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承郇这一声咆哮引来的效果不可谓不壮观,除了云轩和夜承亓转过头来以外,整个‘炙悠楼’的食客都在片刻之后对这个话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见到这样的情况,夜凌潇敲死他的想法都有了,没看见他们是面对面坐着的吗?相对你妹妹做什么也要看手够不够长才行,而且,平心而论,要是云轩真对这丫头怎么样了,大家惋惜的是谁还不好说呢。

  总之,叶凌霄是先把夜承郇给推进去了,留下小翠在后面关门。几步走到云轩身旁坐下,留给夜承郇的也只有夜承亓旁边的位置了。但这也是夜承郇还算希望看到的安排,最满意的当然是自己和云轩坐在一起,这样出手教训人才方便嘛。不过,有夜凌潇在场,他这个想法也只能是想法了。

  就在夜承郇要坐下时,夜承亓突然出脚把他的凳子给踢开,要不是反应快,出糗(qiǔ)是必然的。

  “夜承亓你干什么!”

  “哼!凌潇表哥,我和你换,我才不要坐在他的旁边呢。”对于哥哥的问题,夜承亓只是报以一“哼!”来回答,下一秒就站起来走到了夜凌潇身旁,请求换位。

  “什么?坚决不行,夜凌潇你别忘了还欠我一个条件呢!”

  “这……呐,馨挽你看到了,这可是你哥不让我换的。”话说,这样的条件换一个人情,自己也是不亏了。

  “哼!果然不该找你,你和我哥就是一丘之貉(hè)!”

  “呵呵。”夜凌潇也不恼,只是悠闲地摇着扇子,可夜承亓却是被他的样子再度惹怒。

  “哼!”踢了夜凌潇的凳子一脚,夜承亓不甘心的回去了。

  “馨挽郡主为何不想与世子坐在一处?”

  “云公子没看到吗?他刚才的话可是……”

  “呵呵,郡主先冷静下来如何?”说话间,将茶杯放下,拎起桌上的茶壶重新倒了一杯茶,拿在手上递给对方。翠绿色的茶水衬着如玉般白皙修长的双手,让夜承亓的心情突然就好了起来。

  “谢过云公子。”从云轩手中接过茶水,偶然间的触碰让她心跳加速的同时,忽略了云轩那低于常人的体温。

  安抚好了这位,云轩把视线转移到了夜承郇的身上,用温柔的声线说道,“世子不妨先坐下如何?”

  手上却是没有了倒茶的动作,很明显,对于这个对自己不满的人,云轩并没有以礼相待的打算。

  对于云轩的决定,夜承亓没有反对,虽然用扭头的行动表达了不满,但踢凳子的行为却没有再发生,夜承郇也就顺势坐了下来。

  “现在,说说吧。”

  “说什么?”

  “说什么?当然是你方才在街上的无礼之话啊!怎么,想装傻?”若说刚见面时的夜承郇还是个温文尔雅的‘墨竹公子’,那么现在的他完全给人一种暴躁的感觉。

  “可是,等你了解了他之后便会觉得,再没有其它任何一种装扮会如此适合他。”云轩大概能理解夜凌潇的这句话了。

  “世子误会了,云轩并非是要装傻,而是实在不知话中无礼之处何在,还请世子明示。”

  给夜承亓递完茶后,云轩又继续端起了之前的那杯茶,在说完这话后,轻抿了一口,在夜承郇眼中,煞是嚣张。

  “哼!还以为那么年轻的天下第一首富会是个什么了不起的角色呢,现在看来,也就耍嘴皮子和装傻方面比较擅长罢了。别告诉我你不知道问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年龄多少是失礼的事!”

  嗯,‘他’大概知道夜承亓一生气就喜欢‘哼’的原因了。

  “世子明鉴,云轩的确不知此事有失礼数,否则,也不会如此直接便问郡主这样的问题。”

  “不会如此直接?那意思是说你还是会继续问了?果然没安什么好心,看我不……”

  嗯?说到一半,夜承郇突然感觉衣摆被拉了一下,低头一看,夜承亓一直在那儿摇头示意,让他不要再说了。

  “承亓,你放开,今天我一定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登徒子!”

  “哥,别闹了,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我相信云公子他不是你说的那种人啊。”

  “你相信有什么用,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放开!”

  “哥~”

  “放开!”

  “哥!”

  “……”

  2酷%!匠l网6唯EU一9正(、版*`,Hy其y;他都是QL盗%版d

  这回夜承郇直接没理夜承亓,只是加大了身子往前倾的力度,打算凭蛮力摆脱夜承亓的“魔爪”。

  “夜承郇!叫你一声哥是因为从小你就照顾我和我一起长大,但你不要忘了,说到底我才是爹爹的亲生女儿!你不要什么事都要插手行不行?这样的你真的很讨厌啊!”

  说这话时夜承亓已经放开了拉住夜承郇衣摆的手,夜承郇也理所当然的倒在了桌上,可他却觉得,这样的痛,比从小带到大的妹妹所说的这番话带来的痛苦轻太多了。

  木然的起身,夜承郇不再理会在场的任何一个人,平静的打开门出去,又平静的关上了门。看到这样的好友,夜凌潇知道出大问题了。

  起身用深邃的眼神看了一眼夜承亓,叹了口气,出门寻夜承郇去了。在门再次碰上的那一瞬间,几人仿佛听到了夜凌潇的声音,“承亓,这次,你过了。”

  过了?是过了,身体摇晃了一下,夜承亓无力的靠在可以看到街景的那面墙上,缓缓下滑。最终以双腿蜷(quán)起,双手环抱的姿势把头埋在双臂之间,如同回到母亲的怀抱中的姿势安静下来,却告诉了在场的人她内心的不安和痛苦。

  见到这样的夜承亓,云轩第一反应是让小翠退下,可对方那敌视的眼神却让将要开口的话就这么吞了回来。

  “小翠,你先下去吧,我想和云公子单独待会儿。”

  “可是,郡主,他才是让您和世子变成现在这样的罪魁祸首啊!”

  “我让你下去!”

  无论是前面那句话还是现在这句话,夜承亓的语气都无比平静,可就是这样的语气反而更让小翠觉得,郡主,很脆弱。

  不再管云轩,小翠顺从的退了出去,关上门后站在了门边,如侍卫一般保护着房内的那个人。

  ‘炙’号房内,一片寂静,隐约中却仿佛能听到有女子的抽泣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