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突?比如……什么地方?”

  “是啊,哥,云公子只是问一下我的年龄而已,哪里唐突了?”

  这是什么情况?本来以为是正人君子的云轩突然问起自家小妹的名字,而自己即便觉得他失礼了,也只不过说他一句唐突而已,可小妹居然还站在云轩那边!

  “呵呵,云弟,承郇承亓,不是还要去‘炙悠’楼吗?先到‘炙悠楼’坐下再谈吧。”

  去那里坐着谈话的事已经不知道提过多少遍了,而且每一次都是气氛紧张的时候提的,可每一次要出发都会被意外所拦截,这次,不先到那儿,谁也别想先说话!

  所以,夜承郇那欲言又止的表情就这么被夜凌潇逼了回去,一行五人顺利的‘移师’‘炙悠楼’。

  不同于‘斗阁’的位置,‘炙悠楼’所在的是京城街道上最为繁华的一条街道,虽少了郊外的自然风光,可领略一下人文风情也是不错的选择。

  不过,对于云轩来说,这里的人文风情到和以前没什么不同,都是古装剧里展现过多次的场景。

  不同的是,在‘亦汐’的‘绮(qǐ)袂(mèi)阁’的影响下,这里身穿各朝服饰的人皆有,除了对这些人来说较为大胆的现代装束没人穿以外,这里也是集齐了“那里”古代各朝的服饰了。

  进入‘炙悠楼’,迎接几人的事各式各样的眼神,但最多的,是客人们赞叹的目光。至于楼里的伙计,在惊艳完之后又继续跑堂了,另外可以和客人一样能继续坐着惊艳的掌柜则在看到‘粉绿红紫蓝’几人的最后一人时,立刻站了起来,快步走到几人身边。

  对着云轩,弯腰行了一礼,“属下见过公子。”

  “嗯,起来吧。”

  “公子这次来是……”

  “放心吧,不是检查,只是和几个……嗯……刚认识的人过来坐坐而已。”

  “什么叫刚认识的人啊,云弟这话可是有些见外了。”这次,夜凌潇的扇子可是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云轩的头上,可究竟是用了多大的力度,也只有他和云轩知道。

  “是啊,云公子,我们和你……就算我和哥哥还有小翠认识你的时间不长,可凌潇表哥和你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吧,你刚才的话也太……”

  “郡主误会了,云轩和太子殿下今天才认识的而已。”

  “真……真的?”

  “呵呵,承郇啊,你看我们都到这儿了,先到雅间再聊如何?”言外之意是还不管好你妹妹的嘴,等上去了再说?当然,不是说上去就保密就没人了,可毕竟都不是‘外人’不是?至于云轩,他可不是那种喜欢生事的人。

  ‘凌潇,这回可欠我一个人情喽。’‘知道了知道了,真不该让你跟林月那丫头待在一起,说是讨论什么‘御下之道’,可现在看来,‘御下之道’有没有还难说,这小气劲你倒是学得透透的!’‘呵呵,凌潇这话可就不对了……’‘行了行了,你再不出声承亓那丫头该忍不住了。’‘知道了——’传音中唯留夜承郇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余声,眼前的事,却让他懒散不得。

  “承亓,别闹了,我们先上去再说。”

  “哼!哥,你就和表哥同流合污吧!”丢下这话,也不看在场的任何人,负气的双手环胸朝楼上走去。

  “这……让云公子见笑了。”原本还因为云轩之前的唐突而不想理他的夜承郇现在也不得不为了面子客套的说了一句。

  “不会,令妹很直率呢。”语毕,也不管留在原地的三人,直追夜承亓而去,但速度就比生气的郡主殿下慢多了,看上去到是闲庭散信步,一派悠然。

  “哼!给他点面子,他还真当自己是什么了,居然敢评论承亓,这个登徒子也配?”

  W更新FY最快C上?/酷$匠网

  “承郇啊,看他之前的表现估计也和承亓一样不知道贸然问一个姑娘的年龄有多冒失,你现在就给他下‘登徒子’这样的‘罪名’恐怕不妥吧?具体的还是到了雅间再说吧,你啊,一遇到和这妮子有关的事就不经思考的妄下定论,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自从云轩问完夜承亓的年龄后就一直充当和事佬的夜凌潇再一次出声,听了老友的分析后,夜承郇总算是冷静了下来,同意接受云轩待会儿的解释。

  眼力劲极强的掌柜早在云轩跟着夜承亓上楼时便已上前引路,此时的二楼,两人已在掌柜的带领下来到了‘炙悠楼’最好的雅间——‘炙’号房门前。

  就在三人站定不久,同行而来的一紫、一红、一绿三人也到了‘炙’号房之下的二楼走廊前。

  走在前面的掌柜在让夜承亓知道云轩在她后面时,她便特意放慢了脚步,保持与云轩同样的步调,现在看到把自己气走的两个‘罪魁祸首’又追了上来,立刻催促起前面的掌柜,“掌柜的快开门呀,等在这儿干吗?”

  “是是是,郡主别急,让在下先缓缓,毕竟这人哪年纪大了可不像你们这些年轻人腿脚利索,现在可是远不如前了。”说话的同时‘炙悠楼’掌柜赵洪在夜承亓看不到的视角与云轩对视了一下,得到云轩不用等人的信息后立刻打开了门,这一切落在夜承亓眼中则是他已经休息够,便顺手开门了。

  推门而入,即便是已经来过‘炙悠楼’多次,但夜承亓还是忍不住赞叹楼里的环境。在房里四处看了会儿,夜承亓将视线转移到了云轩的身上。却看到他正在和赵洪谈话,便找个位置先坐下来,利用桌上的茶具和茶叶给自己和云轩泡了一壶茶。倒出两杯摆在桌上,就是不知道这位‘豪爽’的姑娘将另一杯茶放在自己旁边,是偶然还是特意了。

  交代完事,云轩看向房中现有的唯一一人,再看到桌上已倒好的茶,也不客气,走到夜承亓身旁拿起茶杯道了声谢后就坐在了夜承亓对面靠窗的一处,轻抿了一口,也不嫌麻烦,就这么一直捧着。

  赞叹了一句,“郡主茶艺不错。”

  “是……是吗?云……云公子,你这么捧着杯子,不烫吗?”

  “呵,多谢郡主关心,云轩自幼体凉,这点温度还受得住。”

  “是……是吗。”

  接下来,这位‘名震南夜’的‘馨挽’郡主也首次无话可说,只能任房中的安静气氛持续下去。下一秒,有人打破了这样的尴尬,可方法却不是她所期待的。

  “云轩你个登徒子,对我妹妹做了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