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初遇

  八岁的时候,我不顾奴才宫婢的阻拦,一意爬上高高的墙头,想要拾起落入高墙里面的纸鸢,然后看到了从此与我纠缠一生一世的人。

  偌大的荒凉的院落,遍地落叶凋零,一个小小的人儿,眼睛睁得大大的,皮肤白到透明,个头与我差不多,他大概是听到了声响,所以转过头来定定地盯着我看。我兴奋地对他喊:“你是谁?”他的眼睛眨也不眨,难道是看呆了?于是我又喊了一声:“你叫什么名字?”

  刚被我骑在肩头的奴才小声地提醒我:“主子,我们快走吧,皇上知道了定会责罚奴才们的。这个地方,皇上下过旨,愣谁也不敢进去的。小主子,咱们赶快回去吧!”他在墙头下战战兢兢地来回走动,不安生地像只热锅上的蚂蚁。

  我不理他。

  我是大兴国唯一的皇长孙。那时候,我只知道父皇与母后遭人刺杀,我被皇祖父接到皇宫里躬亲抚养。父皇本来就是既定的太子,父皇死后,皇祖父将所有的爱都倾注在我身上。我成为了整个皇宫的宠儿,没有人敢触犯皇祖父的权威,自然也没有人敢忤逆我的意思。

  以前,我从未来过这个地方。皇祖父特意下令,在整个皇宫,允许我随意走动,谁也不许限制我的自由。所以,在皇宫里每天上演的戏码就是,我在前面肆无忌惮地跑,身后一堆奴才宫婢心惊胆战、气喘吁吁地追。近了怕我生气,远了又怕我跌着,皇祖父再给他们治个失职之罪,万一逆了龙鳞推去午门斩首,就得不偿失了。

  我那时懂得什么?自小站在高位,大概也视低贱之人的性命如草介吧?一心只为自己取乐,却罔顾了许多人的幸福。

  我在墙头盯着他,他也盯着我。

  平时身边的人是没有胆量招惹我的,连引起注意的勇气也没有。因为他们明白,冒险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五岁的时候,看着我睡觉的宫女因为太困倦在我床边睡着了,结果我打了个滚就从床上跌落,导致额头落下了伤痕。皇祖父当即大怒,派人将那名宫女拖入中庭鞭笞而死。然后劈了我的床,重新给我布置了一个即使翻十个滚也落不到地上的大床。

  R{酷6M匠nQ网e正《版首B发0

  七岁有一次,我刚从荷花池里捉鱼出来,一身狼狈,风风火火地往前跑,一不小心撞到了刚刚得宠的韦贵人身上,弄湿了她华贵的衣服,她生气地随即扬手给了我一巴掌,然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她。听人说,她被皇祖父打入冷宫了,皇祖父对她说这话的时候一点情面也无,她哭得梨花带雨,声音哽咽地不成样子,执拗地解释,说她不知道我是谁。

  皇祖父只是瞥了她一眼,说:“如果你知道他是谁还敢这样的话,你认为你现在还有机会出现在我面前吗?”自此之后,大兴国上下,无论是权贵重臣,还是升斗小民,都知道我是皇祖父掌中的明珠,谁也碰不得,谁也不敢碰。

  他没有转过眼睛,还在看着我。他长得真好看,不过身体有些瘦弱。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人说过宫里有这样一个和我差不多的孩子?否则,我就不用每天拼命地找乐子,就会有一个相合的玩伴了。

  突然,一声突兀的尖叫打破了我们视线的交集,一个一脸涂脂抹粉已让人辨不出真容的女人从黑黝黝的屋门奔了出来,头发散乱,发钗斜坠,衣服外敞,全然没有正经妇人的模样。

  这个女人几乎连滚带爬地一把抱住他,口中喃喃不停道:“轩逸,我的好轩逸,你怎么在这里?你怎么没有陪在娘身边?”他抬起脸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女人,眼神陌生。那女人丝毫不顾仪态地对他又哭又亲,泪水鼻涕全部蹭到了他的脸上、衣服上,他仍然无动于衷。

  轩逸?应该是他的名字了。他不理我,我自有办法知道他的一切。我朝着他的方向笑了笑,心满意足地踩着奴才的肩头从墙上下来。他们小心翼翼地察言观色,说:“主子,您不要纸鸢了吗?”

  我轻快地向前走去,答道:“不了,我现在要去找皇爷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所以 说:

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会固定更新,谢谢啦!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