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就算你说了,我也还是有问题啊,你说这个故事的目的又是什么?”

  说到这里,云轩的目的一直都是夜承亓所疑惑的。

  “而且,故事的结局你还没有告诉我呢。”

  “呵呵,也罢,反正我讲这个故事的目的和结局有关,那我就一直说下去吧。不过,你确定要继续坐在这里听故事吗?我可是已经坐不动了。”

  说完,右手触地站了起来,伸手拍了拍几乎不存在的灰尘,在夜承亓面前站定,却没有伸手拉夜承亓的意思,就这么看着她。

  利索的站了起来,夜承亓到也没有矫情,把心里的想法一股脑儿的全说出来了——“我说,云轩,我们去其它地方再聊好不好?我不想呆在这里了。”

  “因为你在这里和哥哥吵架了?”

  夜承亓点了点头,算是默认。却又突然摇起了头,语气低落的道,“也不算是吵架,这只是我单方面的无理取闹罢了。”

  “也罢,既然不想呆在这儿,那我们走吧。不过,要是世子他们回来找不到人怎么办?”

  “他……还会回来找我吗?”

  “会的。无论郡主你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世子他都会回来的,因为,你是他的妹妹,而他,是你的哥哥。”

  听到云轩这话的夜承亓只是低着头,没有反应,片刻后,再次出声,“我们去哪?这里,我会让小翠守着的。”

  “唉~你先交代好吧,我在楼下等你,至于去哪,这里有海吗?”

  “海?海离这里很远,我们恐怕去不了,但我知道离这里不远有一个湖,知道的人不多,也很安静,你要去吗?”

  G最新章_节*上F酷,匠*(网VN

  “嗯。”说完,云轩便打开门走了出去,只是在下楼的过程中,都能感受到小翠敌视的眼神和不满的情绪。

  “小翠,我和云轩出去一下,你在这儿守着,如果哥哥他们回来的话,你就说我们在老地方,他自会来找我们。”

  说完也下了楼,身后传来小翠无奈的声音,“是,郡主。”既然知道劝她没用,又何必再白费唇舌呢?倒不如好好执行她吩咐的任务才是。

  至于安全,云轩,郡主要是少了一根头发丝,你就等着吧!

  ——————————茂密的树林中随处可见奔跑的动物们,或嬉戏或捕食或躲避,姿态万千,平坦的草地上传来了急促的奔跑声,吓跑了原本休息中的一些动物。

  随着奔跑声出现的是一位红衣男子,如火的色彩在森林中甚是显眼,虽然在枫树林的衬托下甚为协调,却也令动物们也纷纷侧目。

  紧随着红衣男子出现的是一紫衣的华服男子,他手中拿着一把白玉折扇,正努力追赶着前面的红衣男子,时不时还喊前面的男子几声。

  见红衣男子一直不管不顾的往森林深处跑去,逐渐要脱离自己的视线,紫衣男子也不再追了。停下追逐的脚步,将手中的折扇对准红衣男子后脑勺一扔,终于止住了红衣男子的脚步。

  趁机跑到红衣男子身边,紫衣人也就是夜凌潇伸手就拉住了夜承郇的衣衫前襟,在他的脸上揍了一拳。大吼道,“夜承郇,你冷静点!馨挽这么说的确不对,可是你所做的就全都是正确的吗!”

  “我做的?我做的不对吗?”似是自言自语般,夜承郇从口中这么吐出了一句话。

  见夜承郇总算是知道回话了,夜凌潇也松了一口气,把自己的宝贝扇子捡起来放回腰间,打算和夜承郇好好说话。可没想到,夜承郇虽然开口了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的意思。心中积火的夜凌潇干脆的将夜承郇拖走,没错,是拖走!

  被草叶覆盖住的地上被拖出一条小道,顺着小路,很快便来到了一处湖边。抵达目的地的夜凌潇再次加大手上的力道,想把手上那不争气的人丢到湖中,可力道却在中途收了回来。

  察觉到他意图的夜承郇却没有关注他接下来的动作,只以为夜凌潇中途收力是因为之前的举动只是为了吓他一下而已。可下一刻,他就不能这么想了。因为,他被踢到了湖里!

  就在夜承郇从湖里站起来的同时,岸上响起了夜凌潇的声音,“本来还想把你扔下去的,可后来一想,我这么费力的把你拖到这儿,就这样解决恐怕有点吃亏,所以,在中途改变了主意。怎么样,这一脚力道够足吧?清醒些没?要还没清醒,别客气,尽管说,兄弟我现在憋了一肚子火,踢你的力气那是管够的。”

  明明是不太正经的语气,可夜承郇知道,现在的他不好惹,也不能惹。安静的走上湖岸,夜承郇走到一旁,打算先用内力将衣衫烘干,可没想到,就在衣服要干时夜凌潇却又踢了他一脚,地点仍然是湖里。

  狼狈的站起来,夜承郇怒吼道,“夜凌潇你干什么!”

  “干什么?呵,怎么,你不会以为这种情况下只踢你一回我就消气了吧?先不说踢一回我会不会消气,你连我的话都还没回就想安全上岸,太天真了吧,我夜凌潇是那么好打发的人吗,啊?”

  “你!”

  “我什么?”

  “那你倒是告诉我,难道我做错了吗?为什么承亓会这么说?”

  “……”

  咔、咔、咔……

  夜凌潇只是转身离开,并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地面的落叶随着夜凌潇的转身的脚步发出了声声脆响。就在夜承郇重新发愣时,传来了夜凌潇的声音,“怎么,还不打算从湖里出来?要在里面过夜?一直呆在那儿可是想不通问题的,想从我这儿得到答案就先出来吧。”

  湖中的夜承郇抬眼看着夜凌潇,突然不明白他想干什么。对于他的迟疑,夜凌潇并没有立即解答,却‘大发慈悲’的停住了走动着的脚步,说了这么一句话,“愣在那儿干嘛?还不跟上。”语罢,继续向前。

  哗啦……

  夜承郇从湖中起身,跟上了夜凌潇的脚步,这次却来不及烘干衣衫。从湖底带出的水渍在地上留下一道水纹。

  “你要去哪儿?”

  “去哪儿?老地方。”

  “老地方?那片花田?”

  “嗯,不过现在,你还是先把衣服烘干再说吧。”说完,就倚着附近的一棵树坐了下来,悠闲地摇着扇子。

  片刻,响起了夜承郇的声音,“好了,我们出发吧。”

  “嗯。”

  顺着湖边一条略微明显的小路,刚来不久的一红一紫两人离开了这片枫树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