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柒愣怔了下,她只是随口开个玩笑,没想到顾清爵就这么承认了,小柒微微一笑,“不是李凡,他现在是副总监,总监是方....啊!!”

  肩膀上突袭而来的疼痛让小柒忍不住大叫出声,皱着眉头回头看是谁,却发现发现方斯汀笑着满脸无辜,殊不知自己下了多大的重手,然后又看到她无声地,指了指自己的口型,又指了指电话,拼命的摆手“别说是我,别说是我。”接着双手合十摆出摆脱的架势,肩膀上的酸痛感还没有散去,右手拿着手机,左手状似无意的抚了抚肩膀,缓解些疼痛。

  “小柒?”顾清爵听见小柒的惊呼声,忙问她发生了什么?

  “哦,没事,跟...跟同事闹着去玩呢!清爵,我要去吃饭了”陆小柒随口解释道。

  “恩,快去吧,晚上我们出去吃”顾清爵说。

  小柒应了一声便挂断电话,抬头便看见方斯汀那祈求似的目光,“小柒,拜托你可不可以不要告诉秦总关于我的身世啊,我好不容易找到工作,他如果知道我跟沐家有关系,肯定就不用我了,我就又得流浪街头了”

  方斯汀泪眼婆娑的看着她,“还有,也别告诉清爵,好吗?”

  陆小柒沉默了一会儿,这些都不算什么事,为什么不能让人知道啊?大家若是知道她的遭遇,也会帮她的啊!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酷`匠z网}首;发+V

  见小柒不说话,方斯汀有些急了,“小柒,拜托你了,你帮我保密好不好?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这样我爸爸就不会查到,沐羲宸已经决定不说了,所以如果的行踪暴露了,我就得回去跟那个人结婚了,小柒,求你了,我....”

  方斯汀急的快要哭出来,小柒一向是比较好说话的,只要不超越底线,小柒一般都可以容忍,所以秦染才总说她全身最大的毛病就是太好说话,迟早会吃亏的!

  但是小柒就是受不了别人哭哭啼啼的样子,便连忙打断她的诉说,“好了好了,我不说,我会保密的”

  方斯汀见小柒答应了,眼睛一亮,笑眯眯的说,“小柒,你真是太好了,走,请你吃饭!”

  都说女人是善变的,小柒一直都持否认态度,因为自己就不是啊,她从小到大就很少哭过,只有一次摔伤,疼痛难忍才哭出来,那时她六岁。

  她一直就是泪点低的人。

  ---------------------------------------------------------------------------------------------------------------------------顾清爵把最后一份文件签完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宋良生进来的时候看到给他买的快餐还完完整整的放在茶几上,动也没动,“我说,你在忙,也把饭吃了啊?你胃病好了是吗?”宋良生说道。

  顾清爵抬头瞟了眼宋良生,嗤了一声,“你要真关心我,这些文件就不用我签了,”

  宋良生哈哈一笑,悠哉的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揶揄道,“我让你回味一下忙碌的感觉,别有了老婆就不管公司了,这么大摊子就丢给我,现在体会到我多累了吧!你这还是轻的!”

  顾清爵放下文件,身子往后一靠,抬首揉了揉鼻翼两端,闭着眼睛,叹口气道,“唉...还是陪老婆舒服,这公司送你吧”

  宋良生睁大眼睛,像接个烫手山芋似的,惊得一下坐起来,忙摆了摆手,“别,你是抱得美人归了,我还想娶老婆呢!这公司...爱谁谁”

  唉.....可怜已经入土了的MR创始人,顾老爷子。他要知道顾铭轩养了这么两个败家玩意儿,都能在墓里给气活过来。

  MR,享誉亚洲的国际上市公司,坐拥资产数不胜数,在顾清爵和宋良生眼里,还不及一个女人。

  一个个都是不爱江山爱美人的情种啊!!

  顾清爵打开餐盒,随意扒拉了两口填下肚子,“沐羲宸什么动静?”顾清爵问。

  “那次你们餐厅不欢而散后,他就会新加坡了,不过最近又查到他在中国的踪迹,好像又回来了,”宋良生皱了皱眉,“但是这次他藏得很深,找了很久也没找到他藏在哪里?”

