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之前那人来人往的街道,只不过,现在的云轩不急着赶路,‘他’现在要做的,只是悠闲地逛街而已。

  “怎么样?”

  “……”

  “云弟,你觉得怎么样?”

  “凌潇兄方才是在和云轩说话?”

  “嗯。”

  “什么怎么样?”

  “你不觉得很繁荣吗?我南夜在四国中也许兵力不是最强的,但若说治理得最好的国家,非我南夜莫属。”

  看着身旁拿着扇子一派悠闲的夜凌潇,云轩缓缓出声,“还以为凌潇兄的扇子不过是个摆设呢,一直挂在腰间,也没见你用过。”

  “不是在说南夜吗,怎么扯到为兄的扇子了?”

  “只是感叹一下而已。至于南夜,再繁华的景象之后也隐藏着破落的一面,只不过展现在凌潇兄眼前的是好的一面,另一面,刚好看不见而已。”

  “这个道理为兄又怎会不懂呢?为兄的意思是,在这方面,比起其他三国来,南夜也是当仁不让的。”

  “我没有看过其他三国的景象如何,不能比较南夜是否比它们繁华,但从进城为止看到的东西,足以说明南夜的君王的确将南夜治理的很不错。”

  如果只是百姓的生活,那么不论是以前的云家还是现在的溪音谷都可以说比这里好了不少,然而,南夜国主的心思,的确是很多人都比不上的。

  夜辰和夜凌潇的性格就是一般的皇室成员难以比拟的,不仅关系和睦,就连王爷太子的架子也没有摆过,能将皇室的后代教成这样,在自己看来,已经很不错了。

  再说那一排官邸的设计,打破了原来各家分居的布局,安排在一起的话,不仅朝后讨论政事方便,就连每一辈人的关系都可以得到改善,这一点在林灏他们身上就体现的特别明显。

  看见云轩在思考刚才的问题,也没有了好好逛街的心思,夜凌潇觉得他这问题好想问的有点不是时候,至少应该逛完街再说嘛。于是,“呵,没见过就别对比了,反正有云弟你这不低的评价已经是很大的荣幸了啊,再想下去,小心少年白头,到时候娶不着媳妇,可别怪为兄现在没有提醒你。”

  斜眼看着搭在自己肩上的白玉折扇,云轩用一种极其无语的口气说到,“要真是怕我找不到媳妇,凌潇兄的扇子就应该离我远点,没记错也没看错的话,你的扇子是在中途改道才搭在我肩上的吧,而原定轨迹,就是凌潇兄所说的将来会成为云轩找不到媳妇的脑袋,可对?”

  u-酷匠.6网@唯3‘一v正}版%◇,B其他都D1是e盗版u

  摇着扇子的手在听完这话后貌似停顿了一下,夜凌潇表情略带尴尬,不过,很快便调整正常了——“那是意外,以前习惯这么对小五他们了,而且,为兄这不是及时改过来了吗?”一点不慌张的将宝贝从云轩肩上扇子收回,也不管现在是夏是秋,夜凌潇直接便扇起了风,这反常的举动,让路上的行人们侧目不已。

  “嗯,的确是及时改过来了,不然,云轩可能和师侄一样在这把扇子的摧残下变得脑子不太灵活啊。”

  “师侄,还和这把扇子有关,你说的是老五吧?开玩笑,他以前可时常说多亏了为兄这把扇子把它打开窍了,不然,他现在还指不定傻成什么样呢。”

  “可夜辰师侄和在下说的可是他现在会这么傻都是因为小的时候和现在‘回家’时被你这把扇子打多了的原因啊。”

  “好吧,反正小五那家伙也经常扮演的是墙头草的角色,风往哪吹他往哪倒,更何况他现在也不在,找他对质是不可能了,我们就先不说这件事了。现在,为兄要说两件事,云弟你要听好了。”

  “第一,为兄看你并不习惯与初次见面的人称兄道弟的,所以,从现在开始,云弟你直接唤为兄的名字就好,说话也不用‘云轩’、‘在下’地称呼了,直接说我就好,刚才你那声夜辰师侄和在下一出来差点没吓着为兄,要让他知道你和他的关系就因为和我说话儿疏远了这么多,即便只是口头上他也会来找我拼命的。”

  “是吗?”

  “我骗你这个干嘛?”

  “好吧,那么第二呢?”

  “第二,根据刚在的相处,为兄觉得你身上有点端倪。”

  “哦?那端倪何在啊?”

  “为兄之前有说过你笑起来有些怪吧?”

  “说过。”

  “端倪就在这儿!按理说,你之前的笑也绝不是硬挤出来的,可是,为什么看起来那么不自然呢?这可不正常。再联系一下关于你的传闻,为兄想到了不少和你这笑容有关的一些原因。”

  本着一个好听众要好好听倾诉者说话的原则,在接下来的时间中云轩都没有插话,只是边听着夜凌潇的推理边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

  放眼望去,街道上人来人往,有的悠闲,有的匆忙,但都无一例外注意到了这两位气质不凡的‘翩翩公子’。

  “小翠你快看,那位穿蓝衣服的人长得怎么样,很美对不对?”

  “郡主哪的话?在云隐大陆不知道,可在南夜,谁不知道您才是最美的哪位啊,别说您说的是一位公子,就算是姑娘,又有谁敢和您比呢?那不是自取其辱吗。”

  “少在那阿谀奉承,本郡主这次可是说认真的。放眼天下,能配得上本郡主的美貌的,也只有这位公子了。”

  “郡主,要配得上您的话,只有容貌可是不够的。以您的身份,王爷又怎么可能将您许配给一个空有容貌却没有半分背景的无名小卒呢?”

  “你怎么就知道他是个毫无身份背景的无名小卒啊?说不定他还大有来头呢。不信,你看看,这样的容貌和气质会是无名小卒有的起的吗?”

  被两人关注的云轩和夜凌潇此时却都没有注意到两人的视线。顺着这位郡主的视线望去,那一紫一蓝皆是长袍加身的两位公子,此时正相互交谈着,只不过那位蓝衣公子说话较少,好像更加安静些,是她喜欢的类型!最重要的是,长相也很合她的意呢。今天出门真是来对了!

  可是,一个人心情好的时候总得有打岔的事让她(他)分心,这不,小丫鬟翠儿说话了,“郡主,您又不是不知道奴婢的眼睛看不清远处的东西,现在要我观察那位公子,怎么可能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