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八日,在这一天,是许多学生改变命运的一天。

  李婉瑶是临海市第一中学高三八班的学习委员,她的成绩可以说是整个临海市的状元,就算是在省里都是数一数二的,不过即便如此,在完成了最后一科的考试后,我们的这位大状元也长长叹了口气。

  刚出考场,只见一个青春活泼,穿着露脐装的青春少女在朝她挥手,而在女孩的旁边,一个少年拿着手机孤独的站在那里,仿佛整个世界都抛弃了他似得。

  少年很是英俊,但是却有些病态,眼眶乌黑,看来是很长时间都处于精神萎靡的状态,李婉瑶看着少年的样子,心中一阵失落,难道他就不能振作一点吗?

  “赵伊始,你能不能不玩了!”

  穿着露脐装的少女见李婉瑶一脸失落,有些恼火的一把抢走赵伊始的手机,脸上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韵味,而神情依旧恍惚的少年赵伊始,发现手机没有了,才反应过来,看了李婉瑶一眼,就直勾勾的盯着露脐装少女。

  赵伊怜看见赵伊始的表情,心中有些疼痛,都怪自己,要是那时候回来了,他也不会变成这样了。

  “好了好了,伊怜姐,你把手机给伊始吧。”李婉瑶开口道,她很不想看着赵伊始这个样子,尤其是赵伊始和赵伊怜的父母死了之后,他便越来越颓废,而那天正是高三开学第一天的时候,在接到父母出了车祸的消息后,赵伊始就像疯了一样跑出了教室,再也没有回来过。

  三天后,小时候就是青梅竹马加指腹为婚的未婚妻李婉瑶接到赵伊怜的电话,在得知赵伊始三天都没有接电话,便匆匆忙忙的跑到他的家里找到了他,他当时坐在电脑跟前,整个人都已经陷入了频死状态,李婉瑶看见赵伊始的样子,整个人就和树一样呆滞着站了半天,曾经那个他呢?说好要一起上学要娶自己的他呢?为了大学而努力拼搏的他呢?

  自此之后,李婉瑶的日子多了一件事情,就是照顾赵伊始,哪怕心里再怎么难过,李婉瑶也不愿意放弃。

  “可是婉瑶,你看他的样子,这是一个男朋友,一个未婚夫该有的表情吗?啊?我这个亲姐姐要是还放纵他,那就是真对不起爸妈了,当年……”

  赵伊怜越说越激动,那天在接到上百个未接电话,她回拨了一次又一次,赵伊始始终没有接听,而李婉瑶的手机卡还欠费了,所以到了第三天赵伊怜才打通了李婉瑶的电话,因为那时候李婉瑶并没有告诉赵伊怜她父母去世的消息,这件事就被一直耽搁了下来,当然,做为习惯,疼爱弟弟的赵伊怜一直都会给弟弟打一笔庞大的零用钱,这也是赵伊始一年的生活费来源。

  “你的废话怎么这么多。”

  赵依恋愣住了,在一年前自己这个弟弟可不会说这种话,这一年,究竟发生了什么?难道真是因为一年前父母的离世,给他造成了这种心理伤害?

  赵依恋不知道,李婉瑶则是想不明白,至于赵伊始,则是从心境上就已经堕落了,不只是父母的离世,还有一年前的另一件事。

  这件事,除了赵伊始自己知道,谁也不知道,当时在刚进入高三第一天,赵伊始接到父母出了车祸的消息,当他来到医院的时候,父母已经被送入了急救室,而医生告诉他要支付一笔昂贵的手术费的时候,赵伊始却愣住了,打姐姐的电话,也没人接,那会赵伊怜还在美国上大学,年仅十七岁的赵伊始有什么办法呢?他没有任何办法,他不知道钱放在哪里,也打不通赵伊怜的电话,而医生这个时候又火上浇油,交不出手术费就立刻停止手术。

  手术进行了一半就结束了,赵伊始的父母因为大出血而死。

  赵伊始在停尸间呆了整整一天,看着父母的尸体呆滞着,哪怕冰冷的气息弥漫着他的全身,也依旧浑然不知,只此一次,他便明白了世间的冷暖,这个世界,实在是悲哀。

  他很恨这个世界,也恨自己的姐姐,为什么非要上国外读书?如果在家的话,还能给自己承担一些,为什么?

  从那以后,赵伊始就一直呆在家里,足不出户,原本他就是个现充宅,发生了这种事情,他就开始迷恋上了虚拟世界,因为在虚拟世界……很温暖。

  刚开始的时候,每次看见全家福的照片,赵伊始总会趴在桌子上痛哭一场,后来他渐渐麻木了,沉浸在虚拟世界,赵伊始完全失去了生活的方向。

  赵伊怜的心里也很难过,但是为了生存,她强忍住泪水,让自己坚强的一面展现给弟弟,虽然如此,赵伊始的心也拉不回来了。

  学校门口已经渐渐的没有人了,只有几个因为发挥失常的学生在和家长争辩着什么,门前的几棵杨树落下了片片绿叶,好像在示意这次考试失败的人数。

  三个人都沉默无声,最伤心的回忆被想起来,任谁也不会好过,赵伊始渐渐从失落的状态下走了出来,对李婉瑶道。

  “我姐也回来了,你以后也不用那么辛苦了,好好上你的大学,年龄到了就找个好男人嫁了吧。”

