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师叔啊,这次你食言的事呢,我就先记下了,再见面的时候你要好好补偿我才行。另外,因为没有我在的原因,父皇给你安排了两个人为你接风。放心吧,不是那种啰嗦的老头子,他们也是南夜新一代的人物,不会太难相处的。至于是谁,就当做你不辞而别的惩罚,自己去看吧。——小师侄夜辰书。”

  想起夜辰的信,云轩也很无奈。真不是他故作神秘要为难李氙或者钱掌柜,而是他也不知道来的人是谁啊。不过,“南夜国主吗?看来是要找个时间去拜访一下才行呢。接风什么的,果然麻烦!”

  不过,有夜辰这样的孩子,南夜国主应该不难相处才是。

  另一边,‘斗阁’楼下,李氙找到了钱掌柜。“钱掌柜,这次多谢了您的建议。办茶馆的事公子那边已经同意了。还有,公子说他有客人会来,让在下和您一起去看看。”

  “公子的客人?有什么特征吗?”

  “没说,只是说问问对方是来找谁的就好,如果是找公子或辰王的话,应该就是了。”

  “是吗,那我们先去找找吧,茶馆的事边走边聊。”

  “钱掌柜说的是。”

  ‘斗阁’的装潢设计是云逸他们按照云轩给的一些图纸改动而成的。一楼有着‘斗阁’的总柜台,扇形的柜台既有创意又有使用价值,被“亦汐”的前辈们大大推崇。

  从进门到柜台之间是难得一见的室内山水,迎面而来的是水流所带来的清醒空气,即便在夏日,也仿佛能缓解人的燥热之感,使得心静如水。

  若说柜台成为了那正厅山水的背景,那么两侧柔软的座椅则是其精致的边框,就连上楼的阶梯也仿佛与这幅景象合为一体,俨然一副山水画的感觉让来者无不惊叹到一楼询问过一番的钱掌柜知道云轩要等的人还没到,交代了伙计一些相关事宜后便和李氙一起到了一楼没人打扰的‘议事’处,一个平时商讨‘斗阁’事宜的‘会议室’。

  两人寒暄一番后面对面坐下,作为前辈的钱掌柜率先开了口。

  “李氙啊,老实说,如果只是按能力来看,我当初不是非要找你不可。因为不论是泡茶的技艺还是经商的能力比你好的都大有人在,可我当初还是找上了你,并在今天给了你一个在公子面前尝试的机会,你知道为什么吗?”

  “对于这个问题,在下并不打算回答,因为钱掌柜现在说的,也正是李某当时所疑惑的。”

  “哈哈哈,不知道好呀,不知道好呀!越是不知道就说明老夫当时没看错人啊。”

  钱掌柜的这番反应轰炸效果不可谓不明显。在李氙看来,他那严肃的面庞也仿佛因这真诚和善的笑容而变得柔和。

  “李氙,我接下来的话可以说与‘斗阁’无关,也可以说与‘斗阁’息息相关。但无论如何,我都希望你能做到。”

  “钱掌柜您说就是,李某若做得到,定当全力以赴!”

  “好!好样的,老夫当时没看错人!那么你记住了,老夫当初找你是因为你曾经被你那小徒弟骗过。”

  “!”

  “很让人惊讶的理由?也许你现在会这么想,但听完后,就能明白了。”

  “老夫问你,外界对公子的评价如何?对‘亦汐’的评价又如何?按你知道的说就好,不必顾忌我。”

  “好的,那李某就说了。外界评价,云轩——公子轩,大陆第一首富。常年不出于人前,对于其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人们一无所知,甚至连性格也是温和有理与冰冷凌厉各有看法。唯一知道的便是其名下的‘亦汐’商行经营方式新颖,东月、南夜、西落、北华、凛城四国一城中各个‘亦汐’名下的产业皆由其手下的人才打理。”

  “相比之下,若不是身为大陆第一首富,公子轩的名声甚至不如其麾下人员响亮。可‘亦汐’不同。它的很多奇特想法令大陆其他商行的幕后之人赞叹不已,商行的伙计们也都是待客有礼之人,几乎让人抓不到痛脚。以霸主的姿态在商行中独占鳌头。”

  “在下说的可对?”

  “不错,外界对于公子的了解确实太少太少,甚至不如老夫。可事实上,正是公子一手建立了‘亦汐’,我们只不过是公子命令的执行者而已。”

  l酷匠网9首y?发v

  李氙知道,钱掌柜的话还没有说完,并没有插话,只是对于他的意思目前为止还不知道罢了。

  “可是,即便公子的才能如何出众,他也只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而已。”

  “?”

  “我知道你有疑惑,毕竟在大多数人看来,这个年龄大有成就的人也不是没有,更何况身为大陆首富的公子轩。没错,公子如今的成就已是常人穷极一生也难以达到的,可这不代表他对人心的了解程度。”

  “公子不常出现在人前的主要原因是他的身体不好。这是个‘亦汐’内部人员才知道的秘密——公子并不是云隐大陆的人!”

  “怎么可能!”

  “老夫知道你会是这样的反应,事实上,才知道这个秘密时,老夫也不愿相信。可这是事实。”

  “十年前,身受重伤的公子出现在了‘溪音’谷,没有人知道当时才六岁的他是怎样进入阵法密布的‘溪音’谷的,只知道‘溪音’谷谷主云鹄是最先发现公子的人。当云鹄谷主发现公子时,他已经异常虚弱了。也许是膝下无子的原因,云鹄谷主对公子异常的喜爱。可奇怪的是,谷主虽没有在他身上看到任何外伤,却从未让他人接近公子,除一些换洗贴身衣物、洗浴之类的事是让最信任的丫鬟做之外,其他事基本上都是谷主一人亲力亲为。”

  “为了让昏迷中的公子醒来,云鹄谷主调动了‘溪音’谷的势力,到大陆各地去寻找药材和对恢复公子病情有帮助的珍宝。凭借着谷主卓绝的医术,公子最终虽是醒了过来,但是身体也只能待在‘溪音’谷慢慢复原而已。然而,到目前为止,公子的病情并没有多大的变化。”

  “从公子的话中了解到他并非是云隐大陆人的云鹄谷主兴致勃勃地收了公子做徒儿,但在后来的相处中,又添了一个爷爷的身份在自己头上。因为这些原因,再加上公子很少出谷,所以公子被保护的很好。这才会有即便他再出众,也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孩子的说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