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的H市,天气突变的想一个爱哭闹的孩子,上午还阳光明媚,下午就阴沉沉的了,这是不是预示着暴风雨前的寂静。

  陆小柒今天的心情很不美丽,因为她递上去的设计图今天早上被打回来了,原因没有,总监惜字如金的只说了一个字,改!

  关于究竟改什么地方,怎么改,什么都没说。所以陆小柒又不得不再一次加班到深夜。陆小柒大学毕业就来到了起航,作为一名建筑设计师,跑工地,测量,改设计图,家常便饭。

  陆小柒像泄气的皮球一样,摸了摸自己发烫的额头,晕晕乎乎的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突然一声惊雷,陆小柒吓的身体一颤,接着又是轰隆隆几声闷雷,豆大的雨点从暗黑的天空‘砸’了下来。

  酷匠q网●唯一6●正版hY,$其他s都R是jX盗版V

  小柒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汗毛都竖起来了,脑袋里突然跳进一条新闻,‘深夜一女子独身回家,横死街头’等此类的新闻。因为已经很晚了很难打到车,只能走回去了,公司离住的地方也不算特别远,四五十分钟吧,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深夜里,宽敞的马路上还有三三两两的行人,小柒身体稍微放松了一些,不那么害怕了。只是雨势好像更猛烈了一些,小柒觉得自己的雨伞都开要散架了。经过一条小巷的时候,小柒停住脚步犹豫着,朝小巷里望了望,伸手不见五指,有种阴冷恐怖的感觉!

  其实穿过这条巷子就到小柒住的地方了,只是这个巷子被废弃了很久,很是脏乱,相关部门也没有管理,所以虽然是条近路但人们宁愿绕远路也不走这里。白天看的时候还好,里面就只是一下拾荒者寄存的那些瓶瓶罐罐和几个垃圾桶,只是这晚上看起来就略显萧瑟可怖。

  不抄近路的话就得绕好远才能回家,小柒拿出手机拿开手机自带的手电筒,顺便看了看时间,十点十分。从巷子穿过回家顶多八九分钟,绕路的话就得半小时了,而且雨越下越大,真的有些寸步难行的感觉。

  小柒咬了咬牙,拿着手机上微弱的光线照着前面的路,走进小巷,走到一半小柒就后悔了,巷子本来就黑,在加上雨点砸到小巷里的杂物上,乒乒乓乓的声音尤为恐怖。可是看了看自己的身后,都走到一半了,这样反身回去来回折腾什么时候才能到家啊!

  小柒心想算了,还是不回去了,硬着头皮朝前走,站直身体给自己壮了壮胆,像战士奔赴战场英雄救义一般,嘴里还嘟囔着,‘天灵灵地灵灵,妖魔鬼怪别现行,我只是回个家啊!保证就走这么一次,就这一次我再也不走这条路了......'正当小柒把门神尉迟公都念叨出来的时候,突然一声刺耳的枪响划破天际,接着小巷前方冲出几个人,隐约可以看到还几个人在追一个人,然后又接连几声枪声,前面那一个人应声倒下,“啊!!!”小柒吓得腿一软摊在满是雨水的地面,瞪大的眼睛里满是害怕和恐惧,杀人了...杀人了....“谁?”忽然前方不知是谁大喝一声,嗓音粗犷凶狠,然后就听到一连串沉重杂乱的脚步声朝这边跑来。

  “飞哥,没人,是不是听错了?”其中一个穿黑衣的人说道。

  “不可能,我明明听见女人的尖叫声”这个被叫做飞哥的人鹰一样的眼眸环视了一周,像是能看清小巷中的一切,突然一道闪电打来,电光一瞬照亮了整个小巷,也照亮的飞哥的脸,一道长长的疤痕从右额头经过右眼角穿过鼻梁骨到左嘴角处,面怖可憎,甚是恐惧。

  小柒吓得眼泪纵横,紧紧捂住自己的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在他们走过来时小柒急忙躲到旁边一个破袋子里,身材娇小的她蜷缩在里面,外面是一袋臭气轰天的垃圾桶堵着,飞哥看了看地面上被雨水打得左右摇晃的伞,眼里闪过一丝不明的意味,抬头道:“走吧,估计是跑了,一个女人而已,”说完转身走到前面被他们打伤的人面前,对手下道:“没真死吧?”

