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人跑了数十里,直到再也听不到任何的杀喊声,方才停了下来。

  NF看正v版☆章VU节上‘)酷(匠网j*

  李敢怒发冲冠,咬牙切齿道:"奴狗若敢伤我父一丝一毫,势必踏破其单于庭屠杀之!"

  子昂非常冷静的分析道:"骁骑将军素来多勇,常人近不得身。况且匈奴人及其崇拜飞将军,应该不会下此毒手。匈奴人向来欺凌弱者而崇敬强者。故骁骑将军应该无恙。"

  :"他倒是敢,要是这样还好,不然的话我李敢就是不要这条性命,也要杀尽匈奴人!"

  子昂不再讨论这个话题,怕李敢再次激动。转眼去看李伏,发现李伏腿上已经处处是血,侵染了本就是绛红色的禅裤。子昂关切的问道:"伏子,何时受的这个伤?"

  李伏如实告诉:"这腿上的伤是一个匈奴人用长矛刺的,但没有伤及筋骨。"

  :"疼么?":"疼,但死不了就没事!"李伏勉强的说着笑。

  :"来吧,我给你做个伤口的包扎,不然你会流血过多的。"子昂说着就取出白色素布在李伏腿上缠绕起来。李伏觉得非常不恰当,但又说不出拒绝的理由。当时等级森严,那怕一个伍长和士兵也是对立的阶层。何况这还是李广身边的校尉。

  :"子昂大哥!"李伏还是很不习惯这样称呼,但还是照做了。:"我们待会就去看看战场吧,如果没有李将军的尸体,那就证明还活着。"

  这个提议吸引了李敢,他上下打望着李伏,半玩笑着问道:"小子今年几岁了?":"禀将军,小的今年十五。"

  :"哦,好年纪,"李敢爽朗的笑出声:"今日你杀了几个匈奴?"

  :"小的无能,只杀了大概三个。砍了两个匈奴的手脚。"

  :"嗯不错,你这小子不耐阿,是新兵吧,第一次打仗没被吓尿裤子,反而杀了三个匈奴。真是不错。"

  :"哪里,哪里。不及将军神武!"李伏谦虚的回敬道。

  :"你这小子,不用讲理。我就喜欢痛快点的人,作穷酸书生般的客气的,我才看不起呢!"

  :"是是是,"李伏连忙允诺。他也很喜欢李敢这种性格,不拘一格而粗中有细丝毫没有顽固子弟的架子。瞬间对其又敬佩了不少。

  休息了大概好几个,李敢招呼着:"那就走吧,去看看!"三人随即上马,又往回赶。

  此时战争已经结束了,李伏三人赶到时,已经看不到任何一个匈奴人的身影。到处都是汉军的尸体,有断手的,有残腿的。甚至有不少被割去头颅的,死状及其恐怖。这片诺大的战场内只有数不清的尸体,断矛和折为两半的刀片。地上,尸体上插满了各种箭矢,黑压压的。李伏望着刚才还活着的袍泽们的尸体,久久说不出话来。心情也一下子降到了冰点。这是数万条人命,不是畜生!但处境却和畜生差不多。血腥的味道还未曾散去,一些汉军又死的及其惨烈,多有被剖腹砍头者。五脏六腑纷纷展露出来。李伏终于忍不住喉咙的跳动,大口的吐了出来,吐在了一个匈奴人的尸体上。而当他虽然依然恶心却再也吐不出来时发现,这个匈奴人就大概自己杀死的,肚子上面插着的箭矢很像李伏之前所有的。

  李敢心情再次紧张起来,他发现匈奴人并没有打扫战场捡取战争物资。看来这次他们的死伤也很严重,怕再次遇到汉军部队,所以早早的退去了。他和子昂在一个个的尸体堆里翻找着。李敢十分焦急的四处查看,他不希望在这些人堆里找到自己父亲的。

  子昂在一处尸体处发现了李广的将旗倒落在那里,急忙招呼李敢去看。李敢看到将旗旁的几十个尸体,都是来自李广的亲兵。如果李广死了的话,那么就应该在此处了。李敢一个个的翻动着尸体,瞧了一眼不是时又迅速推开,继续往下找去。

  李伏也加入到了其中,他尽量的不去看这些死去袍泽的脸,只是用余光暼两眼看看是不是李广。他架开一个处于最上面的尸体,突然发现下面那个尸体的小腹竟然还在轻微浮动。赶紧冲李敢说着:"少将军,这还有一个活人!"

