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逃出生天

  一位上身着玄甲,下身穿深红色禅裤的校尉在阵中高呼着:"袍泽们,今日遇险,但死而已!勿让匈奴袭我家园!"虽然处于混乱之中,但士兵们口语想传,慢慢的大家都听到了校尉的话。纷纷高叫着:"杀!杀!杀!"汉军们纷纷丢弃了防卫的铁盾,捡起长矛集合在一起,高呼着迎击着对面不断来往突驰的匈奴。一根根带着愤怒与家国热血的长矛组成了数个枪阵,因为速度来不及躲避的先行的匈奴的马匹一撞上就被刺出数十个大窟窿,持环首铁刀的则不要命的朝前扑去,疯砍落马的匈奴人。汉匈双方的长枪长矛交汇纠缠在一起,铁首环刀拍打在马刀身上。军旗则上下舞动着,彼起此伏。匈奴骑兵凭借着人多势重,一步步的挥舞着手中的马刀向前移,倒下的汉军处立刻就会有死士补上来。

  一个匈奴骑兵被前方侧方的长矛给逼停,他急忙拔刀就朝旁边一个跑过来的汉军挥舞而去,噼啪作响间,汉军手中的环首刀被搅乱在地。那匈奴人的马刀再次刺了出去,直逼失去武器的汉军。那汉军为了保命,竟然伸出双手去紧紧握着刀锋。匈奴人用力的往前顶,那汉军的双手被割开了两个长几寸的大口子,鲜血随着攥住的双手从刀的侧面流了出来。

  眼看着刀锋就要刺入其心脏,李伏不知道何处跑来,大手一挥,竟然将匈奴人的右手臂砍了下来,断掉的右手和马刀怦然落地,那失去右手的匈奴人惨叫着,痛苦的左手紧按住断臂处。巨大的痛苦疼的他几乎流出泪来。得救的那名汉军回头瞧了一眼李伏,立刻从地上随便捡起一把环首铁刀,毫不客气的就斜刺入了那名失去手臂的匈奴人的心脏。那匈奴人大眼恶狠狠的瞪着李伏,却再也没有力气做任何表示。眼睛一黑就从马上摔了下来。

  @j最#新章节#上%}酷匠网j

  虽然汉军们抱着必死的决心操起武器不要命的冲击着匈奴人的铁蹄。但毕竟人数太处于劣势。阵型不断的变得稀疏起来,被匈奴人撕开的口子越来越多。方才还高举环首刀的汉军,下一秒脖子上,或者肚子上就会留下一个匈奴人的长矛留下的印迹。外围倒下的汉军越来越多了,剩下活着的则迅速向后靠拢,再次结成一个防卫阵型。匈奴骑兵越战越勇,他们高呼着来回飞驰,一趁着汉军的空隙就迅速扑了上去。再杀死汉军后又飞奔而出。由身旁的持长矛的匈奴骑兵继续横扑过去。

  李伏身前的黑影越来越少,方才基本能替自己阻挡阳光的高大身躯一个个的倒下。他基本上已经能透过袍泽的身躯缝隙瞧见匈奴人明晃晃的马刀的刺眼。以及那沾满了不知道多少汉军的锋利矛头四处舞动。而每次向后退回去一次,这缝隙就越发的大,能看到的刀锋就越多。汉军的阵型彻底乱了,再也无法密集的组成一个临时的应付骑兵的队形。

  几乎每个人身边都多了好几个匈奴人,每个汉军士兵虽然都靠在一起,但个个都是孤军奋战。战斗虽然呈现一边倒的优势,但也更加的白热化。自知将死的汉军们没有一丝怯懦。李伏已经彻底没了力气,他丢弃了横刀,伏下身来痛苦的嘶吼着,或许是不甘,或许是心寒。他能听到身边来回奔跑而过的匈奴马蹄,也能感觉到后许下一刻就会有马刀割开他的喉咙。李伏开始爬行着朝队伍人多处钻。他还是个涉世未深的孩子,他已经杀了三个匈奴。这对他来说几乎已经就是极限,而现在最后的一丝神经破裂,李伏彻底慌了。他想要活下去。多么简单的想法。

  战场上混乱一片,谁也没看到李伏的这种行为。但不管李伏怎么躲避,身边能够遮蔽他身躯的影子跟着越来越少。汉军们几乎是以一种送死的状态来表达自己的决心和愤怒。他们先用冰冷的刀剑和长枪抗击着,最后是自己强硬的身躯。直到死前最后一刻,手中的武器从未停止过杀戮。

  突然李伏从来回的旗影中看到了李广的旗子,正朝着汉军阵心处赶来。旗帜下的李广依然威风凛凛。弓不知道已经丢弃在了哪里,李广横挺着一柄

  铁铩。锋刃处已经被染成了深红色,那上面可能带有几十个匈奴人的血。一左一右就是李敢和陈子昂护卫着。身后的骑兵已经只有几百骑了,而追击而来的匈奴却如潮水一般密集。

  李广持铩先刺翻了一个前方挡路的匈奴骑兵,李敢紧紧跟随着。挥舞着长矛上下纷飞。一枪刺穿了一个匈奴百骑长的喉咙。几十个骑兵身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血迹,从他们仍然精神抖擞的状态看来,这些血多半都是敌人的。他们狠狠的敲打着马背,铁铩奋力挥舞着抗击跟随而来的匈奴。

