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完证的两人显然都很兴奋,一下午都笑的牙不见眼的,尤其是顾清爵,他是没想到自己在本该成熟稳重的而立之年,也会有一天像个毛头小子一般,品尝爱情的美好。

  今天本来就是该庆祝的日子,所以顾清爵让宋良生推了所有的会议和应酬,并且宋良生说大喜日子几个好友聚一下,也被顾清爵推掉了,他今晚是无论如何都要陪老婆的。

  宋良生在电话里的语气充满揶揄,“看你这个行头,估计以后也是个妻奴”

  顾清爵扬了扬眉,“嘁”了一声,“老子愿意!”

  ‘啪叽’电话挂断,听着手机里的‘嘟嘟’声,宋良生笑了笑摇摇头,对着面前的二位扬了扬手中的电话,“他今晚是铁了心不让别人别人打断他的好事了”

  “啊啊啊!!!陆小柒这个叛徒,看明天我怎么收拾她,跟大boss偷偷领证不告诉我就算了,还不请我吃饭,哼...宝宝不开心...”秦染的两只胳膊无力的耷拉在吧台下,头就摊在吧台边上,脸部面朝宋良生,一点名媛淑女的样子也没了,噘着嘴一副不乐意的,但是眼神却没有一点不开心的样子,反而是笑意盈盈。

  宋良生看着她笑了笑,端着高脚杯啄了一口。仰头的一瞬,余光看到坐在秦染右边的秦浩,意识到从刚才开始聊到这个话题,他就一直沉默着。

  秦浩显然没有察觉宋良生发现了他的不对劲,骨节分明的手指握着透明玻璃杯转圈似的摇晃着,眼睛随着杯里通红的液体游离着,浓眉下深沉的丹凤眼里,渗透出浓浓的忧伤,薄唇紧紧抿着,面色冷峻,失去了往日里那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样子。

  这样的秦浩很反常,反正,不是他所熟识的秦浩。

  其实,顾清爵和宋良生身边的朋友不少,但都是以利益为前提,大家也都心知肚明,表面客气,背后捅刀子也是常事。但是以MR的实力,他们也不敢,再加上顾清爵也不屑与他们为伍。

  但却唯独与秦浩成了好友,以前都知道秦家少爷温文儒雅,情商高,做生意有自己的一套原则,人也正气,讲信用,这种品质在商场里是最难能可贵的,正好,顾清爵也是。

  大概是两人喜好相近,所以才能成为朋友吧!再加上顾氏MR和秦氏起航的合作很顺利,一来二去,就想熟了。

  也许是看惯了秦浩不管在商场上还是生活中,总是面带笑容,如沐春风的样子,他这一下忧伤起来,还挺惊奇的!

  宋良生放下酒杯,眼神从秦浩身上撤下来看向还在碎碎念趴在吧台上一副生无可恋的秦染,微微欠身问道,“你哥怎么了?”

  “嗯?”秦染看向他,然后宋良生朝她身后扬了扬下巴,秦染回过头就看到自己的哥哥满副愁容的样子,眨了眨眼睛,一抹狡黠的光从她的眼睛里闪过。

  秦染回过身,朝着宋良生勾了勾食指,宋良生的身子也朝前探了探,眼睛疑惑的看着她,秦染嘴角带着坏笑,小声的,一字一顿道,“他-失-恋-了”

  宋良生眼里的疑惑散去,嘴角带着八卦的笑,调侃道,“谁还会让秦总失恋啊?这么好的家世。”

  秦染‘嘿嘿’一笑,好像自己的哥哥失恋不开心了,在她看来是挺好笑的事情,“就是...唔唔”秦染到嘴边的名字还没说出来,就被身后的秦浩捂上了嘴巴,“唔唔...唔..唔唔..”秦染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双手使劲的扒拉着秦浩的手,奈何秦浩力气很大,就是弄不开,她觉得自己的嘴巴肯定在秦浩的掌心里变形了。

  “还要说下去吗?”秦浩捂着秦染的嘴巴问道。

  “唔唔..”秦染使劲的摇了摇头,真诚的看着自家哥哥,很怕他不相信。

  秦浩松开手,敲了下秦染的头,“就你话多,想断粮吗?”

  “啊..疼诶”秦染捂着被他敲痛的头,委屈的扁扁嘴巴。

  “你少来,我都没用多大力气”秦浩无情的拆穿她。

  秦染放下手,大大咧咧的挽上秦浩的胳膊,没心没肺的笑道,“哥,别断我粮啊,爸妈都不管我了,我就指望着你养我呢!”

