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光刘年,匈奴人袭击上谷郡十日余。武帝任命卫青为车骑将军,率领万骑出上谷郡。同时轻车将军公孙贺,骑将军公孙敖,骁骑将军李广各率万人从云中,代郡,雁门出塞。追击匈奴。

  茫茫的沙漠里,尽头处全是灰蒙蒙一片,因为马蹄飞踏而溅起的灰沙四处弥漫。

  嘶吼声,马蹄声,从看不见的四面八方传递而来。灰色中迅速闪过一大群黑,那是数不清的匈奴骑兵。一群群匈奴骑兵四处合围而来。他们一个兴奋的吼叫着,望着远处的汉军。

  李伏自从入了伍,不止一次在梦中看到过这样的场景。他也期待着有这么一天。自己能砍下匈奴人的头颅挂在战马上。用匈奴人的血洒在大地上,祭奠他的好朋友,也是好兄弟。每这么想一次,李伏就会热血满膛。然而当匈奴骑兵的铁蹄翻滚着撼动大地。震耳欲聋的马蹄声毫不留情的敲击着他的胸膛。也许他还只是个朦朦胧胧的孩子,他在汉军队伍中最内沿。他颤抖着身体。双手尽量平稳的拿起一把用起来并不吃力的弓。汉军在李广的命令下把兵车在最外沿来来回回包围了两三层。士兵们全部都半蹲着,只露出一个头。这是汉军在野外遭遇骑兵唯一能用的办法。持盾的被安排在最接近兵车的地方,其次是长枪安插在盾手周围辅助。拿刀的则守卫在最内的弓弩手处。李伏是子昂都尉的亲兵,而子昂基本一直都是跟随于李广左右的。李伏能看到李广的身影。他站着不远处一直望着匈奴人不断推进的铁骑。李广已经有些老了,当微风吹过时,他的银须被风吹起,四处浮动。若不是宽阔的身躯和手中几乎只有他才能拉动的大黄参连弩在证明着,李伏简直很难想象这就是匈奴人都恐惧的飞将军。李广站在那一动也不动,眼神也从未离开过。风吹起了他的将袍,挲挲作响。

  酷r:匠x网(首发/q

  匈奴人有几乎一半的骑兵停了下来。只有剩下的轻骑兵在汉军阵远处围着转圈。并且不断的靠近,突然所有的骑兵都举起了骑弓。李伏甚至嗡嗡嗡的弹动弓弦的声音。汉军阵上突然遭遇了密集的箭雨,数万骑兵射出来的弓箭持续的击打在汉军阵上。持盾的赶紧把盾高举过天空,和别的盾紧紧挨在一起,尽量不露出一丝缝隙。

  保护着自己和同伴。箭矢拍打着铁盾上的突突声只入人耳,让人生畏。尽管如此。连绵不绝的箭雨还是击破了许多结合在一起的盾阵。没有了保护也来不及逃窜的汉军们身上立刻多出了十几支不属于自己身体的箭矢。李伏是在最内沿,尽管仍然时不时有流矢带走他身边的袍泽的性命。但没有伤及到李伏。他紧挨着子昂,把身体整个伏在了地上,以便躲避越过车阵的飞箭。他此时脑袋里一片空白,更多的则是恐惧。当死亡面临的如此之近之时。谁也很难保持足够的清醒。每一轮的箭雨都会带走许多汉军士兵的生命,到处可见新鲜的尸体。断头露肚,身体上插满了深深浅浅的箭矢。有吓的失去理智四处逃窜惊闹的,立刻就有飞矢让他们彻底不再恐惧。

  有人**,有人吼叫。李伏沉默着。他的内心在这次战争中有了很大的变化。也许这轮的箭没有夺走你的生命,在你还未待庆幸时。说不定就有另外的箭会刺入你的心脏,让你永远的停留在战场。李伏一边恐惧着,心里却这样想着。

  轰隆隆-匈奴人的阵型出现了很大的变化,方才为了射箭慢下来的匈奴轻骑又迅速的飞奔起来。只不过,这次是向后退去。

  :"匈奴人要上来了!”子昂探了探脑袋。自顾自说道。:"恩公,您是说匈奴人要冲上来和我们对砍了?"李伏问道。:"伯坚,我说了。你别老是恩公恩公的叫。着又不是什么大事。要叫你就叫我子昂大哥吧!"子昂作严肃状带着玩笑的口吻说着。:"

  好的,子昂大哥。"李伏冲子昂笑了笑。

  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特别照顾他。不但安排咋自己身边做亲兵,每当有老兵仗着资格欺负他时。总是有子昂出头。李伏有次问子昂为什么这么关照他,子昂回答:"你和我年轻时很像,也是在年少之时爱行侠仗义,打抱不平。也是因为这,我才是被李将军发现并看重。才有了今天。我希望你也是如此。而且我看的出来,伯坚你是个有勇有义的人。以后绝对时顶天立地的汉子"

