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龙阿炎龙,本小姐只能帮你到这了!篱落嫣笑的狡黠。

  “那个,前辈!”炎龙声音闷闷的,响在火二耳边。

  “靠!臭小子!你就不能小点声啊!”火二耳朵生疼,朝炎龙吼道。

  “呃,那个——”尴尬的笑了笑,炎龙意有所指。

  “麻烦!站着别动!”火二看着眼前的这头蠢龙:这就是他以后的弟子?!

  “哦。”

  “昂——”火二龙身一跃,前爪点在了炎龙的额头上,然后收回爪子,重新回到剑柄上盘旋,暗骂自己太急切,小姐都不要他了!

  “唔——”炎龙一声闷哼,随即脑袋里出现许多东西,几乎将他的脑子填满。

  “小姐——”火二恬着脸慢慢靠近篱落嫣,小心翼翼地喊道。

  “干嘛!”篱落嫣收回偷看的眼神,扭头,语气生硬的应了一声。

  “额,这个——”火二急的抓耳挠腮,不知道该怎么掩饰刚才的失态;忽然,火二眼睛一亮,一本正经道:“这个小姐啊,我必须为我刚才的失态道歉,不过这错在你!”

  篱落嫣转过头,眨眨眼:”错在我?”她不就牺牲一下色相帮了炎龙吗?

  “是的!错在你!”火二字正腔圆道。

  “我做错什么了?”

  “您长得太美了!”

  “额——你的意思是,我不该长这么美?”

  “不不不!”火二摇着龙爪上的食指,义正言辞道:”长得美不是您的错,但长得美出来诱惑人就是您的不对了!”

  “我没有~”篱落嫣委屈道。

  “看看,你现在就在诱惑人!不信你看那只鸟!”火二像是一个长辈教训晚辈一样,指了指旁边闻声正扭过头来的血雀,教训道。

  篱落嫣扭头,看到的是被火二的无耻言论惊呆的血雀,而此时,血雀的视线确实在篱落嫣身上,于是她信了!

  “那,那我该怎么做?”天真地抬起头,篱落嫣乖乖问道。

  “咳,这首先呢,您得化装一下,特别是这紫发和紫眸,估计同时具备这样两的,在这个大陆上不足三人,太显眼了,所以,得改;其次呢,在家人面前是不需要伪装的,因为他们都是你最亲的人,你的样子理应让他们看到,比如,星泽大人和我们。”火二咳了一声,抬起龙爪对篱落嫣指指点点,很没下限地道。

  “哦。”篱落嫣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随即素手一挥,将自己的发色和眼睛变成了大陆上最普遍的颜色,黑色。

  “嗯,这就对了嘛!”火二点点头。随即迅速地进入剑内,化作印记镶在篱尘戒上。

  “好无耻的龙!好萌的小姐!”血雀红色眸子中闪着光芒,对火二的机智与篱落嫣的好哄感到无语。

  篱落嫣自顾自的走到溪边,看着水中那有着如墨般的长发和眼睛的影子,微微失神,脑海中不由得想到了以前。

  “楚儿,你一个男人竟然喜欢花吗?”记忆中,这是那个女子最常调侃她的一句话。其实他以前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会对女孩子才会喜欢的东西感兴趣,比如说,花。他以前很喜欢蔷薇花,卧室里有很多个花瓶,里面都是夜蔷薇看他喜欢才给他弄的,他洗澡的时候,通常会在洗澡水中撒上花瓣;他的衣服上,有蔷薇花纹;如果这点还算正常的话,那他的皮肤比女人还要白皙,脸比女人还要还要美就太不正常了!

  而现在,知道原委后,心里除了对那未曾蒙面的老爹有些无语外,其他的也没什么,反倒是心里松了一口气,还好她不是变态。而且,那个人也........“呵呵,这样也挺好。”篱落嫣笑的很温柔。

  “这女人,发呆的本事还真不是盖的。”血雀心里道。不管嘴上称呼怎么变,他始终是用看女人的眼光来看她的。

  气氛,渐渐宁静下来,只有在溪边盯着水面不时傻笑的篱落嫣,继续将注意力集中在手中的朱雀上的血雀和正在接受火二传承的炎龙。

  上界,某地:男人站在山巅,紫色长发随风飘动,双手背在身后,修长的金色背影散发着神秘感,如果走近的话,就会从其身上感受的无尽的威压与那浑身的浴血和杀戮的气息,仿佛是从地狱中走出来的王者!他伫立在这山巅,眺望着远方,天神一般的俊脸上毫无表情,紫金红三色完美融合在一起的眸子里却满是思念与自责:都是他,害得她要承受那般痛苦!等着我,嫣儿,我很快就来!

  山脚,一个黑衣男子看着他,心里充满了无奈:主子又想主母了!都怪老殿主!

  帝都:一座大宅子坐落在帝都西南方向,建筑恢弘,占地上万平米,黑色大门上方有两个大字:谢宅。这也是帝都八大家族中的一家,谢家!

  屋内,一个中年男人坐在大堂上,下面有个矮个子男人,正是王家家主!此时,两人脸色难看的坐在椅子上,看上去无比愤怒。

  “图兄,这烟洛黎可不好对付啊。”坐在主位的男子开口道。

  r酷IX匠网l首发2b

  “是啊,不光振雄你的女儿在学院里被羞辱,我的儿子,也被那贱人当场抹杀,这次我两家的两个高手都留在那了,想来这贱人实力很强,你看,该如何是好啊!”王家家主,也就是王图,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小眼睛里尽是算计。

  “哼!一个神尊而已,还能翻了天了不成!”谢振雄大怒,吼道;“王兄等着,我这就发出消息,让杀手组织的人来对付她!”显然,这个谢家家主很蠢。

  王图闻言,心里先要达到的目标已经完成,站起身,抱拳道:“既然如此,那我便告辞了,王振雄兄能顺利做掉她!”然后转身离去。

  “慢走!”谢振雄也躬身抱拳道。目送着王图的声音消失,随后掏出来一个晶体,捏住它,口中说道:“请帮我除掉烟洛黎,价钱随便开!”

  “三百万金币。”没一会,水晶中传来一个毫无感情波动的男声。

  “三百万?!?”

  “怎么,堂堂谢家家主竟出不起这点小钱么。”

  谢振雄面色更加难看,但还是咬牙道:“成交!三百万。”

  “呵呵,成交。”水晶那头,男人笑了笑,似是嘲讽,然后便没了动静。

  谢振雄将晶体收回储物戒指中,面色阴晴不定,随即重新坐回椅子上,眼里散发着狠毒:敢杀我谢家的人,就用你的命来偿还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