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全突然拉住李伏,朝身边不远处还活着的两匹马狂奔而去。一边跑还一边提醒李伏:‘’朝西边跑,咱们谁能活下来就谁报信!‘’匈奴人本正在欢愉的进行着屠杀,却听到了身后的逃跑声。一名百骑长打扮的匈奴军官指了指身旁的几名匈奴士兵。立刻就有六七个匈奴人朝李伏他们这边跑来。孙全和李伏一人一匹驽马。手中马鞭重重的挥打下去,马儿吃痛,长撕数声。瞬间被疾驰而去。

  酷匠r网a@正`版首L发2+

  孙全在前,李伏在后。两人就这么朝着树林西处逃命而去。那马匹只是驼商贩的货物的马,速度不快但很有耐力。两人就这么跑了十里开外。刚想下去让马歇息一下。寂静的森林里却突然回响起了清脆的马蹄声,听这声音越来越近,正是朝着李伏他们跑来的。看来是匈奴人取了马匹来追杀他们,两个人又赶紧驱驰而去。树林的西边仍然是数不清的灌木和杂草,毫无方向可依。匈奴人的马匹优良,身高矮小但行动迅速,耐力持久。不一会儿孙全就看到远处的朦胧影子处出现了五名匈奴骑兵。

  孙全紧张的拿起马鞭就狠狠的朝胯下马匹抽打而去,嘴里还不时叫骂道:‘’你这畜生,快啊!给我再快点!‘’怎奈马儿虽然吃痛狂叫。但奔跑的速度还是没有快上来。相反的身后的追兵却是越来越近了。李伏不是很擅长骑马,只能双手紧扯着缰绳。将身体完全伏在马背上颠簸。不然随时可能在高速的速度中跌落下去。孙全为了保护李伏,放慢了一点速度跑在李伏的左后方。匈奴人开始在马背上搭弓引射,箭簇不时的从两人身旁飞过。

  孙全也解下了马背上的一把硬弓,取出一支长箭。侧过身体拉弓上弦,刚一放手。那支长箭便脱羽而出。如飞鸟般迅速划过天空,刚好不偏不斜的钉在了奔跑在最前头的一名匈奴人的马匹上。那马吃了这一箭,痛楚逐渐使其丧失了稳力。前腿不由自主的跪倒而下。把背上的马匹主人不觉甩出去五六米远,那名跌落的匈奴士兵在地上来回的打滚吼叫。方才的那一摔。把他的胳膊和大腿都被摔断了。五脏六腑也受到了撞击。还没有惨叫几声,便被后方来不及停止的同伴驾驭着马匹踩踏而过。带有铁掌的马蹄划破了地上那名匈奴人的肚子。伴随鲜血淋漓流出的还有清晰可见的肠肚,那匈奴人瞪大了眼睛。再也发不出一声痛苦的惨叫。这时剩下的匈奴骑兵也加大了回击的力度。纷纷引弓回射,好几支流矢擦过孙全的头顶飞了过去。

  孙全为了躲避后方的箭簇,大幅度的将马头向右拉扯了些。这样竟然躲过了好几轮的袭击。可是不知哪名匈奴骑手的箭簇绕过了孙全,径直奔着前头的李伏飞了过去。孙全还来不及提醒李伏,那飞矢就已经深深陷入李伏胯下马匹的后腿上。那马儿前蹄提的数米高,长长的嘶叫着。后退一个踉跄就将李伏扔下马来。幸得李伏孙摔下的地方是一片松软的草地。在翻滚了好几米后李伏颤抖着爬了起来。

  孙全惊了,他不想自己的好朋友就这样葬身于此。略微在马背上迟疑了一下。就飞奔着跑到李伏面前。:‘’伏子!快上来!‘’李伏这时只感觉脑袋一片昏沉沉的。听到有人呼唤他,抬头一看。孙全骑着马在自己面前。正伸出手来拉扯自己。:‘’还呆着干嘛!快上来啊!‘’一句焦急的话语提醒了李伏。他接过伸出来的手,右腿在马蹬上重重踩了一下。爬到了马背后面。:‘’抓稳了!驾!‘’孙全提醒着李伏,一边策马飞奔。一场捕食者与猎物的追赶仍然在继续着。

