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是陆小柒见顾清爵的第一印象。

  他斜靠在旋梯拐弯处,颀长优雅,身材比例非常完美,穿着丝绒的男士休闲裤,双手插在裤口袋里,白色衬衣上的扣子没有扣,胸口缠着绷带,绷带隐约遮住了他的腹肌和人鱼线,头发凌乱,额前几缕头发遮住了他那双含笑的眼睛。

  一张仿佛精致雕琢般的脸庞,英挺、秀美的鼻子和樱花般的唇色,嘴唇的弧度也相当完美,似乎随时带着笑容。这种微笑,似乎能让阳光猛地从云层里拨开阴暗,一下子就照射进来,温和而又自若。周身的清冷气质,让他整个人都带着天生高贵不凡的气息。

  宋良生看见顾清爵立马皱起眉头说道,“清爵,你的伤还没到可以乱动的程度”

  顾清爵?听到宋良生的话,陆小柒才知道,原来这就是闻名世界MR的总裁——顾清爵,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真是年轻有为。

  “良生,你先去忙吧!”宋良生看了看陆小柒,又看看顾清爵,点点头就走了。

  然后顾清爵走到陆小柒身旁,“不介意的话,陪我再吃个饭吧?”

  他的语气并不强硬,可是却让人有些难以拒绝,陆小柒看看他的伤口,点点头,跟着他下楼,陆小柒看了下这房子,是复式楼,装潢简约大气,格局也不错,干净整洁,像是一个人住的那种高档公寓。

  除了刚刚离开的宋良生,就没见到有其它人了。

  饭菜都已经准备好了,两人走到餐桌旁,顾清爵绅士的帮陆小柒拉开椅子,“请坐”

  陆小柒抬眼看了看对面坐着的男人,他修长的手指拿着刀叉,一块一块的切着盘里的牛排,锋利的眉下那双如深渊般墨黑色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闪动,完美的轮廓线。

  陆小柒觉得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快要跳到嗓子眼,她也见过帅哥无数,这心里的紧张感是怎么回事啊?

  顾清爵仿佛知道她再看似的,嘴角微微勾起,抬起那魅惑的眼睛,就那么毫不掩饰的直盯盯的看着她,小柒的脸‘轰’的一下就红了,舔了舔干裂的唇,嘴角扯出干干的笑容,轻咳一声以缓解那种悸动的尴尬!

  “那个......你伤好些了吗?”废话,不好?能坐在这吃饭,陆小柒真是有些怀疑自己的智商。

  顾清爵双眼含笑的看着她,然后用餐巾擦了擦嘴,“好多了”

  “喔,我叫陆小柒”听她自我介绍眼神里有一丝玩味,他当然知道她叫什么,能坐一起安全的吃饭,就说明他已经调查过她了,但没有打断并且也跟着他自我介绍道,“顾清爵”

  陆小柒点点头,看也吃得差不多了,站起身说道“顾先生,我就先不打扰你了,我要回家了。”抬头看了看墙上的壁钟,完了完了,豆皮该饿死了,我的豆皮啊!

  顾清爵看着对面说话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的女孩,心里闪过一丝无奈,她好像很怕他啊?

  “你先坐一会儿,我去换个衣服,然后让司机送你们回去......”

  “不行”还没等顾清爵说完,看着顾清爵疑惑的眼神,陆小柒尴尬的解释道:“那个...我得赶紧回去,不然我的狗就要饿死了”

  顾清爵莞尔一笑,他还以为她会说什么呢?

  “那是你的狗吗?”顾清爵指了指落地窗外正玩耍的两只狗,陆小柒的眼睛蓦地一睁,“怎么会在这?”小柒惊讶的说完转身快速的朝庭院跑去,却被顾清爵一把拉住,由于惯性,他一头载在顾清爵怀里,宽厚温暖的胸膛,拥有十足的安全感。

  “等我一会儿,送你回去,”顾清爵说完也不等小柒愿不愿意,就转身上楼不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

  见顾清爵离开,小柒呼出一口气拍拍自己的胸脯,说实话,其实回去看豆皮只是个借口,(对不起啊豆皮,你的主人受美貌所惑)

  陆小柒只是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负荷不了了,从见到他到吃完饭心脏就一直猛跳个不停,她都偷偷深呼吸好多次了,深怕他发现,这心跳加速的感觉真的是.......摇了摇脑袋,却看到司机已经站在门口等待。

  然后陆小柒看到豆皮在草地上玩,不,是两只豆皮,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花眼,但没错啊,是两只,一模一样的豆皮,陆小柒一瞬间有些傻了,这什么情况,“刚才就想跟你说这件事,只是你跑的太快,没来得及说,”转头看了眼顾清爵,已经换好衣服了,原本就是挺拔颀长的身姿,现在穿着一身白衬衣,卡其色的工装裤,没有打领带。

  “你的这只狗,是捡的吗?”顾清爵问。

  “是的”陆小柒点点头。

  “那可能是我的,”顾清爵笑着说,“找了好几个月都没找到它,没想带被你捡去了,确切的说它不是狗,它的品种很稀有,是狼和狐狸的产物,学名---北山狐”

  陆小柒听完呆呆的看着他说,“那......你要把它要回去吗?”

