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了这片有点阴森的树林,大家发现除了商贩和马匹践踏松土以及不时飞过的一两只野鸟发出的声音。再也听不到别的东西。这种气氛很快让众人不适应起来,刚才还在大声讨论的商贩也闭起了嘴。牵着身后的马匹紧紧跟随着前人。前面的路越来越窄,也可以说根本就没有路了。四周全是齐脚高的荒草。四处盘缠在一起随风摇曳。孙安祖率先停了下来,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个地方的非同寻常。这里实在是太安静了,安静的可怕。就连刚才还刺眼的太阳光,根本渗透不进来一丝。诡异的气氛环绕着每个人,从脖子到坦露出的手腕。仿佛都有一股浸人心脾的凉刺入身体。让人感觉到莫名的恐惧。

  孙全一直很难看出表情的脸也紧皱着,淡淡的风不时把他的两髯长发轻飘飘的吹起,甚至有时遮蔽了眼睛。他的左手按在刀鞘上。右手握刀柄的手掌外因为用力的原因连青筋也跟着深凸出来。李伏也不敢打扰紧张起来的孙全。只将身体靠近了些。前面的路越来越窄,甚至可以说没有路可走了。无数的齐脚深的杂草相互纠缠着。队伍还是停了下来。

  在大概安静了一刻钟后,前排一个壮汉终于忍不住了。抽出横刀,边朝前走去边高声的叫喊道:‘’怕个甚?我来开路!‘’话音刚落,只听得林中不知何处隐隐有一声清脆的声音呼啸而过。再一瞧那壮汉,刚才还叫叫嚷嚷的嘴终于闭住了。不知道何时喉咙处有一支长两尺的箭簇贯穿而过,鲜血随着伤口四处流溢。那壮汉弃了刀,双手紧紧捂住流血的地方。怎奈身体的力量越来越小,终于倒地不起。众人都被这恐怖的情景吓的愣住了,不知道哪个先醒的家伙高叫了一句:‘’快逃啊!有埋伏!‘’商贩们立刻四散而逃。森林两边又闪出了几十支飞箭,将慌不择路的几个汉子射杀在地。商贩们你推我挤。哭爹骂娘。一时间呼救声,惨叫声连成一片。孙安祖反应过来。立马滚下马来深深伏着。一边招呼众人:‘’不要慌乱!不要慌乱!有弓的赶紧回击!‘’怎奈忙着逃命的众人哪里听得到这句命令。只有周围几个商贩遵从了命令。纷纷趴着引弓回击。但商贩们身上携带的弓,大部分都是木制,甚至是竹制的。慌乱下射出的箭在半空中就没有了力量。相反吸引过来的却是一阵又一阵的箭雨,从四面八方覆盖而来。孙全和李伏是在队伍最后面。所以孙全才有时间拉扯着呆住了的李伏。躲到了旁边一个硬石堆边。

  李伏看到有个中年模样的商贩,踉踉跄跄的朝自己跑来。嘴里咿呀呀的不知道说些什么。肯定是被吓的不能言语。在距离李伏只有数十米时。身后飞来了好几支来势汹汹的箭簇。立刻将那中年人的肚子狠狠扎了好几个洞。鲜血是喷涌而出,染红了四周的绿色的野草。那中年人绝望的望着李伏,脚步慢慢沉重下来。然后重重的跌倒了下去。再也没有了呼吸。只剩下不肯闭住的眼睛,一动不动的望着李伏。李伏赶紧把头埋了下去。

  屠杀仍然在继续着,一轮轮的箭雨带走了一个个可怜的商贩们,他们在死之前。甚至都不知道夺走他们生命的人的模样。空气中弥漫着的是血腥的味道。让人的喉咙忍不住有东西涌动出来。被射穿喉咙的,胸膛被击穿的。一个个个横七竖八的倒在一起。剩下的几十个商贩依然绝望着,这样的地狱足以吓破他们的胆气。甚至有的人丢弃了手中的刀弓。不知所措的矗立着。仿佛在等待着那早以决定的命运。孙全躲在岩石后面,虽然不时有流矢划过头顶,但没有伤到其一分一毫。他谨慎的露出小半个头。注视着前方左右的状况。可能是这批伏兵松懈了的缘故,又或许是忍不住耐心。孙全看到各处草丛大幅度摇摆着。钻出了几十个壮汉。他们每个都凶神恶煞的瞪着剩下的商贩,手中的青铜刀举的高高的。孙全看着这些人越走越近。等到他看清了这些人的长相和穿着。自己也陷入了深深的恐慌当中。青铜的头盔,素面无沿。盔顶有方纽,两侧护耳有系带。身批的是清一色的青铜甲衣。鱼鳞状密布,由皮带连接着。是匈奴人!孙全肯定的做出了判断,能这样穿着和有如此射艺的。也只有草原上这群家伙能办得到了。:‘’伏子,你看。是匈奴人。他们果断出手了!‘’李伏本来脑袋里一片空白。被孙全这句话拉回了现实。他跟着孙全手指处望去,看到了更多戴青铜盔的匈奴小跑了出来。:‘’这帮畜生,果然来报复咱大汉了。‘’李伏愤恨的吐了口唾沫,叫骂道。

  孙全依然观察着。回应说:‘’这批匈奴人只有数百个,但个个铠甲穿戴齐全。武器精良。应该只是他们的游骑,剩下的大军估计就在后面跟随着!‘’:‘’那怎么办,这不是匈奴人搞突袭吗,咱们大汉边郡不知情况。能反应的过来抗击匈奴吗!‘’

  李伏说出了更深层次的担忧。:‘’所以。伏子。咱们必须想办法逃,不管是为了自己活着还是什么。我们都要逃出去通知边郡太守。告诉他们匈奴大规模来袭的重要军情!‘’:‘’这么多匈奴人包围着,咱们怎么逃。‘’李伏想起了惨剧的事实。:‘’待会我们趁匈奴人围攻我们的商贩时,就立刻爬起来上马,朝这林子的西边逃命。记住。一定要快!‘’:‘’可是……‘’

  酷X匠;N网{d首t!发l

  没什么可是的了。孙全第一次这么严肃的打断李伏的话语。

  他知道李伏想说的是什么。他指的是前面将被屠杀殆尽的商贩们。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救下他们,这样抛弃总之不怎么好。但这也是迫不得已。就两个年轻人,两把弓和刀。能救几个人?若能够逃出去,把这情报报告给边郡。能救下更多的无辜苍生。危急时刻容不得一丝怜悯和迟疑。这时的匈奴人已经追上了还在逃窜的几十商贩。每追上一个,就会在背后从头上狠狠的劈下去。然后踩踏着他们新鲜的尸体,继续屠杀下一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