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没有让我纠结多长时间,很快我又与新的宫人闹作一团。转眼过了两年,我十岁,也是皇祖父登基执政三十年,皇祖父决定在宫内举办盛世大典,与民同欢,大赦天下。

  那天,我与皇祖父正在商量大典的时候应该准备什么节目,或者也不是商量,一个十岁的小孩子懂什么,祖父太宠我,他希望他委托给大臣去做的也是我感兴趣的。或许,对他而言,让整个天下快乐都不如让我一个人快乐。

  皇祖父身边的老太监容公公进门对皇祖父耳语了一番,皇祖父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少倾,说了一声:“我发出的请柬里面有龙玉国吗?”

  容公公回答:“刚才老奴也查了一下,确实没有。”

  皇祖父沉思了一下,说:“几年相安无事,此番前来到底有何企图?”

  容公公像是有难言之隐。

  皇祖父不耐烦地催促:“免你无罪,赶快说!”

  容公公眉头一皱,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他们派来的使者说,老皇上快死了,却迟迟不立太子。国内形势风起云动,四皇子大权独揽,与宦官勾结,荒淫无道,又与丞相李企结交甚恶,所以希望皇上您把长公主和小皇子放回去,他们好有相互牵制的底牌。”

  皇祖父不屑地哼了一声,说:“早就听说龙玉国可立女帝,果不其然。不过,再怎么说,当初也是老皇帝一手把女儿送给朕的,她的儿子也是我大兴的骨血。就算是死,也得死在大兴境内。当初拿政治联姻要挟朕,如今关键时刻,倒是有求于朕了,李企这个家伙,可真是八面玲珑,手段灵活。”

  容公公察言观色,小心翼翼地问:“那皇上,您瞧,应该怎么回了他们的使臣?”

  皇祖父说:“急什么?让他们在皇宫安置一下,暂且静观其变。”

  容公公又说:“那长公主和小皇子……”

  皇祖父略微沉吟了一下说:“朕把她们母子俩关了多少年了?”

  容公公答道:“八年了吧……”

  “那个孩子叫什么名字来着?”

  “据老奴记得,皇上您给他取的名字,叫‘轩逸’吧。”

  *◎看正●版?章节S"上d,酷^匠网*Q

  “轩逸”这个名字在我的脑袋里突然隐隐约约地找到了回声,我记得他,那个呆在寥落的院子里眼神冷漠的男孩子。他是谁?和皇祖父是什么关系?我的心里打起了无数个问号。

  皇祖父思考了一番,说:“把他们母子俩从冷宫里暂时接出来吧,安置进落尘宫。”

  容公公又说:“可是老奴听说,那长公主已经疯了多时了,万一跑出去胡言乱语,让龙玉国的使臣看到了,岂不是辱我国威?”

  “这个好办。派几个侍卫看着她们母子,如果长公主冷静不了,就拿个锁链把手脚都锁起来。容代,你呆在我身边那么多年,这点事情难道都不能替朕办好吗?”

  容公公慌乱地跪倒在地,急急应到:“老奴明白,老奴这就去办!”

  皇祖父摆摆手,说:“下去吧。”

  我凑到皇祖父面前,感觉他的神情瞬间疲惫了,于是乖顺地询问:“皇爷爷,你怎么了?那个龙玉国对我们大兴国不好是吗?”

  皇祖父将我揽在怀里,意味深长地说:“长安啊,以后整个大兴国祖父会一手交给你,你要记住,龙玉国是我们的邻国,也是我们颇有宿怨的敌人。”

  “敌人?可是,皇爷爷,我没有听过我们大兴国与其他国家打过仗啊!”我睁着疑惑的眼睛看着皇祖父。

  “你记事起,自然是没有发生过战争的。我们这两个国家一直有冲突,十五年前我大兴国数月滴水未下,土地干裂,颗粒无收。龙玉国趁此机会,跑来跟我谈判,要么开战,要么割让五座城池。”

  “他们也太不顾及大国道义,趁人之危了吧。”

  “皇爷爷没有办法啊。只能接受这样的协议。把凌关以北五座城池全部割让了出去。结果,他们让丞相李企派人把他们的长公主送过来,说要联姻,一方面答谢我的慷慨馈赠,另一方面希望两国暂息兵戈,换得长久和平。”

  “他们好恬不知耻,明明是青天白日的强盗行径,竟然还被说成了礼尚往来,至于和亲什么的,恐怕是心怀不轨,另有所图吧。”我愤慨地说。

  “可不是。那种情况,皇爷爷还是不能拒绝。那时候,你皇祖母已经去世大概十年了,中宫之位一直空着,那个公主还不到二十岁,来了一年诞下一个儿子,我给他起名叫“轩逸”,莫轩逸,器宇轩昂,丰神俊逸。只要他们做好为人妻为人子的本分,在我大兴国境内老老实实地呆着,我又何必与她计较?可惜,她动了不该动的念头,竟然敢下毒伤你父皇,好在及时救治,你父皇才化险为夷。”

  “接着呢?”我听得入了迷,复问道。

  皇祖父有些生气,应该是回忆起了不好的事情,说:“接着,我直接将她打入冷宫,发誓永生永世不再与她相见。她的孩子,也别想沾染上一丝一毫我莫氏皇族的荣耀。”

  “可是,那个孩子,是无辜的啊。他被关进去的时候,大概——”我掰了一下手指头,算了一下,“嗯,才六岁。他什么都不知道啊。”

  皇祖父两眼闪烁出愤怒的火焰,几乎是咬牙切齿道:“如果不是他该死的母后,你父皇也许不会死。也是那服药,伤了你父皇的根本,否则一剑之伤怎么可能要了你父皇的性命?我体谅她的孩子,谁能来体谅我与你皇祖母唯一的孩子?!我不会让她痛痛快快地死的,我会让她生不如死!”

  我有些害怕皇祖父此刻狰狞的表情,小心翼翼地说:“可是,她不是已经疯了吗?”

  “疯了?”皇祖父怒目圆睁,嗤笑着说:“她以为疯了我便不计前嫌了吗?疯了就能躲过她应受的惩罚吗?不可能!我要让她亲眼看着我怎么毁掉龙玉国,怎么毁掉她的儿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所以说:

架空而已,不必深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