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两年又过去了。我十二岁,莫轩逸已经十六岁了。

  这几年他像拔节的竹竿一样,噌噌地往上长。平时又与我一同饮食,所以生的也较当年孔武有力了一些。

  而我仍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他平时还经常冷着一张脸,但最大的改观就是会开口与我说话了。

  我天生体格偏弱,不适合习武。皇祖父又看我与他亲近,所以准许一些侍卫教他习武,以便随时随地保护我。

  近些时日,皇祖父大概觉得有必要对我空无一物的头脑灌输一些治国之术,所以总是带着我上朝。

  说实话,历朝历代也未见过这样新奇的事情。

  我刚一坐下,议事殿里所有的人都开始议论纷纷。皇祖父直接无视,容公公像往日一样,从容地喊:“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皇祖父的手紧紧握着我的,其实我的手心出的全是汗,冷汗,紧张到了极点,根本没有听到他们在谈论什么。

  皇祖父突然转过头来问我:“长安,这事你是怎么想的?”

  我乍得一下惊住了,瞪着眼睛疑问地看着祖父。

  皇祖父嗔怪地看着我,说:“袁征益刚才说,边疆一带总有土匪侵扰,边关将领戍守边防已是吃力,无暇应对小小的边匪作乱,不料最近愈演愈盛,百姓也深受其害。长安有什么有效的办法可以剿灭他们吗?”

  我大着胆子回了一句:“为什么非要剿灭呢?”

  底下的人开始小声地笑,大概觉得我是个胸无点墨的草包,我一瞬间脸就红到了脖子,有些大声地嚷道:“那些边匪不也是我们大兴国的子民吗?他们不务农在家,不经营正经生意,而去选择与官府对抗,与其他人生龃龉,肯定是自己日子过不下去了啊。日子过不下去,这不是百姓的错,这是官府的错。”

  说着说着,群臣犯嘀咕的声音小了下来。回头,皇祖父一脸鼓励地看着我。

  我张张嘴,又继续说:“我听说,皇爷爷为了应对龙玉国突生袭变,在边关本就加强重防,又考虑到边关荒凉无物,对官兵的生活也不予过多限制。我在想,这十几年来未发生过大的战事,边关的这些将领们是不是真的坚持每日操练,并且安抚边关人民。边匪作乱一事,只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官兵与百姓没有处理好关系;二是,官兵没有治理好当地治安。说来说去,总而言之,都是当地官府的错。”

  我迎上众人的目光,充满自信地说:“皇爷爷,我觉得很有必要让兵部尚书好好地调查一番了。”

  这时,一个体态有些臃肿的,须发灰白的男子走出来,略一鞠躬,说:“兵部尚书张允长有失职之嫌,还请陛下恕罪。”

  我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摆摆手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啦,不是说你不干正事啦,就是你该查查了,我就随便说说,你别搁心里面去。”

  {4酷F、匠网正&版首yY发}

  皇祖父连忙在一旁抓住我,笑着掩饰了我口舌打结的窘状。

  一个面容白净,温文儒雅的年轻人走出来,说:“皇长孙殿下所言甚是,臣袁征益愿协助兵部尚书一同调查此事。”

  皇祖父神情很是愉悦,朗声说道:“准了。”

  然后问:“没有什么事情了吧?若没有事,今日就退朝了。”还未等群臣恭送完毕,皇祖父便高兴地把我抱在怀里,走出了议事殿。

  我嘟着嘴道:“皇爷爷,我是不是很没出息啊?”

  皇祖父哈哈大笑,说:“我的孙儿,继承了皇爷爷的天子之风,谁敢说你没出息,皇爷爷这就斩了他!”

  皇爷爷又问我:“这些东西是谁教给你的?”

  我吐了一下舌头,说:“有什么好教的?自然是从书里面学来的了。你不说了吗?我是您的孙子,当然天生睿智,治国行军之事自然是无师自通。”

  我顺着皇祖父垂下的杆子就往上爬,颇有些恬不知耻了。

  皇祖父也不以为忤,说:“小长安以后都跟着皇爷爷一起上朝,让他们这些大臣好好看看,我的皇孙是无人能比的啊。而且,与这些大臣熟悉了,才能更好地领导和控制他们,让天下人都为你所用。”

  我小声地吭了一声,算是应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