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光六年,匈奴大举入侵上谷,杀掠吏民。举国震怒。

  李伏一个人走在路上。只一衣一刀。之前的那匹马早在途中因为伤势而脱力而死。此时天色蒙蒙,还未到明亮之晨时。笼罩的黑夜逐渐散去,天上的月亮却不肯离开,半躲在乌黑的密云里,一直跟随着李伏的脚步。李伏已经走了不知道多少天,至从被郡守府衙门口的恶吏轰走。李伏就离开了上谷,漫无目的的走着。

  他记得自己一身尘土,衣服全是破洞就去了太守府衙。被门口守卫的一个全身披挂的军官给栏了下来。那军官不屑的瞧了李伏一下。李伏赶紧伏首说道:‘’这位使君,劳烦你给个方便,我有急事要向郡守表明。‘’话刚说完那军官鼻子扬了扬。嗤了一声。回问道:‘’郡守之尊,可是你一平民想见就见的?何况还是个毛头小子。滚滚滚!‘’说罢就要架李伏出去,李伏躲避了下。急忙解释道:‘’我是真有大事要禀报郡守,绝无半点假话!‘’管你有什么大事,这样吧。只要你给我三百株,我就向你说一声!‘’那军官开始要起了打点费用。态度依然嚣张。:‘’我哪来这么多钱!‘’李伏也急了,就差哭出来了。:‘’没有那就滚!有多远滚多远!不走小心我劈了你!‘’军官不容分说,抬手招了一下。立刻就有全身武装的甲士出来。拉扯住李伏往外去。李伏哪里肯罢休,奋力的挣脱着。怎奈身单力薄动弹不得。李伏只好冲着那军官高喊:‘’使君,我在行商路上遭遇了匈奴游骑,他们的大部队就在后面。将要朝上谷来偷袭啊!‘’那军官也怒了,指着李伏的鼻子骂道:‘’乳口小子,竟敢胡说八道。陛下自之前调三十万大军围捕匈奴单于起,匈奴人就被吓破了胆。只能做些打劫抢杀的勾当,哪来还敢有的大军来偷袭?你这小子这话分明就是在藐视陛下的天威!‘’说罢就再也不肯听李伏的话。快步进了府内。任凭李伏怎么撕声力竭的叫吼,再也没有人肯回应他的忠告。

  就这样李伏绝望的离开了,他辜负了死去的孙全的忠告。也在上谷明白了人情世故。世间的冷暖。绝望之余,李伏也不敢再去回想孙全的那一幕,一想到上谷不知道多少百姓将和孙全一样惨死于匈奴人的屠刀之下。李伏就不敢再想下去,他还只是个十五岁的孩子。承受不起这么大的责任与压力。可是现实将他推到了浪尖。

  李伏只觉得胸中有万股怒火,在燃烧。炙热传染到身体的每一寸。:‘’不行,我不能让孙兄就这么白死,虽然我辜负了他。但我可以去偿还。用匈奴人的血!‘’

  直到太阳高照之时,李伏望见了前处竟然是一座城市。他揉了揉眼。看到牌匾上写着三个大字:雁门郡。原来自己不知不觉已经走到雁门郡了,这时的李伏又饿又困。当然要去休整一下。随即就三步并做两步,进了雁门。

  o酷$Y匠网BG首.r发$

  雁门只是一个边境的小郡,和诺大的长安和洛阳比不得。但李伏一走在街道上。还是被震撼到了。这儿虽然没有南方的烟柳画桥,风帘翠幕,云树绕堤沙,参差十万人家的秀美。更没有长安千骑拥高牙,乘醉听萧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的精致。却十分的活力。以高大的城楼为中心,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有茶坊、酒肆、脚店、肉铺、庙宇整齐排列。街市行人,摩肩接踵,川流不息,有做生意的商贾,有看街景的士绅,有骑马的官吏,有叫卖的小贩,有乘坐轿子的大家眷属,有身负背篓的行脚僧人,有问路的外乡游客,有听说书的街巷小儿,有酒楼中狂饮的豪门子弟,有城边行乞的残疾老人,男女老幼,士农工商,三教九流,无所不备。李伏不得不感叹大汉自文景之治以后。国家的繁荣和兴盛已经蔓延到了任何一个边界。心里也暗暗下定了决心。坚决捍卫国家的每一寸山河。绝不让匈奴人的火把和铜刀染指这无尽的繁华。自从孙全舍命守护自己时,李伏就明白,生命绝不是为了自己而活,而是为了活着守护。孙全用死亡守护自己,自己也会尽力守护住家国!

