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序中原与匈奴本出同根。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犬戎与夏人同祖,皆出于黄帝。一说为意即夏的后裔淳维,在商朝时逃到北边,子孙繁衍成了匈奴。还有一说认为,移居北地的夏之后裔,是夏桀的儿子。夏桀流放三年而死,其子獯鬻带着父亲留下的妻妾,避居北野,随畜移徙,即是中国所称的匈奴。

  秦始皇统一中原,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的王朝。帝国从未停止过兵戈征伐。始皇帝令将军蒙恬携秦军三十余万,北击匈奴。收复河套之地,远逐匈奴于七百里之外。使得奴不敢南下而牧马,士不能弯弓以泄恨。蒙恬还连接了秦、赵、燕的五千里旧长城,并修筑九原到云阳的直道。匈奴畏惧蒙恬之威,数十年不敢犯之。

  后匈奴政权经历了冒顿单于杀死头曼单于的变故,开始了对外的大规模扩张。不仅大败东胡,吞并楼兰,白羊。还趁机夺回了蒙恬所占领的匈奴地,西击大月氏。时天下早以易主。秦失其鹿,天下群雄而逐之。汉高祖刘邦在这次角逐中展露头角,开创了大汉王朝。匈奴与大秦的矛盾转移到了大汉身上。

  汉朝与匈奴理所当然爆发了大规模的战争,韩**兵败被迫投降匈奴,高祖亲提三十万汉军征讨,却被四十万匈奴困住。用计才得以逃脱。汉朝被迫采用和亲的方式拉拢匈奴,但双方早以埋下不可泯灭的仇恨。而后文景二帝也采用了休生养息的政策,一直到汉武帝时期。国力有了突飞猛进的改变。这时的汉朝不管从经济军事上都有了一决雌雄的能力。文景之治哺育出了一只展翅高飞,傲视天下英雄小的雄鹰。而它终有一日,势必会展翅高飞

  :汉武大帝

  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着息!

  失我燕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

  长安的商队已经快靠近边塞上谷郡了,炽热的太阳高挂头顶,直照的人马急躁不安。这支商队全都是在长安聚集起来的,足足有两三百人之多。大家都是前往匈奴地域贩卖中原特产的。匈奴一直都很稀罕中原特有的丝绸,瓷器。而匈奴每到一季,都会有大量的牲畜淘汰宰杀。生皮量大而便宜。大汉制造弓甲,很需要这些东西。所以价格不菲。所以就算大家都知道汉匈之间自从上次马邑之围后关系随时会崩塌,巨利面前还是有不少商贩搭伙前往。商队头领刘安祖骑着队伍中显眼的高头大马,引在最前面。望着身后商贩脸上止不住的笑容,每个人身后的马匹左右堆了满满两大堆生皮。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次冒险前往实在太危险了,汉匈之间随时都可能开战,也就意味着刚才还笑吟吟张口问丝绸价格的匈奴人,随时可能会拔刀砍在自己脖子上。所以这次队伍返回。已经要接近边境了。大家提心吊胆的心都悬了下来。

  :‘’孙兄,你为什么说匈奴要对咱大汉开战了?‘’队伍最后面两个年轻人牵马靠的很近。其中一个向身旁比他大几岁的人问话。:‘’这还得是四年之前的事了,那时候马邑土豪聂壹向大行农王恢建议,以马邑城空虚,而自己搅其内,斩杀县令为内应。再由聂壹引诱单于领军来攻。而大汉则埋伏甲士伏其左右,合围击杀匈奴。‘’那个长几岁的年轻人扯了扯马绳,认真的说道。