  语气里透出的浓浓不舍让顾清爵不禁轻笑,“不会,你喜欢的话就送给你了,只是有时间送回来让它跟它的兄弟团聚”

  顾清爵指了指不远处打闹的两只北山狐,“它们,一公一母,你的那只是公的”

  站在一旁的司机不禁汗颜,总裁可真是大方,五千万就这么轻飘飘的送出去了,当初他那个北山师傅可是敲诈了总裁一亿元才拱手相让的北山狐啊!

  陆小柒低落的摇摇头,坐上车,“还是不要了,我本来就管不住它,它这又是一副遇上爱情的样子,肯定不跟我回家了,更何况,它本来就是你的。”

  “北山狐认主人的,不是你说不要就不要的,诺,”顾清爵扬了扬下巴,就见豆皮飞快地朝这边跑来,然后又一跳跳上车,陆小柒喜笑颜开,摸摸豆皮的狗,“豆皮,你要跟我回家吗?”豆皮“唔唔”了两声用头蹭着陆小柒,“哈哈哈,”

  “老张,开车吧”然后掏出一款时下最流行的手机,递给陆小柒,“你的手机被雨水浸湿,不能用了,给你换了一个,卡还能用,”然后修长的手在屏幕上点了几下,“我的手机号码”然后霸道的塞给她,已不容拒绝的姿态。

  陆小柒接过手机,也不矫情,“谢谢啊!”

  “应该的”

  “诶诶诶,就在这里停就好了,我想先买点东西回家”陆小柒说道,下车后陆小柒牵着豆皮对顾清爵招了招手,“谢谢你啊,顾先生,祝你的伤快点好起来了,再见”

  看着陆小柒离开的背影,顾清爵笑了笑,顾先生?听惯了别人总是叫他顾总或爵少,没有人叫过他顾先生,这么生涩的称谓,也就她叫了。

  陆小柒买完东西回家还在想这个MR的大总裁,还挺平易近人的嘛!又绅士,又礼貌,留她吃饭,送她回家,还把豆皮还给她。

  nz酷w匠W网l正,版首发/o

  走到家门,发现家门口站了好多人,站在那里指指点点,陆小柒心下一惊,出事了吗?

  赶忙跑到家里,门口的门被踹开,劈成两半,屋里的东西乱七八糟,花瓶玻璃碎的满地都是,电视机也被砸的稀碎,墙上都是油漆,一片狼藉,“小柒啊,小柒啊你没事吧,幸好你不在家啊,你跑哪里去啦啊?”

  是对面的王阿婆,一个慈祥和蔼的独居老人,对陆小柒很是照顾,陆小柒泪眼婆娑的看向王阿婆,才一天一夜没回来,她的家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阿婆,这是怎么了啊?我的家.....我家.....”

  “别哭别哭啊,昨晚不知道从哪跑来一群人,上来就是一通乱砸,声音大的整栋楼都听见了,我报警之后,警察就来了,只是你没在家,所以找不到你,警察就走了。”王阿婆牵着陆小柒的手走进自己家,关上门小声的对小柒说道,“小柒啊,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啦?”

  陆小柒立刻摇摇头,“没有,我没得罪谁?”

  “诶.....你这几天就在阿婆家住吧,你那房子现在也没法住”王阿婆道。

  陆小柒摇摇头,“不用了阿婆,我不能连累你,他们没找到我肯定还会来的,我这几天先去朋友家住,他们要问起,阿婆你就说不认识我知道吗?”

  王阿婆拍拍小柒的手,“好,这是这房子还是你爸爸妈妈送你的呢,被糟蹋成这样子,唉......”

  想到爸爸妈妈,陆小柒就心酸,不想做爸爸妈妈安排好的工作,毅然决然的离开家只身一人来到A市,为此还跟爸爸大吵一架,到现在也没有打电话问过他们,豆皮在旁边像是安慰他似的唔唔了两声。

  踏着一地狼藉,走向卧室看看重要的东西居然还在,看来这些人不是为财,存心报复,只是陆小柒想来想去都想不到她到底得罪谁了?收拾些东西装进箱子,就坐在一旁发呆,一人一狗,呆坐了一下午。

  天已经黑了,房里的灯也坏了,提着行李箱牵着豆皮走出房子,拿出手机想来想去,打给自己的土豪闺蜜,秦染,只是秦染那一头一直无法接通。

  顾清爵赶到的时候,陆小柒坐在台阶上,身边除了行李箱和耷拉耳朵趴在一旁的豆皮之外,还有一些已经空掉的啤酒罐子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