  就在李伏四处闲逛之时,突然听到前方一片吵闹声传来。宽阔的街道周围站满了人。像是是在看什么东西。好奇心的驱使,李伏也挤了进去。刚一靠近。就听到了断断续续的吵架声。:‘’去你娘的,你在雁门打听打听,你爷爷我什么时候花过钱买东西?你活得不耐烦了,给我打!‘’几个人围了上去,冲着被骂那人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下手极其狠毒。四周全是散落一地的碎梨。

  周围围观的人很多,但没有一个伸出援手,倒是有好奇的人问:‘’这怎么回事?‘’另一个知情的人赶紧热心的告诉道:‘’哎,一个卖梨的贩子。这几个地霸泼皮,在城中蛮横惯了。顺手拿了他好几个梨子,如往常一样不付钱。那贩子是第一次在雁门卖梨。不认识这几个无赖。所以就冲上去索要梨钱,就成这个样子了。‘’立刻有人接茬说道:‘’是挺倒霉的,唉。‘’人群中的人们交头接耳。却都是看热闹状,不见一个出头的。李伏就忍不住了。他平日里最厌烦那些流窜于大街小巷的泼皮无赖,自己小时候也经常被其欺负。正义的热血涌到脑顶,李伏上前一步,抽出横刀。大声的吼道:‘’住手!‘’那四五个无赖正对着小贩手脚并用,打的其伤口满身。突然听到有人站出来管事,正想着是哪个不知好歹的傻大个,结果后身一看,几个地痞都笑了,一个坦露着胸口的地痞指着李伏,:‘’你个小子,啥不学好要学大人管事?念你是孩子,滚远些!‘’:‘’我已经弱冠之年,平生最见不得你们这些地痞,今天我还就管定了!‘’李伏振振有词的回答。

  人群里骚动起来,大家都在议论着这位勇敢的少年。也有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嘲讽道:‘’这小子肯定会被打的比那小贩还惨。唉。‘’还有人说:‘’年轻就是冲动,一个小子好好的管这些干啥。‘’李伏听着这些人对自己的各种议论,丝毫没有在意。正义绝不是掌握在大多数人手里。:‘’呦呵,你这小孩口气不小啊,那可别怪我们欺负你,那就我先来吧!‘’那个领头的地痞先站了出来。抽出了挂在腰间的横刀。拿在手机明朝着李伏晃了几下:‘’我告诉你,这玩意可不是闹着玩的。拔出来了就要见血知道嘛!‘’:‘’少废话,来吧。‘’李伏两脚站定,摸索着孙全以往教给他的那姿势。双手握住刀柄,斜着面对着地痞。自己刚发誓要守护家国的一切,没想到第一次面对的敌人,竟然是同为汉人的地痞。但李伏认为他们和匈奴人没什么两样。那领头的地痞显然也愤怒了,双手后推,大步的举刀就奔着李伏冲了过来,想靠着冲击力一下子刺穿李伏。李伏身体敏捷,略微一个侧身,就轻松躲了过去。那地痞收回刀来,高举着再次冲过来,嘴里还咿呀呀的叫喊着。李伏也举刀接住,将刀向右侧过一晃,再次躲开了砍来的横刀。:‘’你们这几个废物,还不一起上!‘’领头的已经气急败坏了。他认为被这小子羞辱了。所以一定要将这少年砍死。其他几个人清一色的掏出平时很少用到的刀。将李伏四面围住。一个不知哪里的恶少唯恐天下不乱,一边给动手打架的人加油助威一边硬往人群里使劲挤去,不料却被挤的向后一仰,还被踩了好几脚。那人骂了几句脏话,就乖乖的在最外面看着里面的情形。人群中心里李伏早以和几个无赖打成一团。凭借着年轻敏捷,李伏接住了两把砍来的横刀,反手用力那么一推一划,差点割破了一个无赖的脸。几个无赖干脆集合在一起,一同向李伏砍来,李伏没有经过什么训练。招架不住,只能边打边退。只听啪的一声,李伏右手举着接招的刀已经被砍断了一半居多。再一次数刀砍来,李伏握刀柄的手只觉麻痹不堪,那剩下的刀竟然从手里脱落了出去。没有了武器的李伏彻底慌了,他没想到这群无赖竟然真的会举刀杀人而不顾国法,没想到自己没死在匈奴人手里,反而会死在汉人的刀口下,那一刻他他甚至认为孙全都比他命好,至少是死在匈奴的铜刀下的,而不是自己同族的刀口,这是一种屈辱。李伏万念俱灰,闭眼准备接受命运,那几名无赖狞笑着,仿佛志在必得。又是数刀伸砍过来,千钧一发之际。李伏只听到人群外沿喧闹呢起来,伴随着的是疾驰的马蹄声。咣当一声,一支长枪破空而来,仿佛天际中随云降下的长龙。轻轻一绕,就将快接近李伏头颅的一把横刀给扔到了半空中,又迅速落下,落在那名失去横刀,不知所措的无赖脚边。:‘’想要活命,就通通丢下武器走!‘’马背上一个骑黑马的中年军官持长枪吼道。

  几个恶少打红了眼,虽然转身时看到便知其是一名军官。但依然没有收手。反而集中在一起,成一个半圆状,作合击之势。最外面两个恶少蓄积如张弓,发劲如支箭。两把横刀左右冲了上去。只听见咣铛铛两声作响,那支长枪再次飞了出来,如天上降下的长龙,只上下飞舞了几番,就将那两把刀轮番打脱在地。剩下的三名恶少干脆一起而上,刀背转化为刀锋。将军抽回长枪,略微向后靠了一些。

  骑马便冲了上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