  李敢急忙冲了过来,看到这个还有生命迹象的就是李广身旁的亲兵。用手指靠近其鼻处探了一下,发现确实还有呼吸。一边摇晃着此人一边叫到:"

  醒醒!醒醒!"那名汉军在摇晃中艰难的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发现是李敢。微弱的鼻吸中嘴唇艰难的翻动着,像是在说什么。

  李敢急忙伏身去听,原来是这名汉军向李敢讨要水和粮食。子昂把一块冰冷的残饼递了过去。那汉军如发疯一般,用尽全身力气疯狂的撕咬着。李敢将其扶了起来,躺在自己肩旁。轻声问道:"阿翁何在?"那汉军用力嚼着,一边说道:"骁骑将军匈奴活捉去了,匈奴单于有令,遇到飞将军要活身。"

  往何处去了"李敢听闻自己的父亲无恙,心情稍安。问道。:"径直往北就是!"汉军回答。:"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李敢一问,迟迟不见问答。一看,那汉军早以低垂着头,没有了呼吸。口中还有没嚼干净的饼子。

  一路上时不时都能看见丢弃于两旁的刀枪或者断弓。这表明匈奴人确实从这里退军了。

  :"少将军,如果我们追上去,发现了骁骑将军就被俘虏在匈奴部队里面,那该怎么办?"陈子昂首先提了出来,他很担忧李敢的性格会做出鱼死网破的事。

  果然,李敢不屑一顾道:"那我就单枪匹马把父亲救出来,杀他个狗匈奴!"李敢从马背右侧掏出一把好弓,虚拉扯了几次弦说道。

  :"可是我们就三个人,怎么能从千军万马中把骁骑将军救回来?属下认为还不如一路打探好骁骑将军的行踪,被关押何处。回朝廷再想办法。"子昂提出了一个办法。

  ::

  朝廷?朝廷巴不得我父亲死呢,还指望朝廷救。子昂不觉得可笑吗。李敢冷笑两声

  李伏并不为李敢这话感到意外和震惊的。以前孙全救和他说过,说李广这个人,武力皆备,又颇有带兵之才。但缺乏政治素养。在平定七国之乱时虽然立下大功,但因为私自受了梁王的将军印。而受到了朝廷的猜忌。所以平定七国之乱后不但没有任何赏赐,还被调到了环境恶劣的边关去抗击匈奴。虽然李广任劳任怨,与匈奴奋战几十次余。匈奴人慑其勇而不敢轻易扣关,但李广终不得封候,相反朝廷也堆李广十分敏感。李敢这么说估计也是因为此。

  :"唉,也怪我父亲,好好的私自受别人将印干嘛,不然朝廷也不会比如对待父亲。"李敢感叹道。

  :"骁骑将军那是被人利用了罢了,怪不得。怪不得。"子昂帮着李广开脱道。

  :"父亲自在边关抗击匈奴以来,大小几十战。打的匈奴人丢盔卸甲,不敢南下牧马,而朝廷竟然还是如此猜忌父亲。"李敢有点闷闷不乐。

  :"少将军,骁骑将军心正志清,还怕的朝廷猜忌乎?这几年骁骑将军在边关的功劳。那可是军民共睹的,谁也轻易抹杀不了。"子昂安慰李敢道,

  只有子昂清楚,李广自从私受将印起,就注定仕途艰难。不被杀头还得重用以是万幸。

  :"不知道其他几路汉军们状况如何?咱们遇到的是匈奴主力,那么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李敢还没说完,就听到前方传来一阵吵闹声,伴随而来的则是马蹄踩踏大地的声音。

  几人慌了,心想莫非是匈奴人又回来了,再仔细一听,隐约听到有人高叫着,而距离自己近的地方只有数匹马蹄的声音,那巨大的马蹄声则还在一段距离之外。

  :"走,咱们上前去看看!"李敢持弓带着李伏和子昂迎了上去,透过身影一看,那个正在最前面飞驰的,不就是飞将军李广?只见他双腿紧夹着马腹,不时转过身去拉弓引射,身后远处跟着数百匈奴骑兵,不依不饶的跟随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