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七人好像没听到似的,仍然站在原地,处于发呆中。说什么解散,难道在她眼里,我们就真的没有一点可取之处吗!

  “不服?”篱落嫣悠哉的走到附近一颗大树下,靠着树干,冷冷道。

  “是的,我们不服。”出乎意料的,最先出声的是平日里最喜欢嬉笑的李泽,此时的他双眼泛红,咬牙道。

  “理由。”

  “什么理由不理由的!你怎么能这么随便说出这样的话?你知不知道我们背负着什么,知不知道我们冒这么大的风险选择你是为了什么!?”李泽向篱落嫣歇斯底里的吼道。此话一出,连带着其余六人也都情绪激动的死死的瞪着篱落嫣,只有程蝉除外。

  “所以呢。”篱落嫣原本淡然的脸色一冷,口中不带一丝感情。

  “抱歉,我从现在起脱离二年级六班。”李泽想也没想,直截了当的道。

  篱落嫣闻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将目光转向了李丽琳李晓等六人。

  “我也退出,抱歉。”李晓从队伍中走出,沉重道。随即走到了李泽身边。

  “我退出,抱歉,烟老师,小泽,是我未婚夫。”李丽琳看了看李泽,又看了看脸色阴沉的篱落嫣,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但只是一刹那。

  ?(酷;匠网唯g》一c#正oN版F@,w其Mx他{都是、`盗版6●

  “你们呢。”篱落嫣并未搭理三人,看向王辰、沈华、马飞三人。

  “退出。”

  “退出。”三人中,马飞和王辰一如既往的淡然。旋即走到李泽身边。她还是太年轻,有些事还不懂,尽管修为很高!

  “你呢。”篱落嫣看向沈华,这个有着短发的干练女子。

  “我——”沈华有些踌躇。她该退出吗?然后,她看到了穿着青衫的马飞,他正在看着她。

  “退出。”朝他淡淡一笑,沈华决然道。

  “最后的,到你了。走还是留?”篱落嫣闻言,扭过头饶有趣味的看着程蝉。你会怎么选择呢。

  程蝉茫然的看了看周围,发现只有她一个人还站在原地,其余人都已经站在了另一边,满脸期待的看着她。然后又看了看倚在树干上的篱落嫣,眼中闪烁着光芒,有些举棋不定。她要怎么选择?找回以前的伙伴,还是,继续跟着她?

  “我看你也退出好了,毕竟我是个陌生人。”篱落嫣低头玩着指甲,满不在乎地道。

  “程蝉,你也来吧。我们是一个班级的人,不是吗?”王辰一改淡然,紧张的看着程蝉,生怕她会选择留下。

  “回来吧,一切还可以重新开始。”沈华站在马飞旁,挽着他的胳膊,看着程蝉眼神复杂道。烟老师,抱歉!

  “是啊,回来吧。”

  “回来吧!”

  ...................除了李丽琳外,其余六人都开口邀请她回去,而这边,烟老师也希望她走。程蝉心里思量着,她想.....“!”不经意间,程蝉脑海中浮现出昨天的画面,就是这个女子,比她还要小的女子,击败了两百个神王和一个神尊,给了他们丹药,让他们在修为上更进一步,而且,那后来的琴音似乎也是她的杰作,这样一个时时刻刻都在关注自己学生的人真的会是他们想的那样吗?这样的一个心思如此细腻的人,真的会是他们想的那样吗?会吗?

  “呵呵。”念及此处,程蝉淡淡一笑,转过身,看着对面的七人,开心的笑了。

  “呵呵。”李泽等人看到她这从未有过的表情,心里一松。她还是要回来的!

  “欢迎回来。”王辰张开双臂,扑克脸上泛着微笑,有些迫不及待想让她走过来。

  “唉~”篱落嫣看着程蝉,心里惋惜的叹了口气,果然如哥哥所说,他们,都不行!这么好的天赋,真是浪费啊。其实她在这些人中,最看重的就是程蝉!只是,可惜了。

  而就在七人等待着程蝉向他们走来,篱落嫣心里叹息的时候,程蝉突然转过身,步伐坚定的朝篱落嫣走去,没有一丝的拖泥带水,决绝而笃信。

  “什么!?”李泽七人愣在原地,她,她竟然选择留下?

  “哦?”篱落嫣看着她,目光中带着惊讶。真是出人预料!

  “烟老师,我选择留下。还有,谢谢您的琴。”程蝉缓缓走到篱落嫣面前,恭敬道。语气中充满了感激与信任,若果没有她的话,她早已经因为她的鲁莽行为而丧命!所以她选择追随!

  篱落嫣赞赏的看着她,能想到昨晚的琴音,不错!这学生,她收了!

  “既然你已经知道,我也就没什么好解释的了,准备一下,我带你去森林内围。那里才是属于你的试炼场所。至于你们,自行回去吧,从今天开始,你们是六班的成员,有教师会来教你们。”篱落嫣淡淡的看了退出的七人,语出惊人。

  “为什么?我们不是退出了吗?”七人感到非常疑惑,他们不该是被赶出六班的吗?

  “忘了说了,程蝉从今以后成为我的亲传学生兼侍从,所以她会脱离六班。好了,程蝉,我们走吧!”篱落嫣站起身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对程蝉淡淡一笑。旋即向森林深处走去。程蝉闻言,眼中闪过异样的光芒,但并未停顿,紧跟着她离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