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蝉闻言,嘴角一抽,怪不得女儿会这么厉害,有个好爹啊!

  篱落嫣心里暗暗对夜轻风道了个歉:对不起了干爹,只能拿你挡一下了!

  “那我们接下来要去哪?烟老师?”程蝉疑惑地问道。内围对她来说历练的话还太早了吧。

  篱落嫣闻言,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她,淡淡道:“先把称呼改一下,还有,我正式向你介绍下我自己,篱落嫣,十六岁,神帝。”“啊?”程蝉睁大眼睛,小嘴张的老大,惊骇的看着她,心里在地震。她,她是,神帝?十六岁的神帝?这也太惊世骇俗了吧!但想到篱落嫣那神秘的爹,程蝉瞬间又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毕竟能狠下心来严格训练女儿的爹肯定不会让她修为低下就出来历练就是了,只是,这神帝一时还是让她难以接受!反观自己,都十八岁了还在神皇转悠,要不是她的丹药恐怕自己到神皇巅峰还需要一年!而现在——程蝉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已经是神皇巅峰了啊!

  “接下来要帮你找一只兽宠,战斗时会有利,不要拒绝,我的人我绝对不会让她死在战斗中。”篱落嫣漆黑的眸子带着坚定,看到程蝉要拒绝,她比她更早一步低声喝道。

  看着霸道的篱落嫣,惊讶过后的程蝉心里一涩,非常感动,很长时间都不曾流过眼泪的她,终于被泪珠夺眶而出,哽咽道:“老师~”

  看着这样的她,与那个一开始一脸冰霜截然不同的她,篱落嫣目光里透着柔和,一把拥程蝉,身高差在这一刻立马显现。“乖,没事的,我想你母亲也一定希望你好好的,能脱离程家,所以,以后跟我走,只要还有我吃的,就绝对不会让你挨饿!”篱落嫣语气温和,像个慈母,安慰着程蝉。她的过去,她都知道。

  “呜呜~可是,可是是因为我,娘才会去世的~”程蝉哭了,伏在篱落嫣肩上哭的稀里哗啦的,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哭,并且在一个比自己还要年轻的女孩面前。自从母亲去后,她就自己一人独自生活,那个人从来不会管她,只因她是那人情人的孩子,所以她从小就被人唾弃、嫌弃,但她从来不狠造就这一切的母亲,因为在程蝉内心深处,母亲给了她生命,给了她一切,她应该感激!至于那人,她也不恨,她恨的只是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上,让母亲为了她四处奔波,最终病倒在床上,与世长辞。她一直都认为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一直活在内疚当中,想要变强,因为她答应过母亲,去看遍这世界上的山山水水,用她的眼,代替她看!

  酷@匠`…网(正&版●首发h

  篱落嫣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闭上了双眼,轻声道:“每个人,来到这世界上都是有价值的,不管是好人还是恶人,他们都是这世界的一部分,正因为有这些人,我们才能懂得什么叫善恶,才会懂得去珍惜要珍惜的人和感情,才懂得去奋斗,去拼搏;人啊,应该往前看,前方的风景会更美,前方的道路会更广,虽然这一路上少不了崎岖坎坷,免不了磕磕碰碰,但正是它们让我们学会去感悟生活,提升心境;你这么努力修炼,之所以现在是神皇,那是因为你把自己定死了,你心里只一味的责怪自己,却从来不想想自己来到这世上,是你母亲生命的延续,是她的全部希望,她爱你,才会为你奔波忙碌,所以啊,你应该豁达的活下去,幸福地活下去,连带着你母亲的那份一起。”

  “我的存在,也有价值吗?”程蝉聆听着篱落嫣的话语,渐渐停止了哽咽,随后离开篱落嫣的怀抱,看着自己的双手,愣愣的发呆。

  “是啊,你的存在,非常有价值。来吧,抛去心中的一切杂念,坐下来仔细感悟,相信你会有所收获的!”篱落嫣笑的恬淡,对程蝉柔声道。

  “嗯。”她的话仿佛有魔力一般,程蝉闻言慢慢坐下,闭上了呆滞的双眼,渐渐陷入了冥想中。

  看着这个心中伤痕累累的女子,篱落嫣绝美的脸上泛起微笑,抬头望天,呢喃道:“每个人的存在都是有价值的,不是么?”是的,你是,我是,大家都是!

  与此同时,仙界:“嗡”!一片荒野的草地上空突然出现一个空气漩涡,紧着着便有黑色的小洞从中心出现,随后越来越大,直至差不多有一扇门的大小时,才停下来;两个身着黑色劲装的男子从门中飞出,黑的的长发随风飘动,两张几乎一模一样且非常帅气的俊脸暴露在空气中,随即两人的身影缓缓落地,空间之门消失。

  “赶快恢复,接下来会有很多事。”其中一个身材健壮的男子对旁边微微有些瘦弱的男子说道,然后自顾自的就地坐下开始冥想。

  “知道了。”瘦弱男子瞥了这男子一眼,口中嘟囔道。然后也跟着坐下冥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