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算你们走得快!”即便两个女子已走,可这男子周身依然有一股低气压围绕,即便是之前那倚老卖老的白发老者,也不敢再说什么会惹怒他的话,随着其余的人自动离开了现场。

  这边是因为男子的怒气霎时安静了下来,可另一边,却仍然上演着激烈的奔跑游戏——“凌潇表哥,你等等我啊!”

  有了郡主殿下那一声嘹亮的呼喊,几人这下是真的成为整条大街的焦点了,不过,‘罪魁祸首’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感到沾沾自喜。

  “小翠,再快点,表哥他们终于停下来了,趁现在赶过去。”

  “郡……郡主……您慢点,奴……奴婢……跑不动……了”

  “怎么能慢点呢?你又不是不知道凌潇表哥速度多快,不趁他们停下来的时候追上去,待会儿只会被甩下啊。小翠你再加把劲,等回家我让爹爹放你天假,和你的席哥哥好好培养培养感情。”

  “真的?那郡主您再加把劲,一定要追上去才行。”

  “哼!回去再说你!拉紧啦,加速!”

  %酷/2匠m☆网正7B版首发

  精力充沛的郡主殿下和她‘见色忘义’的丫鬟小翠现在都有了追上云轩和夜凌潇的动力,而被追的两人却从刚才停下伊始就停在原地不曾前进——“夜凌潇,怎么不继续走了?”在调整了一会儿后,云轩终于能不带停顿的问出这句话了。

  低头看着面色疲倦的云轩,夜凌潇感到的不协调感又出来了,取下腰间的玉扇,夜凌潇体贴地为云轩扇着风,见他好点了,才开口说道,“看你的样子,还走的动?而且,以我们这速度,说走也太温柔了吧?没看见她们在后面追的都已经累成什么样了吗?”

  “也是,不过,累的只有那丫鬟,你的表妹仍然很精神,她的武功不错啊。”

  “嗯,好歹也是我表妹嘛。”

  “我也正想问,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为什么还一看见她就跑?而现在,为什么又突然停下来了?”真要继续跑的话,他完全可以先之前那样抱着自己跑啊。

  “反正也不用继续跑了,那就现在告诉你原因吧。我这个表妹在南夜的名声可不得了。”

  “就因为这个?”

  “就因为这个我哪用得着躲她啊,这么跟你说吧,她呢,是南夜的‘馨挽’郡主,爱好之一是练武。”

  “这很好啊,为什么要躲?难道是他经常缠着你陪她练武?”

  “别急啊,有爱好之一就有爱好之二嘛,这爱好之二才是为兄我躲他的原因。”

  “……”

  “这么看着为兄干嘛?好吧,本来还等着你问的,可你这小子,在该问的时候不开口,不该问的时候又乱插话。”

  “她的爱好之二就是‘美男’。”

  “美男——也可以当爱好?”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丫头啊平时还好,可只要一看到美男准犯糊涂,原本还被他老爹‘咏襄’王带着居住在东边的‘襄州’地界,即便有这这么个爱好,知道的人也不算多,而且,这丫头脾性也不错,挺招人喜欢,倒也没多少人说她坏话。”

  “那‘馨挽’郡主又怎么会出现在京城呢?按照你之前的陈述,她的性格既然招人喜欢,又为何会让你看到就跑?”

  “唉!你以为为兄想啊?一提到这个就是一把辛酸泪啊。”

  “嗯?”

  面对着云轩那清澈的双眼,夜凌潇却突然不想给‘他’扇风了,别以为你这样为兄就感受不到你的幸灾乐祸了!

  “算了,为兄还是给你讲讲停下来的原因吧。”敢幸灾乐祸,就要有接受为兄反击的能力!

  “嗯……什么?”等着听趣事的云轩乍一听到这突如其来的转折,有些慢半拍的吐出两个字。

  “有什么问题吗?”果断收了玉扇,夜凌潇以极快的速度将左手搭在了云轩的腰上,另一只手抬起了他的下颔,突然变身为邪魅公子哥儿,调戏起了身前的‘可人儿’。

  “没,没有。”

  “是吗?”

  ——可上述仅仅是夜凌轩根据云轩展现出来的单纯而想象出来的对话,事实上——“夜凌潇,你离我太近了。”

  “嗯,耶?不对啊。”

  “不对?的确不对,你还不打算先放开吗?”

  “是这样的,在之前为兄不就已经抱过你了吗?既然如此,又何来的离得太近一说呢?”

  “那是因为你说赶时间,可现在没有,而且,你的手放在我脸上很奇怪,也很难受。”

  “……为兄只是突然想起还没对云弟表达过热烈的欢迎之情,就这么表达一下而已,云弟不会怪罪为兄吧?”话里虽然在逞着强,但夜凌潇的手已经如云轩所希望的那样放开了。

  “南夜……还有这样的礼节?”难道是自己了解的还不够到位吗?可下一秒,另一个人的出声证实了南夜的确没有这样的礼节。

  “是啊,凌潇,我怎么也不知道咱南夜还有这样的礼节,难道是我有一段时间没回来了吗?”

  嗯?这人是谁?

  循声望去,来人一袭衣衫如火张扬,长发却以一墨竹发簪束起,这是一个极其不协调的装扮。

  “看着很别扭是不是?为兄我第一次看到他也是这种感觉。一般喜欢红衣的人不是热情就是张狂,而喜欢墨竹的人,一般都是文人之类,可他却两者皆具,乍一看的确很奇怪。”

  来人听着这番评论只是挑了挑眉没说什么,因为熟悉他的人在向别人介绍时都会这么说上一段,然后才来一个转折,更何况是他的这位老友呢?果不出他所料,夜凌潇的话下一秒便出现了转折——“可是,等你了解了他之后便会觉得,再没有其它任何一种装扮会如此适合他。”

  点了点头,云轩向夜凌潇示意了解了,可是,他的名字和身份呢?这不才是介绍一个人最重要的吗?

  不得不说,夜凌潇是真的很会揣测人心,仿佛是从云轩的回应中看出了他的疑惑,接着就说道,“至于身份,为兄只能先告诉你他就是我们停下来的原因,具体的答案,还是让我们身后的人来揭晓吧。诺,来了。”

  “终于追上了,我说,凌潇表哥你也太……太……”

  “太什么,嗯?”

  ‘馨挽’郡主说话的对象是夜凌潇,然而接话的确是那奇怪的男子,如果之前的老者或那两个女子在这儿,定能认出他就是被那姐妹二人‘调戏’的‘少将军’。

  但从‘馨挽’郡主的反应看来,他好像有着不得了的身份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