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揉着篱落嫣的秀发,笑道:“乖啦乖啦!为表达歉意,为师就将它们送给你当见面礼吧!”说着站起身,伸出了双手,口中轻语:“弑,裁决。”只见女子空气微微扭曲,然后一柄细剑和一把镰刀缓缓出现在女子手中。“给。”女子将双手伸到篱落嫣面前,俏皮的对她眨眨眼。

  篱落嫣呆呆的看着这一剑一镰刀,准确来说,是呆呆的盯着那柄细剑,微微出神。她一直想弄把细剑作为主武器的说!

  “谢谢师傅!”篱落嫣从她手中接过两样东西,感激道。帮了大忙了!

  “这细剑叫做帝弑天,乃是为师当年进入一座古遗迹中所得,是一柄超越至尊神器却低于鸿蒙至宝的武器,属于神的武器。而这镰刀,叫做裁决之镰,仅亚于死神的死神之镰,是至尊神器级别的神器,据说就是死神之镰的原形哦!现在呢,为师将它们赠与你,希望你能让它们再现当年风采!”

  篱落嫣认真地听着,看着手中的白色细剑和红色镰刀,呢喃道:“帝弑天,裁决,神的武器么,呵呵。”随即抬头,樱唇轻启道:“夜皇,来!”“嗡!”前方空间微微荡起涟漪,一柄剑的剑柄显露出来,然后慢慢露出剑身,直至完全暴露在空气中时,一柄紫黑色的长剑在二人面前伫立。

  “这是?”女子惊疑的看了看这剑,这种气息,难道说?然后意味深长的看了篱落嫣一眼。

  “你是,夜皇?”篱落嫣看着这紫黑长剑,这真的是夜皇吗?

  “吟!”长剑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似乎是在回答篱落嫣的问题。

  “噌!”“嗡!”这时,篱落嫣手中的一剑一镰原本暗淡的身体突然迸发出光芒。

  “吟!”夜皇感受到这两股不亚于他的气息后,散发的光彩越来越耀眼,似是想掩盖二者的光芒,又或者是,示威!

  “嗡!噌!”帝弑天和裁决身为最顶级的存在之二,当然不会就这么轻易被吓倒。于是脱离了篱落嫣的手,飞到了空中,一左一右将夜皇围在中间,各自散发着锋锐和嗜血的气息。

  “徒儿,这是你的武器?”女子问道。

  “是的师傅,这是我娘留下的,夜皇。可它原本不是这样子的,应该是七彩剑身才对!“篱落嫣点点头,语气中带着几分担忧,精致的小脸上浮现出着急。难道夜皇出事了?

  女子看着她的脸上的焦灼,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柔声道:“没事的,它只是进化了,撇弃了相对较弱小的,保留了强大的,所以它是在变强。它是不是受到过什么刺激?”

  篱落嫣抬头,望着女子,眉头拧成了一个结:“刺激?对了,先前我和人战斗过,然后就让它回去了,再找它出来就这样了!”

  f4酷^匠》网6永I久K免费k看uB小H(说*

  “战斗?”

  “是的,看它伤势重,就让它先回去了。”

  “原来如此,护主心切啊。”女子点点头,若有所思道。

  “吟!”“噌!嗡!”三个独一无二的存在渐渐陷入了僵持的局面。

  “徒儿,你要为你每一个属性都找到一柄兵器,最好是一样的类型,那样的话,等日后得到七彩神铁,再将它们融合在一起,这样释放技能就不用去选择和它相对应的属性了,比较简易一点。”女子接着又道。

  篱落嫣闻言,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然后低头看了看右手食指上的篱尘戒,可以融合的话,那是不是说,他们也可以?

  “吟!”“噌!”“嗡!”这时,两剑一镰刀开始动了,帝弑天和裁决向着夜皇逼近,而夜皇并没有退缩,反而像一个王者一样静静的悬浮在空中,只是身上的光芒愈加刺眼了,似乎在酝酿着什么大的动作。

  当是时,篱落嫣刚好抬头看到了这一幕,看着夜皇身上的紫黑色的星光,小嘴微张,惊呼道:“夜皇,你快住手,他们会没命的,而且你们以后会是伙伴!”

  “吟!”夜皇闻言,剑身微微一颤,然后将自身光芒收回,飞到了篱落嫣面前,一头扑进了她的怀里,使劲蹭着。

  “额,夜皇,别闹。”篱落嫣紧紧地抱着夜皇,不让他动弹,看了看一旁饶有趣味的看着她的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师傅,羞红了精致的小脸。

  “夜,对不起,让你担心了,都怪我修为太低,没办法使用你的剑技,不然你也不会伤成那个样子了。”抚摸着夜皇,篱落嫣轻声道。

  “吟!”夜皇剑身一颤,然后挣开了她的双臂,飞到了篱落嫣的正面,剑柄敲了敲她的肩膀,似乎是在安慰她的失落。

  “噌!嗡!”一旁的帝弑天和裁决不愿意了,你说你打就打呗,还跑去占主人的便宜,你咋就不害臊呢!然后二者就要向夜皇飞过来。

  而夜皇也是剑尖一转,对准了蠢蠢欲动的一剑一镰。

  看着这一幕,篱落嫣无奈的抚了抚额头,脸若冰霜道:“你们够了,别吵了,大家都是一家人,没必要吧。而且,夜皇身为排名第二的鸿蒙至宝,打败你们很轻松;还有你夜皇,再惹事我就把你就到那空间里去,再也不找你出来!”

  “吟~”夜皇闻言,身体一缩,灰溜溜的飞回篱落嫣身边带着,而一剑一镰则是习惯性的看了看女子。“别看我,你们的主人,是她。”女子摇摇手,指着篱落嫣道。

  “嗡~噌~”二者在原地愣了愣,然后便感受到来自篱落嫣的那淡淡的不耐烦的气息,赶紧飞到她面前,各自划破了她的一根手指,让紫色的鲜血滴在了他们身上。随后,契约成立!

  “细剑.帝弑天,剑长一米又零三,随老夫征战数年,沾染上了数千万乃至上亿的人类以及其他种族的鲜血,煞气环绕,心智不坚者,拔剑则必死无疑,慎用!”

  “裁决之镰,陪伴本人大半生的时光,死在它手下的人不计其数,高约三米,宽约一米又七,呈血红色,那是被鲜血染红的!此镰煞气极重,心智不坚者触之必死!”

  就在二者认主的时候,篱落嫣脑海中突然出现一个老者和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是他们原来的主人。

  “每一个都沾有这么多的鲜血吗?”篱落嫣站在原地,陷入了沉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