  :‘’哦?那最后结果怎么样了?‘’一直问话的是李伏,年十五。而他旁边的则是同乡的。姓孙名全。比他大三岁。两人从小就为玩伴,今又同为贩货。关系自然不错。看着李伏那清澈水汪的眼睛来回眨个不停,孙全很耐心的解答:后来呀,那单于带了十万之众。在行军马邑的途中,看到满山遍野的牛羊牲畜,却只有寥寥数人看管。觉得很可疑。所以就撤了,在回军的途中又顺手打下了两个障寨。活捉了一个尉史,在刀剑威胁下那尉史供出了马邑附近埋伏有三十万大军的计划。单于魂魄都被吓上了天,急忙连夜逃回了。汉军只能无功而返。‘’:‘’这样啊,那可真是可惜了。‘’李伏顿足而叹。:‘’神武的陛下还是太年轻了,三十万大军伏击一小城外,岂有不走漏风声的。‘’李伏自顾自的感叹道。但马上意识到事态严重。赶紧左右回顾看了看。还好附近的商贩都在兴高采烈的交流这次出手了多少货物。赚了多少钱财。根本没有人听见他刚才那句‘’大不敬‘’的言语。陛下神武不神武不知道,但要是别人敢说他坏话。被有心的人听去了。牵连的可是整个家族。孙全不再谈论这场战事。只向李伏说道:‘’匈奴人是草原上的狼,惹怒了他们。迟早会将锋利的尖牙展现出来。‘’

  最新w(章节上酷a匠\|网

  孙全搓了搓手中的马绳,继续向身旁的李伏说道:‘’我们一个月前去匈奴领地贩卖货物时,看到前来交易的基本都是些老人和小孩。基本看不到几个壮年汉子。我估摸着。大概这些身强力壮的,都是受了单于的征召令,前去集结训练了。而且之前在帐篷不远处,随时可见体肥膘壮的马驹。这次我观察来看。都是些不够体格的弱马或者未成年的马匹。看来大汉和匈奴之间,将会有一场恶战啊。‘’不待李伏说完,孙全便接着说道:‘’咱们这支商队,从匈奴边界回乡,由于货物太多,耽误了很多行程。走了足足已经一个多月了,而现在已经是入秋。匈奴人若是想要动手,恐怕已经在路上了。‘

  :‘’怕什么,有飞将军驻守在雁门。我不信匈奴人敢如此猖狂!‘’李伏稚嫩的脸庞上洋溢着笑容。非常轻松的回道。孙全抬头望了望李伏。本想将心中的顾虑和盘托出,转念看到李伏气定神闲的样子,也不好再使其担忧。只将要说的话硬生生吞回了肚子。

  两人并着路慢慢走着,不想前面的商贩都停了下来。还没待两人搞清楚情况,刘安祖那粗狂的嗓门叫嚷了起来:‘’大家打好精神,前面是一片见不着边的野林子。过了这个地方。就快到大汉边境了!‘’

  话音刚落后随的商贩们就你一言我一语的附和起话来。一时间队伍有了一些吵闹。孙全有意无意的听了几句。无非都是些感叹的对话。有说终于快平安到家了,不用提心吊胆了的。也有叫嚷着这一趟赚了多少油水怎么的。大家经过长途跋涉,不管脸上还是身体都显的很疲弊。但没有一个有所抱怨的。孙全不止第一次跑商了,当然明白身为商贩的想法。路途遥远艰难,要和天气,强人做斗争。常常是要提着脑袋去和劫匪,乱兵作战。赚的钱虽然不少,但每过一处就要有所表示,四处打点。剩下来的才能拿回家养活老婆孩子。这其中有说不完的苦,而这次趁着天时地利。每个人都赚了不少。自然而然满是笑容。

  大家一路说笑着,不一会儿就到了这片野林。虽然已经初秋了,这林子里的树木依然茂盛如重盖,树枝交错,绿叶遮蔽。队伍的最前头已经扎入了进去。以往这个时候遇到这种环境。头领孙安祖都会安排几个马匹健壮,身强聪明的商贩先去打探打探前路。但大家都沉浸在发财的兴奋里,谁也忘了这茬。队伍就这样进入了这片未知的森林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