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岂曰无衣【2】

  李伏身边的人倒下了一批又一批,整个世界到处都被黑色的战马和人影所遮盖。匈奴骑兵已经跨过了兵车组成的屏障。汉军们纷纷拔出刀朝身边飞过的马蹄挥砍而去。而匈奴骑兵则策马挺矛左右横扫,扬起的马蹄还击倒了不少的汉军。还未待士兵爬起来,就立刻有后行的匈奴骑兵的战马毫不留情的踩踏而过,五脏六腑具现。汉军阵中乱了一些,军旗也倒了。到处都是飞奔的匈奴人和持刀的汉军士兵交汇在一起。李伏提刀见马就砍,他已经无法快速的分辨是敌是友。有从马背上跌落下来的匈奴人压倒了李伏,李伏看也不看。爬起来就把刀用尽力气插了下去。然后右脚踩住刚刚死去的匈奴,把染红的刀抽出来,继续挥砍着四处的匈奴骑兵。

  一个匈奴骑兵直接持矛朝着李伏冲了过来。长矛在数米处就刺了过来。李伏闪身躲过,却支撑不住。一个踉跄平倒了下去。那矛不依不饶。在战马要经过李伏的身躯之时。狠狠的刺在了李伏的大腿上,李伏只觉得钻心的疼痛。他干脆一手握住那杆长矛,借力爬了起来。手中的刀直接照着那匈奴的头颅扔去。那匈奴人的后脑勺裂开了一个数寸的口子。鲜血直接从口子处喷洒出来。匈奴人身躯后仰,似乎想看看杀死他的那个人的脸庞。却再也直不起腰,就这么摔落了下去,留下无主的马四处狂奔。直到被砍去前蹄。

  匈奴人呼啸而过的战马带动了附近的灰沙,李伏揉揉了进了沙子的眼睛。却怎么也看不清左右的匈奴人。只是看到一个个的模糊的人影晃过。战场上刮起了猛烈的狂风。几乎已经脱力的李伏被吹倒在地上,他左右翻滚着。却四处碰到的都是还是滚热的汉军尸体,有一具脸上还挂有一支箭。地上全是流动的鲜血。李伏的衣衫被染红了一片。匈奴人的皮鼓又响了。数万匈奴骑兵又飞奔着前来支援,从左右直扑汉军。李广的将旗在匈奴骑阵中流动着,将旗翻滚飞扬。汉军骑兵们一个个挺枪跟随。每至一处,就会和匈奴军阵带来不小的混乱。

  李伏只看到身边的同伴越来越少,而附近的匈奴骑兵却越来越多。李伏甚至怕匈奴人的战马会从他的头上践踏而过。李伏从身边一个汉军士兵的肚子上拔出一杆匈奴人的长矛。照着一个附近经过却没注意到李伏的匈奴人战马刺去。马血瞬间染红了矛尖,战马失去控制。高抬着前蹄嘶吼着。将背上的匈奴人摔到了马下。那匈奴人连着翻滚了好几圈,正待起身。突然发现身前有个年轻汉军挺着长矛就飞刺了过来。他赶紧朝右边翻滚了一下,长矛仍然刺中了他的小腿处。李伏几乎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他很想将这杆匈奴人的长矛再送进匈奴人的身体。无奈身体软绵绵的,头昏脑胀。匈奴人惨叫着,他用手捉住矛,使劲往外想拔出来。却被李伏顶着。他顺手捡起一把刀。顺着长矛就劈了下去这突然的举动使得李伏前靠的身躯失去平衡倒了下去。

  那匈奴人右脚还带着断矛头。血流不止。他把刀插在地上,依靠力量晃悠悠的站了起来,提起刀就像李伏走来。李伏几乎睁不开眼睛,正午的太阳刺的他的双眼无法睁开。他虚咪着双眼,隐约的看到一个人提着刀向他走了过来。李伏很想支撑着爬起来,但全身上下使不出一点力气。他大口喘着粗气,躺在地上无法逃脱。匈奴人的刀高举着,只要它一落下。李伏立马就能永远离去。就在那匈奴人的刀落下的一瞬间,李伏甚至都恐惧的闭上了双眼。待停过好一会儿后,李伏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活着,再一瞧那匈奴人。身上多出了一支汉军的箭,是直接贯穿过脖颈的。李伏晃了一下周围,除了黑压压的匈奴战马外,李伏还看到了几十个汉军骑兵的身影。那领头的骑将长挽着弓,望着李伏这边瞧了一眼。身后的几十骑兵皆穿重盔重甲,前后掩护着那人,风吹动了他身批的将袍,上下舞动。是李敢,李伏一眼就认出了那人。

  广有三个儿子,都是郎将,二子李俶当过代郡太守,但是老大和老二都早死,只有老三李敢在军中,而刚才救命的那一箭,正是李敢射出来的。

  ;酷/匠p网首发‘

  马蹄撼动着大地。匈奴人的骑兵已经从汉军两侧冲了进去,一股匈奴骑兵也朝着李伏所处的阵心赶来。每一批冲进来的匈奴骑兵都是持长矛身批铁甲的重骑,他们狠狠的用双腿拍打着马腹,不要命般撞击着汉军的长戟。

