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骤停,星泽饶有趣味的看着面前的慕容御,笑的诡异。

  “我,真的可以,在她身边么。”蓦地,慕容御的声音响起,带着些许的怀疑。

  “当然,只要你想的话。”星泽淡淡的答道。

  慕容御身体一僵,缓缓的抬起头,俊脸上没有一丝温度,褐色的眸子渐渐变成了漆黑如墨的样子,冷冽道:“那你就看看吧,我能不能做到。”

  “轰!”恐怖的灵力瞬间爆发,慕容御的头发也变成了黑色,背后生出了一对宛如魔王羽翼的翅膀,像是黑夜中的王者,散发着仿佛深渊一般的气息,此刻的慕容御,一改平时的欠揍,变得冷酷无情,魔气滔天!

  星泽站在原地,淡淡地看着眼前被黑暗包裹的男子,金发因狂暴的灵力而飘起,脸上却少有的带着一丝惊讶:“哦?堕落天使吗,看来那一战对你的影响不小啊~”

  慕容御闻言,身体一僵,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眼中带着憎恶和痛苦。的确,他是因为不甘心,不甘心败给那个人,才引发了心魔,彻底魔化,从那个干净的天使,堕落成了如今这个模样!

  “那你还会放心我守护她么,这样的我,说不定会在那天失控把她.......”后面的话他没说出来但意思显而易见。

  “你不会有那种机会的。”星泽没有丝毫犹豫,语气瞬间变得冰冷无比“如果你那么做了,小丫头,永远都不会喜欢你。”

  “可我做不到,做不到控制住自己,凭她现在那点修为,根本就,抵抗不了!”痛苦的捂住额头,慕容御吼道。他真的喜欢他,没有原因,或许这就是世人所说的,一见钟情?

  “所以啊,你需要先远离她,找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努力提升自己,等到丫头强大起来,那时候,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而且,据我所知,那个人,已经追上我了,而你,还在仙帝徘徊。”星泽捋了捋额前的金发,有意无意道。那小子,还真不错!

  “什么?!”慕容御睁大眼睛,惊呼道。去上界三年,仅用了一年就晋升仙帝,并且击败了仙帝巅峰的他,然后只用两年,就,亚神,了?!

  而他呢,慕容御看了看自己的手,还只是在原地不动啊。

  星泽看着他的迷惘,眯着眼,嘲讽道“怎么,这就惊讶了?还是说,嫉妒?啊,也是啊,毕竟两年前还是在同一个等级的,两年后,却成为了别人眼中的蝼蚁,真是不甘心呢。”

  /!酷7f匠W+网¤永V}久n免r费}、看小z‘说C

  “闭嘴!”慕容御抱着脑袋,口中嘶吼道。身上的气息越来越暴虐,黑色灵力组成的圆圈瞬间扩大,将周围的树木花草笼罩,之后,这些草木的枝叶开始变成黄色,然后慢慢凋零,仿佛是被抽走了生机。天空被染成了黑色,黑色的云朵开始汇聚在两人头顶,周围的世界在变的寂静。

  “那,那又是什么?”帝都,刚刚准备离开的群众再次被吸引,看着万兽森林入口处,那被黑暗包围的地界,纷纷惊呼道。

  “魔王降临吗?”森林内围,篱落嫣被这强烈的魔王气息惊醒,站起身,望着星泽和慕容御身处的地方,呢喃道。哥哥~“这种气息,简直像是从深渊里跑出来的魔尊啊!”一旁的血雀也望着和篱落嫣相同的地方,惊叹道。

  “嗡!”篱落嫣看了看正在接受传承的炎龙,秀眉一皱,手上迅速捏着玄奥难懂的印记,然后有蔷薇花瓣落下,紧接着一个庞大的紫黑色光晕扩散开来,带着点点星光,慢慢由内围向外围蔓延,那里还有程蝉他们!

  “啧啧,如果给她时间的话,恐怕用不了几年,她就会和那个人一样的恐怖吧!”血雀眼中带着惊艳,心里啧啧赞叹。

  而篱落嫣,却看着那些蔷薇花瓣和这紫色光圈,眼神呆滞。都变成了紫黑色........外围的六班八人,因为离得较近,直接被慕容御的气息压迫,昏了过去。

  “怎么,恼羞成怒了?就你这样,还喜欢丫头?你在开玩笑吗?”星泽继续道。

  “闭嘴!闭嘴!闭嘴!“慕容御疯狂吼道,歇斯底里!

  星泽看着快要暴走的他,淡淡地道:“听说过预言吗?”

  “预言?”一句话,让濒临爆发边缘的慕容御找回了理智。

  “天机殿天机老人的预言。”

  “沉睡的神女苏醒,带着神与魔、光明与黑暗的、如星辰一般耀眼的她,唤醒那古老的、无上的、属于她的王,唯一能驾驭她的王,,他们为了对方而改变自己,最终恢复初始,在末日拯救万族于危难中,么?”慕容御低声呢喃,周围暴动的灵力渐渐消失。

  “是啊,带着神与魔、光与暗........”星泽意味深长道。

  “难道说,是.......?“瞳孔一缩,慕容御脑海中闪过一个人影。会是她么?

  “不然呢。”星泽看着趋于平静的他,无奈道。

  “所以你才会?”

  “你错了,我从没有想过那种事,只是,和你一样而已。”话还没说完,就被星泽粗鲁打断。他最讨厌别人误会他了!

  “难道你就没想过你可能就是他吗?”慕容御看着他的失态,呆呆的问道。

  “呵。”星泽淡淡的笑了一声,看着他道:“你难道不想吗?的确,以前你不知道这个事实,还可以带着单纯的喜欢,用不了多久就会爱上她,可现在,在知道这种事实的情况下,你的喜欢,还能保持那份纯洁吗?”

  “我!”

  “想好了再回答,不说其他的,就单单能够驾驭她,意味着能彻底拥有她,独占她,你敢说喜欢她的你会不动心么。”

  “可,一定不会是我吧。”慕容御闻言,眼中散发着落寂的光芒。

  “呵呵,这,在于你的心。”

  “我的心?”

  “是啊,只要心里想,就没有设么办不到的。”星泽带着磁性的声音不断响在慕容御耳畔,彻底打乱了他的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