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柒洗完澡换衣服时,才发现自己箱子里的衣服已经收拾好,空箱子放在衣柜旁,打开柜门就看到自己的衣服整整齐齐一字排开,房间又没有其他人,是谁收拾的一看便知!

  酷o匠*网唯_#一U(正版B,,4(其4,他都^是》z盗l版X

  只是看着下层抽屉里的自己的内衣裤,陆小柒的脸不禁发烫,想到这么私密的衣物被他........啊啊啊啊啊啊!!!这么亲力亲为,陆小柒都有些怀疑他真的是帝国总裁吗?

  太有违和感了啊!!

  客厅里没人,不过听到厨房那边好像有些声响,站在厨房门口陆小柒有些怔怔的,她总觉得自己遇见了这个世界上最不像总裁的男人。

  顾清爵系着围裙正在做饭,拿勺子尝汤的时候,余光看到陆小柒站在厨房门口,擦了擦手,解下围裙,转头对陆小柒温和的笑了笑,“醒了,来吃饭吧!”

  陆小柒帮忙把饭菜端上餐桌,这个总裁真是......洗手作羹汤,收拾衣柜,看他这个样子,肯定连没请帮佣,真是....

  “顾先生,谢谢你了,这几天总是麻烦你!”

  顾清爵看了看陆小柒抱歉的眼神,摇摇头,“没事,说起来,是我连累你了,那帮人以为你认识我,是冲着我来的。”

  “恩”陆小柒疑惑道。

  “商场如战场,不干不净的事有很多,暗杀某某集团领导人也是常事”听顾清爵这么平淡的说出这些,陆小柒不禁打个寒颤。

  想了想陆小柒继续问道:“那......他们还会来找我吗?我的家我还回的去吗?”

  顾清爵听出了她语气中的失落,安慰道:“我已经派人去安排了,过几天就可以回去了”

  “谢谢你啊顾先生,你人真好,一点都不像总裁的感觉”

  “嗯?为什么不像?”顾清爵笑着说。

  “嘿嘿,就是不想像”陆小柒笑了笑。

  顾清爵笑笑,只是在她面前不像而已,给她夹了些菜,又盛了碗汤,“你太瘦了,多吃点”

  “谢谢顾先生,你真好!”顾清爵愣了下,说实话,他从来没有这样对一个人如此体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救了他或者是他连累了他,顾清爵就是想对她好,不自觉的,而且她刚才问起她的家,顾清爵尽然有一种不想让她回家的念头,想让她就住在这里,甚至想跟她在一起,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前几天也许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昨晚,或是现在,他终于知道自己这是什么。

  他已经不是二十几岁的毛头小子,三十岁了,而立之年,该明白的他都懂,这是喜欢,直接点,是一见钟情。

  或许更早的时候就一见钟情了,只是她还没有认出他。

  ===========================================================================================================================她救他的那天晚上,顾清爵并没有完全昏过去,只是没有力气睁不开眼而已,她给他遮雨,跟他说话这些他都记得。

  她发烧睡得沉,他让钟点工阿姨给她换的衣服,一件白色席地长裙,本来以为她第二天会问的,谁知道这姑娘粗心的很尽然什么都没问,第二天他都醒来了她还没醒,顾清爵忍着伤痛去看她。

  站在床边看着她漂亮的面容,白皙无暇毫无瑕疵的脸颊,面容精巧,好似精雕细琢的娃娃;柔顺黑亮的长发,如瀑布般铺散在枕上;弯弯细眉似蹙非蹙;小巧玲珑的鼻翼微微起伏,殷桃般粉嫩的小嘴透着诱人的光彩,美丽细长的蝴蝶骨一张一弛显得她十分动人,仅一件白裙便把她凹凸有致的身材给衬托得淋漓尽致。

  柔和的灯光洒在她的脸庞,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投下一片阴影,她还在安静的睡着,宛若坠落在人间的天使。

  还有很早之前,她收养豆皮,他也知道,查到这些并不难。

  那天他终于在竹山找到北山狐,只是赶到的时候,正好看到了那一幕....陆小柒毫不嫌弃的抱起浑身脏兮兮的豆皮,安慰它,喂它吃的,带它回家,给它治伤...这些,顾清爵都知道,他没有阻止,也没有要回豆皮,他只是想看看他养大的北山狐她能不能养好,本来也就是为她养的,不知她是否还记得?

  受伤在深巷是一次意外,更意外的是他找了那么多年的陆小柒终于找到了,他一眼就认出了她,只是....她好像已经把他忘了。

  ===========================================================================================================================二十二岁的陆小柒,成熟的刚刚好。

  因为对的那个人,总是来得很迟。但好在,她终于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