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的,虽然标记是凤纹,但并不用像公子的发冠一样精致,所以数量虽多,却也难不倒‘斗阁’的雕刻师傅。最为难的还是……凤纹,皇室是不会允许我们在饰品上刻上凤纹的,如果真把这个刻在上面的话,恐怕饰品还未卖出去,就已经被封店了。”

  钱掌柜的话只字不漏的回响在耳边,也就是说,和皇室打交道是必须的。当然,如果不想以凤纹为标志的话就例外了,不过,他可没有改主意的心思。

  既然如此,第一步就先去拜访一下林丞相也好。

  “那么,林丞相是打算在何处为在下接风呢?”按理说,在为贵客接风洗尘都是在规格不小的酒楼举办的,特别是像云轩这样级别的人,如果必要的话,使用公款也不是不可。毕竟一个国家的经济可是万事发展的基础啊。花这些钱,可说不好是赚了还是亏了。只是,凡事都有例外。

  “云公子好像误会了。”

  “?”会吗?难道不是在酒楼是在茶楼?

  “是这样的。家父说了,‘亦汐’商行所涉及的行业甚广,如果现在酒楼为您接风的话,恐怕在‘亦汐’名下的‘轸’阁更合适,但这样也就算不上为您接风了。因此,家母特意做了些家常小菜,只等云公子移步丞相府即可。”

  “那云轩就却之不恭了,林悦小姐在前带路可好?马车云轩自会叫下面的人去准备。”

  “那公子可要派点高手在暗处才行啊,毕竟,我们马车里的人可都是不能出意外的呢。”

  “林……”小姐说的是。话音未落,云轩的话就被林灏截断了。

  “还准备什么高手啊,有我这个天才将军在,就算是天下第一杀手也要退避三舍吧?你们太大惊小怪了。”

  “既然如此,有危险的时候就看林灏大哥的表现吧。”说完这话,也不管林家姐弟俩惊愣的表情,向林悦示意后,就下楼去安排马车了。

  书号房中,林灏最先反应过来,“姐,他,刚才喊了我林灏大哥是吧?”

  “……”听到林灏的话,林悦先是深深看了林灏一眼,然后——“嗷!姐你掐我干嘛啊?很痛的好嘛!”

  “会痛就说明是真的。小灏,如果有危险的话,你真的能解决吗?”

  r,更¤新最I快上0o酷E匠网(

  与此同时,楼下,‘斗’阁门前“公子,真的不需要派人在暗处保护吗?万一出现意外,可就……”

  “钱掌柜可以放心,这次出行是不会有问题的。”

  还想出声劝云轩多加考虑的钱掌柜看到他脸上的表情时,脱口的话变成了“那公子小心,安全回来,祝您玩的开心,在下就先去忙了。”

  “嗯。”玩的开心?我不是为了标记的事才去的吗?为什么他会认为我是去玩呢?不过,就算是去放松一下,他们两个不来也没办法出发啊。

  楼上,意识到已经纠结了很久的林悦带着林灏赶了下来。不同于来时的惬意悠闲,忙着去见云轩,出发去丞相府的两人压根就没有闲心去欣赏阁里的景象。

  “抱歉抱歉,让云公子久等了。”林悦虽然表情诚恳的道了歉,但经身后林灏那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好的扭曲脸型一‘渲染’,味道就完全变得不一样了。

  不过,神经强大的云轩完全忽略了林灏的反应,只是向林悦说了些不在意之类的话后,就与两人上了马车,向丞相府出发。

  三刻钟后,一辆装饰低调而奢华的马车驶到了闹市旁的几排官邸附近。这排官邸是南夜国主特地为在朝为官的大臣们所建的。虽然在闹市旁,却出奇的安静。

  不是说这里的选址有多么神奇,可以把闹市的声音完全隔绝。而是人们都知道,这里居住的是他们南夜的官员,只有他们休息好了,才能更好地处理政事,自己和家人们的生活也才会越来越好。

  几排官邸,从外往里,府邸的占地面积越来越大,主人的身份也越来越高贵。而云轩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正是这几排官邸的最里边。

  因为在最里边,所以修建府邸时,面积可以扩大到外排府邸的两到三倍,而且也不用担心会不方便出行的问题。

  几排官邸之间的道路,被阵阵花香包围,偶尔还可以听见鸟儿的叫声和孩子们玩闹的声音。

  马车里的云轩在初到这里时便闻到了四季桂的香气。闭上眼睛享受之余还听到了那些胆大的鸟儿们无忧无虑的鸣叫声。比鸟儿们的鸣叫声更大的,是孩子们的打闹声。此时的云轩仿佛在这样的环境之下进入了时空的缝隙,回到了记忆中小时的‘家’——“妈妈妈妈,为什么萱儿要穿着男孩子的衣服啊?为什么妹妹是妹妹而我是哥哥呢?我和妹妹不是一样的吗?为什么我是哥哥而不是姐姐呢?”

  面对小云萱的一堆问题,她并没有表现得不耐烦,而是心平气和的道“小轩,你只需要记住你是小槿的哥哥便好。其他的事,你以后会明白的,也许现在你会有疑问,可你记住,这些都是为了保护妹妹和云家的诸位而必须做的。所以,答应妈妈,在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不受伤害之前,即使再苦再累,也不能让人知道萱儿的真实身份,好吗?”

  最后的记忆定格在妈妈那温柔的声音和怜爱着注视自己的眼神中,也就是从那时起,原来的云家少了一个云萱,多了一个云轩。而‘他’也不再询问自己穿着男装的原因,因为,妈妈说过,自己以后会明白的。可是,这里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世界了啊,还找得到妈妈所说的答案吗?

  拿着本医书陷入回忆的云轩没有看到林灏向林悦示意的眼神,‘看吧,就说他是个假正经!在马车上发呆都还拿着本书,我可比他好多了!要么直接承认自己没心思读书,要么直接不读。反正是不会像他那样装腔作势就对了。

  林悦还来不及回以一个无语的表情,便被突然停下的马车给惊了一下,先和林灏对视一眼后又急忙看向正在发呆的云轩。得到了同样被已经回神的云轩的回应。

  ‘难道是——有危险来了?’‘好像并没有感到杀气。而且,不是还有我这个天才将军在吗?不急不急。’‘还好意思说,只有你一个人,出了事谁负责?任何一个人你都付不起责好吗?’‘两位不必紧张,车外好像并没有杀气,不是刺杀才对。’‘那是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