  顾清爵沉默着,那深色的瞳孔如同黑夜般宁静与神秘,里面透出的光让人捉摸不透,好一会儿才听到他的声音,“你派几个人在暗中保护小柒,我怕沐羲宸对他不利”顾清爵低声道。

  “好,”宋良生应道,“不过,我查到沐羲宸的入境信息时,也看到了.....”宋良生看了看顾清爵,欲言又止,不知该不该说。

  “什么?”顾清爵说。

  “方斯汀....”宋良生说出这个名字,见顾清爵面部没什么变化,便继续道,“也来中国了,目前在秦浩的公司担任设计总监的职位”

  顾清爵眼睛闪过一抹诧异,说道,“看来秦浩是不知道她是沐家的人,不然不会录用的”

  “那要跟他说一下吗?”

  顾清爵微摇了下头,“不用,看看斯汀想干什么?”

  宋良生点点头,“听说沐家那老头认回她没几天就要让她联姻,对方还是个吃喝漂睹不干正事的富家子弟,沐家的人还真是没感情.”宋良生叹息的摇摇头,“既然想到联姻了,看来....我们的打压还是有效的,终于狗急跳墙了!”

  顾清爵危险的眯起眼睛,“还不够”邪倪的嘴角放肆得勾起,眼睛里充满了对猎物上勾的兴趣,“他欠顾家的,我会让他慢慢还”

  宋良生觉得周围的温度都降了几度,失去顾倾城,是顾家上下最痛的疤痕,永远都不会愈合了!顾清爵从那时起就非常重视家人,包括自己,顾清爵的底线就是任何人都不能那他的家人开玩笑,不然.....他会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顾清爵的狠,从当年他处理沐兰就看得出来,狠戾决绝,那时的他,才十二岁而已。

  “那..斯汀还要继续监视吗?”宋良生问。

  顾清爵想了想,“不用管她,就让她在起航待着吧!斯汀本性不坏,只希望她不要受沐羲宸挑唆就行了。”

  ---------------------------------------------------------------------------------------------------------------------------方斯汀请陆小柒吃完饭之后,就一起回了公司,他们是开车去的,在一个离公司公司不远的地方吃了顿法餐,高档昂贵,陆小柒用这四个字形容它。

  “怎么样?味道不错吧?”方斯汀开着车,转头问小柒。

  “恩,意犹未尽哪!!”小柒眯着眼睛笑,回味着那味道。

  “哈哈,那下次在一起来吃吧!听说是附近很有名的,看来我们没去错”方斯汀笑道。

  走到半路的时候,方斯汀说她要买点东西,让小柒在车里等她,方斯汀便下车进了路边的商店。

  小柒在车里等了将近十分钟方斯汀还没回来,百无聊赖地低头拿出手机玩,却没发现后面有辆大卡车正朝着这车急速开过来,在距离车子还有百米时,小柒突然从车子里走了出来,快速的跑向斑马线上那个小男孩儿。

  小柒本来在车里还在刷朋友圈,正看着秦染在加州晒风景的照片,点开来看时,网速有些慢,照片一直在转圈圈,然后小柒就那么随意的抬了下眼皮,看了下马路对面。

  一个小男孩,看上去约莫六七岁的模样,正蹦蹦跳跳地过马路,肩上还背着一个书包,一双眼睛打量着穿梭的车流。

  陆小柒眉头皱了皱,下意识就打开车门,朝马路对面跑去,那孩子看没什么车了,正好也朝她这边横穿过来。离陆小柒还有几步之遥的时候,她刚想伸手拉他,一辆车就窜了过来,小柒抬眼一看,已经是绿灯了,车子都开得有些匆忙。

  那孩子嘴张了张,眼睛睁得老大,陆小柒眼睛一瞪,赶紧往前跨一步,伸手一扯就将孩子扯到自己怀里护住,缩回脚步的时候还是躲避不及被那车头擦了一下,身体一个重心不稳就朝后头倒过去。

  下意识地手就往后一撑,孩子和他都一起跌坐在地面上,陆小柒只觉得手上一阵钻心的疼,眉头不由自主就皱了起来,看着那孩子好像是被吓着了,身上倒是没看出有什么受伤的地方。

  还没等小柒反应过来,身后‘砰’的一声巨响,震耳欲聋,孩子吓得‘哇哇’大哭起来,小柒微微起身忍着手上的剧痛,把孩子搂在怀里,朝身后看去。

  瞬时瞪大眼睛,身体也微微颤抖起来,只见一辆重型超载大卡车把停在路边的车子压扁了,车身已经严重变形,那不是别人的车,正是刚刚小柒下来的,方斯汀的宝马5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