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不是呢?拥有着常人努力一生也没有的财力智慧,可从某些方面来说居然还只是六岁左右的程度。这样的情况竟会出现在公子身上,说出去都不会有人信吧。”

  “你是信了?”

  “我……”

  “不信也没关系。我的话还没完,公子对人心方面的了解确实不如常人,但也不止是六岁而已,而是十岁左右,这可能和公子之前的经历有关。”

  “也许是公子自有一套判断人是好是坏的方法,也许是小孩子和人相处时辨别对方好坏的能力都很厉害,公子在这方面也并未吃过太多亏。加上公子对诗书礼仪的了解和他那非同一般的智慧,到目前为止他也确实是没有碰到过什么危险。就连他对人心的了解程度还停留在十岁左右的事,若是不明说的话,恐怕外人也都看不出来吧。”

  “可外人看不出来并不代表就不是这样。也许公子现在遇到的事仅仅靠公子目前的经历和所学便可以解决,但将来呢?将来的事没有人会知道,所以我们能做到的唯有提前做好该做的一切措施。”

  说到此处,钱掌柜抬头深深看了李氙一眼。李氙知道,这么多铺垫后,钱掌柜说这番话的目的终于要揭晓了。

  “之前说过,老夫找上你是因为你曾被你那小徒弟骗过,原因便是这说明你没有太多复杂的心思,所以,老夫敢对你说出今天这番话。接下来,既然公子已经答应了你茶楼的事,那么,该做到什么程度才能为公子挡去将来那些未知的麻烦,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李氙现在的心情很复杂,他没有想过钱掌柜会告诉他这些事,也没有想过自己竟也有成为大陆第一首富后台的机会,即使钱掌柜做了那么多铺垫,他也仍然感到很不可思议。

  “我先出去看看,你想好了来找我。”

  “钱掌柜,‘亦汐’的人也都是在以这个为目标在努力吗?”看着钱掌柜就要走出门外,李氙及时叫住了他问出了自己的问题。可是,对于这个问题,钱掌柜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转过头来看向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含着笑缓缓说了一句“你说呢?”

  “……”呵,自己好像问了一个蠢问题呢,毕竟答案在听完那番话后自己也有了不是吗?

  “算了,在下还是和您一起出去吧,这件事已经不用考虑了不是吗?接下来就请钱掌柜多多指点了。”

  似乎是没有想到李氙会那么快就做出了选择,钱掌柜难得呆了一下,可看到对方坚定的眼神,本来要脱口而出的话硬是收了回来,取而代之的是“那还愣在那干什么,还不快跟上,不知道让老人家等人很不老吗?”既然自己愣了一下,不让对方也愣一下怎么行呢?说什么也不能输给后代不是?当然,公子除外。

  而李氙也确实是没让钱掌柜失望地愣了一下,可下一秒却哭笑不得的笑了一下,这还是那个不苟言笑的钱掌柜吗?没被人掉包?

  心里虽是这么想,但脚步还是要跟上的。公子的事情才是首要的嘛。

  就在三楼,两人前一秒还在谈论的中心人物,此时却略带低落地看着眼前刚做好的画,不知在何处神游。

  似乎是沉默够了,云轩突然喃喃到“小槿,如果你在这儿的话,一定会很高兴吧。这里看起来真的很祥和呢,而且也没有人会说哥哥没用,欺负哥哥,让你生气了。”云轩说这话时的声音已经轻到即使是在如此安静的房间,如果不努力去听的话,也听不清的程度了。

  “呵,我在说什么啊!你怎么会想来这儿呢?这里的规矩那么多,生性活泼的你又怎么受得了。”

  “可是,如果你在的话,哥哥一定会给你一个不让你感到压抑的国度。你也相信,哥哥能做到,对吗?”在说完后,却是自己先笑了,只是,笑容中,有些苦涩,有些自嘲。

  “还真是,怎么又想到你了呢?这样都坚持不住的话,又怎么配当你心目中那无所不能的哥哥呢。看来,我还是不够坚强啊。那么,你呢,小槿,你会想念哥哥吗?”

  尽管思绪万千,却都在听到门外传来的脚步声,暂时收敛了流露太多的情感,再回头,已是那个世人眼中的传奇人物,那个神秘而淡然的第一首富云轩。

  “两位这边走,还请两位先在书号房等待,公子待会就来。”

  几乎就在李氙的声音从隔壁书号房传来的同时,钱掌柜的声音也在梅号房门外响起。“公子,您要等的人已经到了。”

  “辛苦钱掌柜了,我待会过去,你和李氙先去谈谈茶楼的事吧。”

  “是。”

  继钱掌柜离开的脚步声响起后,隔壁书号房的人貌似也忍不住了。

  “姐,你说云轩他是什么意思啊!让人带我们上来干坐着干嘛?”

  “小灏,我再说一遍,说话礼貌一点。至于上来干什么,我想只有让我们在这儿等的人才知道了。”

  “切!就知道搞神秘。”

  云轩表示很惊讶。虽然自己的本意是不想来人看到小槿的画像,可借机先观察一下让夜辰保持神秘感的所谓南夜年青一代也是不错的,可没想到,来者竟是今天在路上有过一面之缘的人。

  突然很想看看对方看到自己的反应怎么办?脑海中突然蹦出这个想法的云轩觉得自己黑化了。

  4+最,z新=章/)节Ao上◇酷vd匠@网

  不过,听男方的声音和语气,自己要是再不出去的话,他把书号房拆了怎么办?‘斗阁’的‘琴棋书画’这几间房还是挺和他心意的,拆了怪可惜的。所以,他只是为了这几间房才提前出去的哦,看那两人的反应只是顺便而已。

  带着这样的想法,云轩在林灏不满的抱怨声中出现了。“阁下的耐心仅仅如此而已吗?看来夜辰所说的南夜年青一代也不如何嘛。”

  这绝对是让人不爽的语气!而林灏,也的确是情理之中的怒了。“你说什么?有胆再说一遍,信不信爷……”

  “怎么是你!”刚转过头,林灏便因为眼前出现的人而懵了,这不是之前在街上遇到的娘娘腔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哦——我知道了,你是这里的伙计对不对?我说你们主子到底什么意思啊,我们可是特意来给他接风的,他现在把我们撂在这儿半天不出现是要干什么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