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接着,篱落嫣动了,身影像鬼魅一般突然出现在正捂着眼睛在心里惋惜的黑衣人们身后,扬起了手中的裁决。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噗嗤!”捂着眼睛的程蝉又听到了六次血肉被割破的声音,她一惊,心里觉得不对:烟老师不就一个人吗?然后她缓缓撤去双手。“呕”!当看到地上的东西后,她捂住了小嘴,转过身发出阵阵干呕声。她看到了什么?先前的短发男子被从腰部斩断,上半身和下半身永远的被分开,而其他的蒙着脸的黑衣人亦是如此,地上到处散布着鲜血,他们的尸体还在不断的向外流血,如流水一般!这简直是,屠杀啊!

  酷#d匠网《唯V一$正版,D其B他都》T是◎盗;r版w;

  “沙——沙——”篱落嫣低着头,慢慢的移动到她的身后,伸手扶住了她的肩膀。

  “没事吧。”篱落嫣的声音仍旧是那么冰冷。

  “!”程蝉身体一僵,勉强站直身体,皱着眉头着急道:“老师,我没事,我,我可以的!”

  “嗤~”篱落嫣看着她紧张的样子,不由得笑出了声,然后看看自己,心里疑惑道:我真有那么恐怖吗?

  “放心吧,不会丢下你的,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景象肯定会不舒服,不过要尽快适应,以后会见到更多这样的场面,而且你不但要作为旁观者,总有一天你会成为执行者,所以,你必须变强。”看着这仿佛风一吹就能倒下的倔强女子,篱落嫣嫣然笑道。

  程蝉闻言,重重的点了点头:“嗯,但老师你的声音?”为什么会这么冷漠?

  顺了顺落在胸前的猩红长发,篱落嫣眨眨眼,道:“这是后遗症,杀人的后遗症,不过没事,很快就会好了。”

  “哦。”程蝉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咻——”篱落嫣朝地上的尸体伸出了白皙修长的手,随后就见七个人的储物袋迅速飞到了她手里。“这个你拿着,随便使用。”检查了一番,篱落嫣不仅在心里吐槽这些个人真穷,只有几百万的金币和一个圆盘而已!圆盘貌似是木头制成的,上面刻画了两条小鱼,头咬尾形成了一个圆圈,中间有一个空心的圆形区域。但她怎么看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随意将它丢进篱尘戒中后,把手上装着钱的储物袋给了程蝉。

  “额。”程蝉拿着手中的储物袋,呆呆的看着,心里不禁吐槽道:老师到底有多富有?几百万金币都看不上眼?

  篱落嫣抬头看了看天色,已经到了黄昏了,冲着程蝉道:“那,走吧,得在天黑之前到达核心区域。”然后抬起脚步继续向前方走去,中途向后深深的看了一眼。

  “呼——,这样也能发现我?真是个怪胎!”就在二人身影彻底消失后,丛林深处一个长发男子走了出来,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他丝毫不怀疑如果她想杀他的话,只是一个瞬间的事情!随后这男子看了看地上的尸体,眼中带着冷漠,真是活该。而这男子,正是先前给昱狼颁发任务的男子,他也是,黑水阁阁主!

  “什么!!失败了!!?”谢家,谢振雄失声吼道。“你们不是黑水阁吗,你们不是很厉害吗?为什么会失败!为什么?!”

  “闭嘴。”水晶那头,传来男人淡淡的声音。“这次的任务我们黑水阁会取消,因为你要杀的人是我们黑水阁真正的阁主,所以那三百万金币就当做是你的赔罪,至于我们阁主会不会原谅你,那另当别论!”

  “哼!算你们狠!”“啪”谢振华脸色青一阵红一阵,气的将手中的晶体狠狠摔在地上,眼中厉色闪过。“既然找你们不行,那我就亲自动手!我倒要看看,你烟洛黎有什么本事!”

  王家:“呯!”瓷器破碎的声音在家主房间里响起,王图愤怒的将自己珍爱的花瓶摔得碎了一地。“烟洛黎,我要你死!”

  大陆西南方,一处黑暗遍布的地域中,一座黑的的山峰拔地而起,这里没有绿色植被,只有一眼望不到边的黑色土地,黑色天空!而这山,便是魔宫的地址所在,魔宫的人将这这山里面掏空,在山里修建宫殿,并施加了使土质坚硬的阵法,此时,魔宫大殿内,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色长袍里的人坐在主坐上,下面跪着一个中年男人,一张大众脸毫无特点,身体还在瑟瑟发抖,脸部扭曲,看起来极其丑陋不堪!

  “宫主,多谢您救我一命!”这中年男子抱拳道。

  “我不需要你的摇尾乞怜,不需要你的阿谀奉承,总之就一句话,做我的狗或者去死,自己选一个。”主座上的人开口道。声音沙哑,听起来是个男人。

  “你!”中年男子脸上有愠色浮现。“别太过分!”

  “嗤,过分?就你?”宫主的声音中充满了不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