  :"匈奴人打仗都是这样,先用轻骑远远的围绕着射杀,再派重骑冲上来搏斗!"子昂的解释将李伏拉回了现实。

  李伏远望过去,匈奴骑兵已经组成了数十列的大方阵。一排排长矛垂下,直接对着汉军阵地。烈日下的矛尖闪出的光晃动着李伏的眼皮。中间阵处突然向左右靠拢了些,数十杆黑旗下几个副将簇拥着正中的一个将领,拍马走了出来。:"是左贤王!,那是匈奴的左贤王!"李伏身边不远处一个汉军的老兵惊慌失措的叫道。:"原来是匈奴人的主力部队,我的天啦!"几个听到吼叫的士兵小声的议论着。随即在军官的严厉喝止下不敢再说话。李伏将排列整齐的匈奴骑兵从左到右扫视了一次,:"少说也有五万骑兵。"李伏心里想着。

  突然匈奴骑兵朝着汉军这边冲了过来,万马奔腾着。十万马蹄践踏着大地,卷起的漫天尘沙下,出现了数不清的黑色影子,匈奴人如潮水一般涌了过来。汉军这边纷纷举弓而射,形成了一股密集的箭雨,洗刷着匈奴骑阵。不时有匈奴人从马背上跌落下来。李伏尽量的控制着因为兴奋和恐惧而带来的手抖,从箭筒里掏出一支箭,引弦搭上。前方到处都是匈奴人的骑兵,李伏也不待多瞄准。顺手就射出了那支箭,任其消失在万千飞矢中。不知归宿何处。

  李伏只听得远处匈奴人的马蹄嘶吼和喊杀声,汉军这边的弓弦嗡嗡作响。他只是机械似的取箭,搭弓就射了出去。匈奴人的速度在两轮箭雨下慢了下来。混乱的骑兵迅速的纠合在一起。大地在颤抖着,伴随着匈奴人的吼叫。李伏甚至都能清晰的看到那挥舞着长矛,汹涌而来的匈奴人的相貌。李伏摸了摸箭筒,只有七支箭了。他清醒了些,不再像是战场上只有孤独的一人。李伏长呼了一口气,上弦。这次他对准了正面一个直扑过来的匈奴骑兵。那名匈奴人平举着长矛,骑着战马飞驰而来。李伏用尽全身的力气拉开了弓,弓臂被撑的满满的。给我中!"李伏默念一声,只见那支飞箭径直而出。那名匈奴人惨叫一声,肚子上不知何时长出了一支深入的箭。匈奴人用手扶着箭杆,口中却忍不住吐出大口大口的鲜血。终于身体发软,扑倒在了马背上。手里却紧紧攥着缰绳。那匹受惊的马提起了双蹄,载着尸体飞奔到汉军阵前,在兵车包围处不得不停了下来。李伏看到了那具尸体,那是他第一次杀人,确切的说第一次杀匈奴人。刚才还在自己手中的箭已经深扎入其腹。新鲜的血液从伤口处顺着箭杆流溢而下。黄色的沙土中参杂着一抹鲜红。李伏感觉不到兴奋,在杀了第一个匈奴人后,他甚至觉得有些恶心,喉咙里有什么东西在跳动着。

  几百个汉军士兵推开了阵角一处的兵车,汉军的骑兵们就顺着这个缺口飞奔了出来。李伏看到骑兵队伍里最前头的一名将领身挂带有铁片的甲衣,鱼鳞盔盖在头上。原来是子昂,李伏不知道子昂什么时候离开他的视线的,只看到子昂跃马挺枪,身后跟着的汉军骑兵纷纷弃弓持枪。呐喊着朝匈奴阵迎去。匈奴人的数波军阵已经冲到了汉军面前。汉军阵前在大盾的掩护下,长矛直挺而出。刺穿了匈奴人的战马。有匈奴骑兵从马上跌倒下来,立马爬起来抽出刀和汉军士兵撕打在一起。更多的匈奴骑兵,居高临下。高举着长矛看到汉军士兵就刺,李伏蜷缩在兵车周围。他看到身边不时有人倒下。方才完好无损的身躯多了数个血窟窿。李伏只听到四处都是惨叫声和匈奴人的马蹄声,仿佛匈奴人就在李伏周围一般。敌军已经冲到跟前了,弓箭再也发挥不出任何作用。李伏弃掉了弓,在身边摸到一把刀。转身看是一名汉军士兵的尸体,黑色的长矛将他钉在了这片大地上,动也不动。

  李伏突然想起李广,他探出一个脑袋。一眼就看到了李广的身躯。他在数名亲骑的掩护下骑着烈马,在冲击而来的匈奴骑兵阵中来回飞驰。手里挽着一把硬弓,李广每挽弓而射一次,就有一名匈奴骑兵中箭跌落而死。子昂带领的骑兵也会合在了李广身后。一些反应过来的匈奴人策马奔着李广而去,还没有看清李广的脸庞。就已经被飞过来的箭刺入身体,生命消失在了战场上。匈奴阵的右侧被李广带着数千汉军骑兵,硬生生撕开了一个口子。匈奴人几乎被拦截为两断。前面的匈奴人不管不顾。径直扑向汉军阵地。后行的匈奴人则朝李广汹涌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