  两边再次如两股潮水边冲涌到了一起,杀喊声连天般此起彼伏。汉军面对着数倍于己的敌人,没有一丝恐惧和懦怯。他们勇敢的挺起胸膛,对抗着来势汹汹的匈奴人。这一刻,只是厮杀。活在的,让他抛洒热血,挥舞英豪。死去的让他马革裹尸,长眠守护。长矛与刀戈激烈的碰撞着,激烈时甚至有士兵弃了长枪,抽出小刀裹挟着迎了上去。

  长矛对着长矛,马刀对着横刀。人马相抗。血色的长枪抖索着入体,白花花的马刀出鞘。李伏退回到了汉军士兵集中的地方。他把刀插在松软的黄沙上,尽量的支撑着自己的身躯。耳朵里只听见杀喊声,马蹄声,兵器碰撞声,幽幽荡荡。飘渺虚无。一阵阵大风刮过,伴随而来的是一幢幢汹涌冲击而来的匈奴骑兵。数不清的马蹄四处舞动践踏着,马背上一支支长矛如蟒蛇般灵敏而出,再伸缩回来时,已经沾满了某个汉军的新鲜血液。上面可能还带有一丝晶莹的皮肤。马阵践踏着死去的汉军尸体,践踏着满是黄沙的大地。

  汉军们纷纷聚拢成几个方形大阵,外面由几层的盾手护卫。紧接着的是持斩马剑的全身披挂的甲士。每当匈奴人一次次来回冲击着汉阵时,都有勇敢的士兵高举着大盾抗击着匈奴人的马刀,甲士则使出全身的力气竖劈或者斜砍马匹。左右的汉军则刺出长枪袭扰着马上的敌人。

  李伏基本是靠近阵型边缘的,他紧攥着横刀。阳光的刺眼使他无法睁开眼睛仰望马背上的匈奴人。只在听到长长嘶吼的马匹叫声和匈奴人冲击的命令时,他才奋力的把横刀砍了出去。一匹从他身边狂奔而过的马匹被砍去了右腿。马儿瞬间失去了平衡,痛苦的叫唤着顷倒于地。马背上的主人还没有反应着爬起来,立刻就有汉军举着斩马剑,从其头颅处就劈砍了下去。锋利的刀锋划开了这个匈奴人大半个脑袋。喷发出的的鲜血把那位甲士的黑甲遍布血斑。甲士还没退到阵里,不远处一个呼啸而过的匈奴挺矛飞过。向后一推,那甲士就倒在了方才被他砍死的匈奴人身上。两人的血液相互侵染着。

  方才砍断马腿的,就是李伏用力劈砍过来的。他也因为强大的冲击力向后倒了下去。身边的几个袍泽立刻前进了几步,补了李伏的之前的空缺。跟随着前阵冲袭过来的匈奴骑兵越来越多,每次经过都是一堆整齐的长矛挥舞过来。甚者向右倾斜着身躯,握住长矛就朝汉军冲去,巨大的冲击力直接把来不及反应的一个汉军的胸膛刺了个穿。长矛也因此瞬间弯成了一个半圆。那汉军被挂在长矛上推行了几米,啪的一声,长矛一断为二。那汉军身上插在大半截长矛,向后倾倒而死。

  方才接替李伏的几个袍泽,顷刻间就做了匈奴人的刀下鬼,李伏不由得感叹造化弄人。若方才不是自己摔倒了,此刻被刺穿喉咙的,将是自己。匈奴人把全部兵力都压了上来,一些围拢着对抗李广的骑兵,其余的全部压到了汉阵这边。他们有条不紊的来回冲击着,用雄壮的马匹撞倒敌人,用手中的马刀割开敌人的喉咙,手中的长矛则拍打着对抗者的脊梁。

  李伏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他甚至无法挤到前面去杀匈奴。只能任由袍泽们在紧张的混乱中推搡着,越来越向后。这也变相的不止一次救了他的命。匈奴人越来越多,冲击的也越来越厉害。而方才还士气鼓舞的汉军们,在一次次的血腥冲杀中。更显无力。慢慢的激烈的对抗渐渐变成了屠杀,每一个汉军士兵都得面对好几个匈奴人。而每次合力击杀一个冲过来的匈奴,就得付出好几个袍泽的生命。已经有一小部分士兵开始绝望了,虽然都没有一个人在战场上逃跑,也逃跑不掉。但明显看出他们对抗的力气小了,也可以说是内心的信心小了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从平定七国之乱,长期在边塞与匈奴百战的勇士。有着丰富的经验与战斗力。个个都是身躯强壮的勇士。但今天,汉军士兵们拼搏着一切,付出了无数生命。依然无法将眼前的敌人赶跑。身经百战的他们明白今天遇到的不再是往常的敌人,而是匈奴的主力。今日或许将是最后一战,最后一次挥洒热血,奋力杀敌的机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