  他身边的小弟连忙道,“没有,还有口气,放心吧!没中要害”

  飞哥点点头,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人,带着那帮人转身离开小巷。

  小柒又在垃圾桶后躲了好大一会儿,再三确定他们走了之后,才从那里爬了出来,伸开早已酸痛的双腿,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吸着气,心脏剧烈的跳着,深吸了口气,起身朝着前方走去。

  刚才听他们说,这个人没死,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他们要杀这个人,也不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小柒终归都是要救他的。

  因为自己的妈妈是医生,一生的职责就是救人,不管他是国家总统还是恐怖分子,是命,就得救。这是小柒从小时候开始妈妈就经常在她耳边反复说的一句话。,虽然小柒没有继承母亲的衣钵,但是从小也耳濡目染了不少,对于急救方面的一些措施,她可以很专业了。

  走到那人身边蹲下,他的头发遮住了他的眉眼,依稀看得清大致的模样,五官如雕刻般俊朗,高挺的鼻梁,薄而性感的双唇,头低垂着,手指修长,胸口处大滩的血渍打断了陆小柒对他继续的审视。

  伸出手探了探他的鼻息,还活着。陆小柒又趴在他的胸口俯耳听了下,心率不齐,呼吸微弱,得抓紧了。

  小柒脱下外套揉成堵在他的胸口处,按住他的伤口,阻止血液的流失,使劲掐着他的人中,好一会儿,听见他突然咳了一声,小柒松了口气,“你还好吗?”陆小柒扶着他的双肩说道,只见男子微微睁开眼,说了句:“打......电话.....”他微弱的说了句,声音很小,陆小柒把耳朵靠近他的嘴边道:“电话?什么电话?你坚持一下,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说完就准备扶他起身,然后他突然握住陆小柒的手,手指冰冷彻骨,陆小柒不由抖了一下,然后听到男人张开口要说什么,陆小柒赶忙侧耳过去,听到报出一串数字之后,好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手垂下去,昏过去了,陆小柒又叫了几遍,他也没任何反应。

  陆小柒觉得自己浑身都在颤抖,拿起伞给他挡着雨,然后掏出手机拨打他刚刚报出的那一串号码,“.嘟嘟....嘟嘟”

  快接啊,快点接啊,陆小柒在心里呐喊着,“喂”电话里传出清冷的男声,陆小柒松了口气,立刻说道:“这有个人中枪了,他让我打这个电话,你们...”

  “你是谁?”电话那边的人打断陆小柒的话,陆小柒着急道:“你别问我是谁了,我不知道这人是谁,只是他让我打这一串号码,他现在昏过去了,流了好多血,你们快来救他”

  电话那边焦急的问道,“在哪?伤的严重吗?”

  陆小柒看了看周围,抬头看见上面有个方向牌子,“梧桐街520号,旁边有个破巷子里;应该不是很严重,我做了些急救措施,只是流血过多”

  “我们马上就到”那人说道。

  “嗯”陆小柒准备挂断电话,又听电话那边说道,“拜托...务必照顾好他,让他坚持住,”听着那边郑重的语气,陆小柒握紧手机,突然觉得责任好大,重重的说了一声“好!”

  挂断电话,陆小柒看旁边杂货堆里有几块木板,就把它拿过来在这个昏迷的男人周围搭了一个小小的避雨的地方,雨水斜打在陆小柒身上,她觉得自己的头也越来越重,昏昏沉沉的,头很烫很烫,小柒意识到自己可能发高烧了,拍了拍头,遥遥脑袋,希望自己能清醒一些,救他的人还没来,得坚持。

  过了一会儿,就在陆小柒觉得自己快要昏过去的时候,远处突然有车灯亮起,接着是车子驶过来的声音,车子停住,下来了好多人,听着他们都在喊同一个名字,“清爵”“爵少”

  然后,陆小柒在这些声音中彻底昏过去。

  很多年后,某位大总裁买下了这一整条街和街边所有的商铺改造为高档商业街,梧桐街520号,也改名为7520,后来成为A城的著名标志之一。

  听说这位大总裁是个嗜妻如命的主,这条街是他送给妻子的生日礼物,7520,喻意为:柒,我爱你!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