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不想回忆起那天晚上皇祖父如何的反常,虽然我也明白他是因为对父皇的爱更加加深了对长公主的恨,顺延至了莫轩逸的身上。所以即便他年幼无知,也同样不可饶恕。

  可是,莫轩逸毕竟是皇祖父的儿子,六岁到十四岁,整整八年他都被关在那个寂寞的庭院,面对着一个发了疯的母亲,与我相比,简直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而内心上的孤独无疑还将他打进了十八层的冷漠地狱里。

  那天与祖父谈话快要结束的时候,皇祖父勾起唇角笑容诡异地问我:“长安,你每天在皇宫里跑,总是向皇爷爷抱怨你无聊得发慌,皇爷爷送你一个玩具可好?”

  我没细想,皇爷爷送的东西应该很有趣,于是连连点头欣喜地答应着:“好啊好啊!”

  皇爷爷说:“不过现在不能告诉你是什么。你明天早上一觉醒来就会看到皇爷爷送给你的玩具了,好不好?”

  我嘻笑着说:“皇爷爷,你还玩神秘,我就等着,看你有什么藏起来的好东西到现在才想起来送我!”

  皇祖父的表情瞬时间变得不知道是轻松还是凝重,那是一种很奇怪的难以说明的样子。他说:“就是个藏起来的好东西,皇爷爷竟然一直忘了送给你。”

  第二天一早,我还没梳洗,就欢呼雀跃地跑到门外,然后,看到一个孩子,一个比我年长的孩子,或者更具体一点,他的名字叫莫轩逸。我呆住了。

  l,酷匠(网永,f久免I费%¤看8小{说;◇

  较之两年前的一面之缘,他依然瘦骨嶙峋,不过棱角开始长开了,少了许多年幼的稚气,脸上似乎存在一丝表情都是多余,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难道,这就是皇祖父精心给我准备的礼物?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或者一个玩物?他不曾享受过荣宠的儿子,名义上我的皇叔?

  一旁的奴才不耐烦地踢了他一下,厉声喝道:“哟喂,见了皇长孙殿下竟然不下跪,你以为你是谁啊?”

  他被这突然的推力猛地向前走了几步,险些跌倒,不过两腿依然绷得直直的,一句话未说,连表情都没有微澜的变化。

  那个奴才对我一脸的歉然,恭恭敬敬地解释道:“殿下,皇上说了,这是他给您的玩具,您爱怎么待他就怎么待他,把他当个人也行,当成个玩物厌烦了踢到一边就是,这是您的私有物,全听您一人处置。不过——”他向我微微探身,说:“这个东西被关在冷宫里面久了,连人话好像也不会说了,您担待点,心里不舒服了就可以吩咐我们这些下人替您出气。”

  我实在忍受不了他势利的嘴里吐出来的那些污秽的词语,赶忙说:“好了好了,你回去向皇祖父复命吧,我很满意,我收下了。”对于他,我确实没有想到用什么更好的措辞,“礼物”、“玩具”或者“皇叔”还是“莫轩逸”。任何一个词都好像是对他的嘲讽和侮辱吧。

  他穿着素白的衣服,或许是旧了,或许是洗得发白了。像只断了翅膀的白鹤一样在风中飘零。跟他说什么?跟他玩什么?皇祖父把他赏给我是故意想让我折辱于他的吧?可是我虽顽劣,却并非狠心。

  我的贴身宫女小桃走到我身边,提醒道:“殿下,你该洗漱了。”我这才想起,一大早上,我披头散发,穿着中衣我就匆匆忙忙地跑出来了,如此形容不整,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在陌生人面前,还盯着人家看了那么久,我越想越慌张,仓皇地喊了一声“啊”,然后像被火烧了屁股一样跑回寝宫了。

  事后,我问小桃,他被带到哪里了。小桃说:“张公公把他安置到下人的寝房了。”

  我一时没明白过来,问:“张公公,哪个张公公?”

  小桃说:“就是今早把他送过来的张公公啊。”

  我惊诧地说:“这么说来,他是把他跟一群男女不辨的奴才安排到一块,他可真是聪明!”

  “立刻,马上,我寝宫的侧殿不是还有房子吗?给他专门准备一个房间!”

  “这——”小桃似乎有点为难。

  “要是张公公不同意,你就对他说,皇长孙殿下不喜欢一群人都是一副呆傻的奴才模样,这个人,长孙殿下要亲自安排!”

  小桃听话地出去了。我咬着唇费力地想,怎么办呢怎么办?人都带过来了。皇祖父真是的,说好的礼物没了,反而给了一个烫手的山芋!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