  而李伏这边已经剩下了不到千余人,汉军的尸体随处可见,到处都是残箭,断臂和不完整的尸体。有的还重叠了数层。空气中弥漫着恶心的血腥。匈奴的骑兵依然不依不饶,恶狠狠的瞪着剩下的汉军。匈奴人脸上都挂着笑容,他们已经胜了,剩下的这群汉军。不能说叫敌人,只是猎物。下一刻就要其死地的猎物。

  李广的几十亲兵拼命护卫着他,用身躯为李广开路。确切的说,李广已经败了,他需要逃。抛下飞将军的尊严。李敢和陈子昂先行而出,连续干翻了好几个试图挡路的匈奴。两杆长矛如同两条飞龙,冲击着一切在前的敌人。只见李敢就着飞奔的马匹,双手稳当的握住长矛,一个突刺,就把一个刚才还在马上的匈奴骑兵顶飞了出去,直到被顶出去好几米后才重摔在地上。

  李敢回身一瞧,发现李广瞬间被好几重匈奴骑兵给挡住了,就欲回身挺枪去救。却被陈子昂给拉扯住,子昂冲李敢高叫道:"少将军!千万使不得。后边的敌人实在太多了,你去也是死!":"子昂你给我放开!你这个畜生,那是我阿翁!你让我见死不救!我现在就杀了你!"李敢十分激动,冲着子昂一顿大骂。子昂不肯放,回道:"少将军哪里话,子昂受骁骑将军重恩,死不足惜。但现在身边的敌人太多了,如果回身去救,不但救不出骁骑将军,反而会搭上少将军的性命!":"你滚开!"李敢奋力甩开子昂的拉扯,挺枪就往回奔去。无奈匈奴骑兵已经把李广围的团团转,连续好几重。李敢几乎看不到其父的一丝身影。

  相反有骑兵开始纠缠着李敢而来,两三支长矛划过李敢身边,李敢屈身躲过。一个重重横扫,就将两名来犯的匈奴打翻在地。李敢和追过来的子昂一人一枪,杀死了这两名匈奴人。李敢不断的试图往回冲击着,但包围的阵型似乎越来越密,李伏每杀死一个在阵中的匈奴,就有好几个人顶替上来和他厮杀。

  李敢一边躲避冲击过来的马刀和长矛,顺带刺了两人下马。过来和李敢纠缠的匈奴人开始变多了。李敢独木难支。在再次刺翻一个匈奴人时。一杆长矛阴森森的冲着李敢心脏刺来,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陈子昂抽出环首铁刀直接扔飞了出去,那刀不偏不斜刚好稳当的停在了那匈奴人的头上。匈奴人刺出的长矛劈啪落地。:"少将军快走!"子昂大声叫着。

  李敢不想去听,操矛奋力搏杀,但是身边聚拢的骑兵越来越多了,他一个人需要面对好几骑的捉对厮杀。就在几支长矛势在必得要击杀李敢的时候,李敢迫于无奈终于调转了马头朝前逃跑而去,几名匈奴人挺枪去追,却被没注意的陈子昂从侧面刺死了两个。另一个则直接被吓跑而去。陈子昂收回长矛,拍马跟到了李敢身后。

  李伏已经们感觉到死亡随时随地威胁着自己,这下他已经无路可退了。他即将面对匈奴人阴森的马刀。数百个人已经形成不了什么战斗力。如同一盘散沙。匈奴人又一次冲击了上来,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冲击。几百支长矛从四处穿刺而来,刺穿了汉军最后高挺的胸膛。汉军们又愤怒又绝望,甚者丢弃了长矛,抽出环首刀就近了匈奴人疯狂砍去。嘶—这种疯狂的搏命行为带走了几个匈奴人,他们从马上跌落而下。但马上就有长矛为他们报仇把汉军戳出好几个血窟窿。

  李伏虽然休息了一会,但也只是能拿起刀而已。他也彻底绝望了,但却疯狂不起来。他毫不章法的挥动着环首铁刀,却再也无法伤及任何一个匈奴人的丝毫。他低垂着头,不敢面对匈奴人明晃晃的刀枪和他们充满蔑视的神情。

  突然他听到不远处有陈子昂的声音:"袍泽们,快夺马而逃!快呀!"李伏抬头一看,李敢和子昂已经杀到了跟前,晃眼间就又刺杀了几个没有防备的匈奴人。李伏如同找到了救命稻草。一看身边确实就有那么几匹匈奴人的马没跑。什么也不顾了使出全身力气就爬了上去。用环首铁刀的刀背拍打着马屁股。马儿吃痛就跑了出去。李敢和子昂还想招呼几个人上马,但匈奴人已经大规模冲了上来。身边刺出的长矛也越来越多。二人只得和李伏一起朝匈奴少的地方飞驰而去。

  大部分的匈奴骑兵都在围搅着李广残部和剩下的汉军。所以追击三人的匈奴人很少。即使有也被李敢和子昂二人的长矛给刺下了马,三人不要命的飞驰。就朝着上谷郡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