  说完,转身离去。

  明明是已经快到了夏天,李婉瑶的心里却如同风雪飘过似得。

  她还很清晰的记得,在七八岁时候,她被同学欺负,就是赵伊始单枪匹马去和四五个男孩子打架,以前上初中的时候,自己每次没考好,赵伊始总会说“别担心,以后我养你。”

  尤其是第一次两个人赤裸相对的时候。

  “从你出生那天开始,你就是我赵伊始的女人,一直到我死去。”

  ……

  李婉瑶的心里如同刀割一样,蹲在地上放声大哭,她不想让赵伊始离开,她还想照顾赵伊始一辈子,让“赵伊始”回来,为什么,就不能给自己一个机会呢?

  赵伊怜抱着李婉瑶,从小到大她都把她当做妹妹,自己这个妹妹被自己的亲弟弟伤成这个样子,她很是于心不忍,老天啊,你是想捉弄这两个人吗?

  命运的玩笑并没有结束。

  赵伊始走在街上,漫无目的,密集的人群撞在他的身上,他也浑然不知,他抬起头,看着因为快节奏生活而死板或虚伪的面孔,由心底厌恶起人生起来。

  “这个世界,真是个渣游戏。”

  一瞬间,世界的目光定格在赵伊始的身上,那是一道冷漠的目光,让他与世界真正的隔离起来,在喧闹的大街上,仿佛世界都停止了画面,唯有孤独,伴其左右。

  酷匠o◇网)首发

  ……

  夜晚,悄悄降临。

  李婉瑶和赵伊怜回到家中,发现赵伊始并不在家,便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寻找赵伊始,但找了一个下午,也找不到赵伊始。

  “伊怜姐,伊始能去哪里?”

  李婉瑶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有气无力的问道,她的疲倦,是来自于心灵与身体的双重疲倦,她的眼眶中,泪水也不断的在打转,眼睛还红彤彤的,看样是哭了很长时间。

  “不知道。”

  赵伊怜也是有气无力的,据李婉瑶说,赵伊始一年以来压根哪里也不去,如今他却不知去向,能去哪里呢?

  “所有的网吧网咖,都跑遍了,也不见人影,就以他现在的性格也不可能去其他地方,唉……到底在哪里……”

  赵伊怜无奈的说道,难道要放弃寻找,那是不可能的,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亲弟弟啊。

  ……

  而此时的赵伊始,正蹲在临近郊区的一个小巷里,这里阴暗、潮湿,到处都是生活垃圾,对于这个城市,这个小巷就像是他的消化系统的最后一关。

  “汪汪。”

  一只杂毛不知名的野狗正在垃圾堆里翻找着食物,当看到赵伊始时,它便跑到赵伊始的身边,转来转去,对赵伊始很是好奇,第一次看见这么落魄的人类。

  “滚。”

  赵伊始一脚踢在野狗的身上,眼神之中满是厌恶,而这只野狗在看了几眼赵伊始,便离开了。

  “连一只野狗都厌恶我了吗?真是恶劣的性格啊。”

  赵伊始嗤笑一声,嘲笑着自己,然而。

  已经没有任何用了。

  我讨厌这个世界。

  我讨厌自己。

  离开这个世界,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

  这个冰冷的世界,已经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

  父母的遗产……足够姐姐生活了……

  婉瑶,我爱你。

  但是,我不想成为拖累了。

  这个该死的世界……

  完美的人生,你们享受就好了。

  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赵伊始走出了小巷。

  他要逃离这个世界,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永远的离开。

  他的步伐,向着郊外走去。

  在哪里,死了也不会有人知道吧……

  ……

  带着对世界的怨恨,赵伊始来到了一片悬崖处,在他的背后,是一片小树林,而在悬崖底下,则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每年在这里自杀的人数都是三位数,虽然已经被政府封锁了,但夜晚,可是没人会来看守这么一片充满怨灵的地方。

  “再见了,婉瑶。”

  “再见了,姐姐。”

  “再见了,这个肮脏的世界。”

  闭上眼睛,赵伊始朝着悬崖下就倒了下去,在跳下去那一刻,他没有丝毫后悔之意,的确,还有很多人比他的遭遇更加悲惨,但是只愿意活在真实世界的赵伊始,他能够在这个虚伪的世界活着吗?

  赵伊始想到明天的报纸头条“某18岁少年因对生活不满而轻生。”

  赵伊始却笑了。

  这个该死的世界,难道钱就可以决定一切吗?!

  月光照射在冰冷的尸体上,赵伊始清秀的脸庞倒映着月的光辉,虽然没有生机,但在眉宇之间,那对世道的不满,烙印在天地之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南方的一只虫说:

感谢各位的鼎力相助,尤其是让我开书的辰辰,对他来说可能我只是一个刚刚出道的小小写手,但对我来说,辰辰就是给我指向了一条光明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