  匈奴人在驾马飞驰的时候。也没忘了时不时射那么一箭。孙全紧张的望着前面的情景,希望能捕捉到机会逃脱。后方不时飞过来的箭簇骚扰着他。孙全略转过身对李伏说:‘’伏子,有把弓在你的右侧。你拿起来回击他们几箭!‘’:‘’可是……‘’:‘’没什么的,呆会你听我的做!‘’孙全又一次打断了李伏。李伏只好照做,对于年长他几岁的孙全,李伏一直都是带着崇拜和信任的。:‘’好了,取一支箭出来,将它搭到弓弦上!‘’孙全在前头指导。:‘’拉开弓弦,有多少力就扯多少。眼睛从下方顺着箭杆一直望到锥头处!‘’:‘’马上射箭,和陆地上不一样。不是指哪里就能射到哪里。你将箭向匈奴人的下方瞄准些!等我说放的时候你就紧握住弓臂,松开弓弦!懂了吗!‘’孙全大声的教导着李伏,李伏此时双腿紧夹着马腹。右手扯弦,弓如满月。孙全心里在打算着,在马由于奔跑的惯性将两人的身体托了高些时。孙全抓住机会说道:‘’放!‘’箭似流星般划空而过,紧贴在最前面的一名匈奴人的马匹划过。那匈奴人为了躲避。

  硬生生扯住缰绳调转马头。李伏这一箭虽然没有射中敌人。但也算是阻止了下追赶的速度。双方就这么你追我不赶着。由于载了两个人的关系,孙全的马速度逐渐缓慢了下来,并且越来越无力。匈奴人本来就穷追不舍,慢慢的已经只有数百步之遥了。孙全回头瞟了那么一眼,焦急的说:‘’不行,这马快脱力了,就这么下去。迟早会被追上!‘’:‘’是啊,那可怎么办呢?‘’李伏一边射弓给敌人以骚扰。一边回应道。孙全用余光看了一眼李伏,浓眉大眼,肤白俊美。身材却极其高大,有几分雄壮之姿。:‘’他还只是个孩子。‘’孙全抿嘴轻轻笑了一声,又像是感叹。这个朋友他一直是把其视为同胞之弟看待,今日,生死之时。不放就再这样最后看一次吧!

  孙全伸手拍了一下李伏,交待道:‘’伏子,你牵着这缰绳!‘’说罢将那绳子从一侧塞到了李伏手里,李伏却愣了,问道:‘’孙兄,你这是做什么?‘’孙全却不直面回答这个问题,语重心长的回应:‘’你一定记住,只要活着。务必将匈奴大军来袭的消息带给边郡。我自幼双亲皆丧,没什么留恋的。你要好好的活下去!‘’李伏被孙全这出莫名其妙的话弄呆了神,刚想开口问下孙全什么意思。很快孙全接下来的行为就给了李伏一个解释。只见孙全把右腿提到了马背上,和左脚并行。就这么直接从马上纵身一跃。滚倒在了地上。那马突然少了很多重力。嘶纽两声,开始趁风疾驰起来。

  李伏这才回过神来,回头望着跳下马的孙全,高喊道:‘’孙兄!孙兄!你这是作甚。快上来!‘’说罢欲调转马头去接孙全。匈奴的几名骑手越发的近了,近到李伏都能闻到他们刀上刚粘满的血腥。李伏果真掉了马头,迅速赶到孙全躺着的地方。也想伸手去拉孙全上马,:‘’别这样,伏子。你快走!这样咱们一个人也活不了!‘’孙全拍开李伏伸过来的帮助,严肃的说道。:‘’不行,咱们是兄弟,就是死,也要死在一块,你快上来啊!‘’李伏看到这一举,气的忍不住哭喊起来。:‘’伏子你要听话。你如果活着回去,就能挽救大汉不知多少苍生。我死不足惜。走吧!‘’孙全长叹一声,再次拒绝了李伏的援助。李伏在马背上越发急的,眼泪不争气的越流越多,还没待他再次说出一句话。就见孙全突然站了起来,李伏以为是孙全要上马了,没想却是孙全不知从何处抽出一把短刀,径直朝着李伏的马屁股捅了下去。那马突然受了这么一击。张开嘴痛苦的嘶吼着,疼痛使马不再听候主人的使唤。四蹄飞奔着踩踏大地。

  李伏回头望着孙全,眼泪已经布满了他的眼眸。他看不清孙全,看不清这位在危机关头舍命救自己的兄弟。李伏忍不住朝后方吼了一句:‘’孙兄!孙兄!‘’每叫一声。李伏就感觉到心口撕心裂肺的疼。他的头一瞬间觉得很沉重,昏昏沉沉。双腿软而无力。如瘫坐在马背上一般。耳朵嗡嗡作响,隐约中只传来了一句最后的温暖:‘’伏子,好好活着!‘’就这么,李伏骑着这匹失去控制的马。越策越疾,马蹄声回荡林中。李伏一直这么回头望着,直到他看不清孙全,孙全的身影慢慢消失在轮廓。向着西处的上谷,一路飞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