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师娘,菜已经洗好了,接下来就等师娘下厨了,师娘先去吧,接下来换我来等他就好,诶,云弟已经到了啊。”

  这声音,是那个混蛋!循声望去,果不出云轩所料,出声的正是那个之前说为了省时间用轻功带自己找丞相府却又在途中将自己甩掉的人——夜凌潇!

  被从丞相府中出来的叶凌潇打断了打量过程的三人立刻回神,若无其事地交谈着。

  “云弟?我说凌潇怎么会突然到这儿来帮老婆子我洗菜,原来是为了你这个云弟啊。看样子,你们交情不错嘛,之前怎么没听你提起过呢?”

  “是啊,你师娘就算了,为什么连师父我也不知道此事呢?早知道就找你去接小云了,还是说,凌潇你是嫌弃师父不愿意与师父谈心了吗?”

  “师傅师娘误会了,我与云弟也是才见面而已。不信,你们可以问云弟啊。”有些招架不住两个‘顽童’的夜凌潇把云轩搬了出来,灵机一转地把手一指,两人的目光便转向了云轩。

  面对着原本一丝不苟的林丞相夫妇转变为一对顽童夫妇的场景,云轩有些惊讶,但更令他惊讶的是,那混蛋居然是林丞相的学生!

  现在见两人带着‘诡异’的眼神往自己这边看,却又不好意思出口的样子,不免好笑,“丞相和丞相夫人是想问云轩和太子殿下的关系吗?”

  太子殿下?称呼都这么生疏,看来真是才认识,不过才认识人家凌潇叫那么亲密做什么?还云弟呢,对方可不理你哦。

  太子殿下?看来他又生气了啊。

  “没有没有,对了,相公,我也该去做菜了,你先带着小云和凌潇进去里面说吧,让客人站在外面不好。”

  “是啊是啊,多谢夫人提醒,来来来,都先进去吧,让你们站在外面那么久也是老夫的疏忽。”

  从称呼中确定了两人关系的夫妇俩,迅速转移了话题,凭借着多年的默契,话题也算转移的自然,不过,两个小辈都有察觉到他们的目的就是了。

  “丞相多虑了,不过,丞相夫人要亲自下厨吗?”

  “是啊,师娘的厨艺可是很好的,为兄每次来丞相府都要先蹭了饭再走呢,只是有个林灏经常和为兄抢菜吃,不然的话,应该会很愉快。”

  “哈哈,难得凌潇也会抢着解答啊,不错,不错。不过,小云呐,你和凌潇真的才认识吗?虽然之前你叫他太子殿下,听起来是比较生疏,可刚才凌潇自称为兄也没见你反驳啊。”

  “云轩和太子殿下的却才认识不久,没有反驳太子殿下的称呼只是不想辜负太子殿下好客的一番美意而已。是吧,太子殿下。”

  “云弟又调皮,不是都说了以兄弟相称吗?之前还叫‘凌潇兄’呢,现在又改成太子殿下了。”

  “不过呢,的确如云弟所说,我和他刚认识不久而已,我和云弟都已经这么说了,师父你要是再不信,也只能等林灏和林悦回来问他们了。”

  “也好,那就当老夫多想了吧。既然凌潇你来了,那就先带小云到处转转,我一个老头子跟你们两个年轻人说话也没意思,还不如去帮帮你师娘。”

  “小云呢也不要太拘束,就当这儿是你自己家就好,凌潇这孩子带着你我也放心,那你们就好好玩,老头子我找夫人去了,哈哈哈……”

  “师父精神很足是不是?”

  “……”

  边走边聊的几人终是在岔路分开,留下来的云轩和夜凌潇目送着林丞相离开,见云轩看着林丞相的背影半天没有反应,夜凌潇率先开口了,“不说话就是还在生气喽,其实我可以解释的。”

  “太子殿下想多了,云轩怎么敢生您的气?”说完,也不看夜凌潇,凭着感觉在这里绕了起来。

  “还说没生气,方才师父都说了让我带你到处转转,可你现在连等都不等我,还有,称呼都变回太子殿下了,怎么可能没生气?”

  M看正8p版章FQ节上。酷P匠34网

  “……”依然没理他。

  “诶诶诶诶诶,你不说话也不能往那边走了,那边是厨房,现在打扰他们不好。”此话说完,终于见云轩把头转了回来,虽然不是很友好,但总算是说话了。

  “你带路。”

  “没问题,那你跟着我吧。”啧啧,好像一不小心过火了,这效果也太‘显著’了吧。不过,按理说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生气的人啊,按小辰给的资料来看,目前为止好像还没有让他如此生气的事吧?

  “呐,为兄有一个问题,可以先问云弟你一下吗?”

  “……”

  “啧,又不说话了,算了,你不说话为兄就当你答应了,你是在为什么生气呢?按理说,之前的事还不足以激怒你才对吧。”

  听到这话,云轩把眼神移到了叶凌潇身上,却只吐出了四个字,“与你无关。”

  “无关就好,无关就好。”不然小辰知道这样的‘效果’,还不知道要怎么阴自己呢,他对这个‘小’师叔可是很维护呐。

  可是,“既然不是因为刚才的事生气,又是因为什么呢?”

  “……”

  “又不说话了,算了,就先……”这样吧,我带你好好走走,这丞相府的风景可是很不错的。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武的?”

  “你就为这个在郁闷?”

  “……”

  “好吧,看来又只有我自己说了。为兄我呢是从三岁开始习武的,而且天资聪颖,以你的年纪,跟不上也是正常的。而且,以你的身份,自然会有一堆人保护你,你的武功足以自保就好了,何必为这种事而郁闷呢?”

  “足以自保?就是以我们这样的身份武功才不能低吧,你说呢,凌潇兄?”

  “呵,我算是发现了,云弟你还真是按脾气办事啊,心情好的时候叫我一声凌潇兄,不好的时候叫我太子殿下,也不知道你这样的性格是怎么当上天下第一首富的。”

  “那就当是运气吧,现在,走吧,不是要带我看看丞相府么?以前总是待在谷里,难得出来一次,我对这里的景色还是很期待的。”

  “那走吧。”待在谷里?嗯,小五以前也说过,拜在溪音谷主云鹄门下的人中,除了一些无家可归的孤儿外,每次逢年过节不回家的也只有他了,相比之下,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太欺负‘小孩子’了。不对,我这可是在为了帮忙才这么做的,不过,以后也用不着了,既然他现在已经生足气了,以后就是交心阶段了,到时候在好好弥补他就是了。

  除了夜凌潇心里想着事以外,云轩的心里也不平静。

  看着身旁带路的紫色身影,云轩不知该如何对待见面以来他的一系列行为,他对自己的一番评价和刻意要激怒自己的行为,让自己在语塞的同时又多了些茫然无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