  秦浩斜睨着她,一脸‘你少忽悠我的’的表情,秦染大脑飞速的转起来,撒娇失败,换计划。

  只见秦染两手托腮,两只大眼睛直盯盯的看着秦浩,拼命的眨呀眨,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一脸萌态。

  秦染本身就是富家小姐,穿着不俗,再加上长得又漂亮,一副妖冶的妆容加上刻意的卖萌,有一种说不出的魅惑感。看着周围的男人虎视眈眈的目光,秦浩觉得再不制止就有恶狼扑上来了,毕竟只有这么一个妹妹,只要不涉及底线,秦浩都是一直宠着她,纵容她的。

  更K新最¤快/F上酷:匠网

  一把扯下秦染的手,拉着她在吧台上坐好,“好了好了,别闹了”秦浩无奈道。

  秦浩已经没有先前那忧郁的神情,又恢复了正常的样子。

  宋良生噙着笑意,看着打闹嬉笑的秦氏兄妹,端着酒杯抿了口酒,眼底闪过一丝羡慕,低下头的一瞬便又消失不见。

  他是孤儿,没有兄弟姐妹,被白薇收养之前他一直都是一个人,也早已习惯了孤独的滋味,十岁之后进入顾家才知道什么是家,虽然和顾清爵情同手足,但也从来没有像这样肆意的玩闹过。

  原来他们一直都是这么中规中矩的活着。

  看着笑容明媚的秦染,他觉得他应该就需要这样的一个幸福的,快乐的,时刻带着笑的女孩子。

  顾清爵和陆小柒就这么窝在家里一下午,顾清爵现在是连自己住的地方也不回去了,全天就赖在了小柒家里,连白薇都打电话过来,语气里满是嫌弃,说他真是有了媳妇不务正业了,家不回就算了,连公司也不管了,全丢给了宋良生。

  陆小柒听着都觉得有些内疚了,她可不想变成古代的那种大臣们口中的妖妃,勾引君王不早朝啊!明天无论如何都得把顾清爵赶去上班,而且她自己的休假也结束了,差不多也快上班了。

  两人在楼下的小餐馆里随便吃了下,像普通夫妻一样,他不是大总裁,她也不是高干女,享受得了高级法餐,也吃得下路边摊,这样真好!

  两人吃饱喝足,顾清爵拥着她,慢悠悠的走回了家。

  一路上走着还好,可是一进了家门,顾清爵将钥匙放在鞋柜上,然后偏头对陆小柒说,“你先洗澡吧,也累了一天了。”

  看了眼茶几上那鲜艳的红本本,陆小柒就开始紧张起来了,心里咚咚的像擂鼓一样,慌乱的点了点头,然后就找了换洗衣裤进浴室去了。

  磨磨蹭蹭的在浴室折腾了快有一个半小时,新婚之夜啊新婚之夜...心里的忐忑是不言而喻的,可是陆小柒想给自己一耳光的是,心底里有的那些小小的紧张的期盼究竟是个怎么回事啊?

  她甚至还对着镜子照了照,只是镜子里那个自己依旧是自己,没有什么性感的睡衣,没有什么妩媚的妆容,清汤挂面,干干净净一张温婉的脸,身上的睡衣还是印着阿狸的棉质睡衣睡裤分开的那种套装,就像初中生的睡衣一样。

  顾清爵坐在沙发上,落地灯柔和的光线打在他俊美的侧脸,他翻看着公司文件,看到陆小柒出来就站起身来,进浴室去洗澡。

  他洗澡的这段时间,陆小柒可以说是如坐针毡,沙发上坐了坐,然后又焦焦地站起来,到床上去坐着,然后又坐立不安起来,反复几次之后,终于是直接在床上躺倒,薄薄的空调被直接全部扯起来把头蒙住。

  好像这样就能把心里慌乱的忐忑和紧张的期盼都遮起来一样,原本以为是可以的,但是听着浴室门打开的声音时,所有自以为可以遮住的东西,又一瞬间全部翻涌出来。

  难道女人的第一次都会经历这样的一个心理过程吗?陆小柒在心里问自己一句。

  听着顾清爵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只觉得房间里的空调明明开着,可为什么还是觉得闷热,不然脸为何都烧起来了?

  顾清爵只是无声的笑着,看着床上以鸵鸟姿态将自己捂起来的妻子,眼神中的兴趣更浓,刻意放轻了步子,他可以想象被子里头的姑娘是怎样竖着耳朵的一个状态,所以他如同豹子靠近猎物一样悄无声息地过去。

  然后重重一下坐到床上,顾清爵觉得自己几乎可以听到被子那小女人压在心里头的惊呼声。

  终于是忍不住笑了起来,伸手去拉她蒙头的被子,“这么热的天,捂着不闷么?”

  其实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的,顾清爵很温柔,陆小柒从来没有经历过,所以几乎是被他带着走。

  她不太记得他是怎样俯身过来,脑子里记得的,就是他温暖柔软的唇和辗转温柔的亲吻,他如火般滚烫的手灼伤了小柒的细嫩的皮肤,大掌游离在她的腰间,还有渐渐往上的趋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