙玉的侵袭,多年带兵,经验十足。

  如果轻易进行处置的话,恐怕会导致边境不稳,人心惶惶。

  他微微欠着身子,略感抱歉地回答:“此事,皇上说暂缓处理,还行商议。”

  我笑着说:“无妨,我这就去找皇祖父,你先下去吧。”

  他恭敬地退下。

  袁征益这个人也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已经步入朝堂,献言建策,并且观起来也是举止有度,温文有礼,怪不得皇祖父如此赏识他了。

  我进入书房,皇祖父正坐在椅子上手扶额头闭目养神。

  我悄悄地踮着步子,打算吓他一下。刚走进他的后方,就听见威严的声音传来:“长安啊,又要胡闹了。”一下子被他抓到怀里,开始挠我的咯吱窝,我哈哈大笑,差点眼泪都掉下来,忙求饶:“皇爷爷,我错了,赶紧停下来,哈哈,长安再也不敢了,哈哈。”

  皇祖父凑近我说:“你不是想今日歇歇吗?怎么刚下朝又过来了?”

  我察言观色道:“皇爷爷,你还在为马先季的事情发愁吗?”

  皇祖父说:“是袁征益告诉你的?”

  我点了点头。

  “马先季这个家伙,年轻的时候曾与我出生入死,是我的得力部下。他生得勇猛,又好读兵书,心怀抱负,所以我即位之后,便派他驻守凌关。那时大兴和龙玉战事吃紧,他倒是突袭制胜,速战速决,打过好几场胜仗。后来性子愈发骄纵,再加上近年来无仗可打,我又一再容忍,他自然咽不下这口气,对什么东西也不再上心,权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我说:“他毕竟是跟随皇爷爷出生入死的得力将领,而且对边防之事比较有经验,皇爷爷看在往日的情面和莫家的未来都不会轻易办了他,对吧?”

  皇祖父看我猜中了他的心思,于是问:“那,长安有什么其他的办法?”

  我说:“猴子不能杀的话,那么他身边一群耀武扬威的小鸡,倒是可以任意裁度,重刑伺候,杀鸡儆猴这件事还是很有震慑力的。”我言简意赅,点到即止。

  皇祖父眼睛突然亮了,高兴地说:“果然果然,我的一班大臣要么支持处置马先季,要么扬言顾全大局,暂时容忍放任,我的小长安真是运筹帷幄,想到了这个两全之计。”

  我趁着皇祖父高兴之际,赶紧要求:“皇爷爷,您看我也呆在皇宫里老老实实,谦恭学习了很长时间了,您看,我能不能出宫找找乐子?”

  皇祖父笑容瞬时收住,说:“不行,宫外不安全。”

  我讨好地说:“我可以乔装打扮啊,带上侍卫,不会有事的。”

  他冷着脸,不理我。

  我继续谄媚地笑,说:“皇爷爷,我真的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不会出什么事,您看在我给你出那么多点子的份上,就当做奖励我一下了。”

  我看他还是不理我,恼了,扯着嗓子哭,边哭边喊:“皇爷爷,我在宫里面都发霉了,发臭了。啊,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

  皇祖父脸上勉强挤进了一丝笑容,说:“起来吧,成何体统!”

  我倒是肆无忌惮地要挟:“您答应我吗?不答应我,我说真的不起来啊!”

  他把我硬拉起来,无可奈何地说:“好好好,答应你,不过这件事由皇爷爷亲手安排,好不好?”

  我兴奋地点点头,瞬间成了乖孙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