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你好!”

  胖子拉着王棂的手满脸都是猥琐的笑意。

  王棂笑着点了点头。

  胖子非常识趣的松开了握着王棂的手。而此时徐婷的脸色已经黑到发紫了。

  方哲挠了挠头,有些疑惑的看着白彬:“老大,我怎么感觉有杀气呢?”

  白彬有些同情的看了方哲一眼,随后好心的指了指方哲的身后。

  方哲疑惑的回过头,紧接着就看到了徐婷那双充满杀气的眼睛。

  尽管方哲早就习惯了在舞台上被无数的人瞩目,但是此时他感觉,就算是一万个人一起看自己,都不如徐婷一个人有威慑力。

  “呃..内个..徐..徐..”方哲还不记得徐婷的名字。

  “徐婷!”白彬又一次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啊!婷姐,你好啊!一天没见,想死我了,这一看,又漂亮了!”

  要不怎么说LOL玩的好的,反应都快呢。方哲瞬间就判断出了眼前的形式,毫不犹豫的拍起了徐婷的马屁!

  徐婷一声不吭,连表情都没有变,依然在默默的注视着方哲。

  方哲额头上的冷汗一下子就落下来了。

  “婷姐,我是和你说个事儿的!这眼看一个月之后全明星赛就要开始了。我是给你们送门票来的。”

  说着,急忙拿出来10张门票塞到了徐婷的手里。

  这些门票其实是因为方哲入选,所以举办方送给方哲的。而方哲留着也没有用,打算给白彬,问问他去不去溜达。

  结果此时眼看徐婷就要受到刺激了,毫不犹豫的全部都送给了她。连白彬都不给了。至于徐婷给谁,那就不归他管了。这队友卖的,真是毫不犹豫!

  徐婷看到全明星赛门票的一瞬间,眼睛就亮了。随后满意的看了看方哲,亲切的捏了捏方哲的脸蛋,笑眯眯的看着方哲:“学乖了,真不错。有好处还想着姐姐!”

  其实也不怪徐婷不拿方哲当腕儿,其实明星也和普通人一样,都是人。相处的久了,你会发现他们和隔壁老王,居委会张大妈,邻居家的大闺女没差多少。

  而方哲刚刚的举动实在是太猥琐了,猥琐到徐婷都忘记了眼前这个人畜无害的胖子在外界是有着联盟最狂躁的上单称谓的。

  方哲看到徐婷脸色好转,长呼了一口气。

  随后再次笑眯眯的看着王棂:“姐姐你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王棂也有些无语的看着这个小胖子:“我叫王棂。”

  方哲眼睛再次一亮,一个马屁就拍了过来:“姐姐的名字真好听,我叫方哲。认识你很荣幸啊,以后都有吹嘘的资本了。”

  王棂顿时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了。

  白彬有些鄙视的瞪了一眼方哲:“你在哪儿学的这些东西啊!真猥琐!”

  方哲用力瞪着他那双小眼睛,有些奇怪的看着白彬:“老大,这些都是你当时教给我的啊!你最大的爱好就是蹲在马路上看...唔!”

  白彬顿时就慌了,急忙上前捂住了方哲的嘴。这胖子,嘴里连个把门儿的都没有,就算真是自己以前说的,那也不能在这个场合说出来啊,太尴尬了。

  看到大家看向自己那怪异的目光,白彬感觉自己就像是教坏单纯小孩的怪叔叔。

  为了给自己洗白,白彬瞪着眼睛看着方哲,眼里满满的都是威胁:“你不是说我以前是一个很严格的人么?”

  方哲眨了眨他那双小眼睛,特别的无辜,特别的可怜,特别的单纯,再配合上他那肉肉的脸蛋,谁看了谁都会感觉心疼。

  “我当时不是也说了,你特别猥琐了。你还经常夏天在楼梯下面,抬着头...唔!”

  白彬又一次捂住了方哲的嘴。他感觉这胖子一点儿都不像自己以前的兄弟,反而是自己以前的仇人。这简直就是玩儿命的往自己脑袋上扣屎盆子啊。

  几个人看向白彬的目光更加的怪异了,白彬急的满头大汗。而方哲的眼里却带着一丝笑意。以前,老大就是经常这么和自己闹的啊。

  k最_新0~章{H节#上&F酷-W匠网}o

  几个人嘻嘻哈哈的闹了一会儿,王棂就拿着自己的行李先上去休息了。唐景和王宇也都走了。

  等人都散了之后,白彬一个人坐在网吧门口的台阶上,看着漆黑的夜空,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虽然白天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是正常人谁愿意失去记忆啊。

  没有人能理会白彬的那种感觉。自己最好的兄弟站在自己面前,痛苦成那个样子,而自己却不认识他。

  甚至看着方哲,除了本能的感觉有些亲近以外,就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了。

  这种感觉很难受,在白天,在方哲在自己面前痛哭流涕的时候,自己多想恢复记忆,然后拍着他的肩膀说:“兄弟,我在呢!”

  可惜...白彬默默的给自己点了一根烟,用力的抽了一大口,就那么靠在墙上,微微的有些发怔。

  这时一个人坐在了白彬的身边。

  “给我一根吧。”

  白彬疑惑的回过了头。

  “王宇?你怎么没走?”

  王宇拿过白彬手里的烟盒,给自己也点了一根,吐了一口烟雾,笑了笑:“心情不好,也想坐坐,正好就看见你了。”

  白彬看着王宇手里的烟,有些疑惑:“你也抽烟?”

  王宇点了点头:“戒了好久了。”

  “为什么?”王宇有些不解。

  王宇笑了笑:“太浪费钱了。”

  白彬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王宇却没有一点尴尬的意思,无所谓的笑了笑:“还在想失忆的事情么?”

  白彬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只是更加的失落。

  王宇叹了一口气,看着白彬,笑了笑:“其实,我有时候挺羡慕你的,以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挺好的。就像是重新活了一次,不至于因为一些事情烦心。”

  白彬看了看王宇:“那你又是为什么心情不好呢?”

  王宇又用力的抽了一口烟:“我嘛,呵呵。我从小就和别人不一样,在我5岁的时候,我父母就不停的争吵,一吵,就是三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