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如果操作的好,弓着腰走的话,是不容易发出声响的。而且只要注意着一点,也不会引起周围树叶和草丛的变化。但是黄金分段的操作还是差了一点儿意思。

  白彬在看到树叶动的一瞬间,转身躲进了花丛里。弓着腰缓慢的往前挪动着位置,很快,赵信消失不见了。在白彬电脑的屏幕里,只能看到白彬的视角在不断的变换着,也许上一秒看的还是地面,下一秒看的就是花瓣,再下一秒就是看一眼树枝,然后小心的躲过去。整个周围环境没有一点的变化,如果不看白彬的屏幕,估计别人都不知道原来这个花丛里还藏着一个人。

  小浩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毕竟,不说操作的问题,光是屏幕就能让人晕倒了。

  而对面的发条此时也是一样的郁闷,等他悄悄赶过来的时候,已经没有赵信的人影了。而周围一点风吹草动都没有。

  而在他不知不觉中,白彬已经摸到了他的身后,他已经因为之前赶来,暴露了自己。

  白彬看着屏幕中发条魔灵的背影,轻轻的笑了一下,随后走路更加的小心,直到几乎紧贴着发条的时候,才开启了Q技能,一枪扎在了发条的腰上。

  发条的屏幕红了一下,吓得发条一个哆嗦,急忙一转视角,向身后看去。可惜后面什么都没有。

  而白彬早在发条转身的一瞬间,绕到了发条的另一侧,Q的第二下打在了他的身上。发条再次转身,德邦再次走位,这次是按着空格跳到了发条的左上角,Q的第三下落在了发条的身上。发条一下子就被击飞了起来。

  而发条几乎是什么都没看到,只知道自己被攻击了,随后就莫名其妙的飞上了天。而德邦在发条被击飞的瞬间,身体微微弓了下去,转到右下角,又是一下平A。

  发条落地的一瞬间给自己套上了一个护盾,疯狂的调整视角。

  可惜他每次跳转视角都被白彬提前预判给躲了过去。而在白彬的屏幕上就可以看到,发条的头和身体疯狂的扭动,就像抽风了一样。而白彬总是能躲在发条的身后。

  当然,白彬屏幕的转动速度也是非常快的,可以让人看到头晕眼花,有的时候连人都看不到,只能通过视角看到天空,而白彬就在这种情况下不断的平A。

  发条终于受不了了,看到球在自己的身后,按了一下R,冲击波一下就释放了出来。而白彬看到发条的技能起手,一个闪现就按了出来,非常的果断。

  但是闪现的距离并不远,只是堪堪躲开了R技能的伤害范围,随后再次走到发条的身边,继续平A。

  发条好歹也是黄金级别了,虽然不是大神吧,但是玩这个游戏已经很久了,这还是他第一次被打的这么憋屈。

  眼看自己的血量越来越少,发条很委屈的按下了治疗,加快了移速往回退。可是在他治疗的上一秒,一个引燃套在了发条的身上,结果,治疗效果减半。

  随后又是一顿的平A,发条不断的后撤,可惜白彬一口破败吸了过来,发条减速,赵信加速。

  发条原本还想按一下金身反抗一下的,或者闪现一下。但是想到赵信的E技能还在,闪现也有。自己完全是徒劳的,无奈之下双手松开了键盘,开始安心打字。

  “小浩,你个兔崽子,不是你本人玩儿的!!!真猥琐!”

  而这时白彬也打掉了发条的最后一滴血。到结束,赵信的血都是满的。

  小浩在一边开心的笑了,在白彬手里接过键盘,张狂的打了几个字。

  “嘿嘿,菜逼就不要狡辩了!”

  他的那个基友一下子就怒了:“你说谁是菜逼,不服再来一局,你自己上!”

  小浩悠闲的打了一句话:“嘿嘿,没空。”随后顺手关掉了联盟,一脸崇拜的看着白彬。

  “大神!你是怎么做到的!教教我!收我做徒弟吧!”

  白彬笑的有些腼腆,被小浩这么一说有些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就是凭借的临时反应,仿佛潜意识里,我就应该这么做。”

  小浩被白彬一句话就给呛到了。这时白彬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小浩:“内个...你有烟么?”

  “烟?”小浩被问的一愣。一个失忆青年突然冲自己要烟,不是一般的怪啊。

  白彬点了点头。

  小浩有些疑惑的看着白彬:“你想起来什么了?”

  白彬有点不知道怎么解释了:“我就是身体有些不舒服。然后潜意识里就想抽烟...如果是很贵的东西就算了吧。”

  “不贵不贵。”小浩听了急忙摇头。随后再兜里掏出了一盒7块钱的长白山,但是犹豫了一下,又跑到吧台在老板那儿花钱买了一盒15的黄鹤楼,递到了白彬的手里:“这个算我请你的。毕竟你帮了我的忙。”

  白彬接过了烟,真诚的看着小浩:“谢谢。”

  这一下反倒弄得小浩有些不好意思了。正巧此时有人叫网管,小浩逃离似得跑开了。

  酷#匠w,网首|n发

  而小浩这么一走,白彬反倒有些郁闷了。因为小浩之前把老板娘的账号下了,现在又把他自己的号下了,白彬一时之间不知道一个怎么玩儿了。

  白彬把烟打开,叼到嘴里一颗,用小浩留下的火机点燃,就那么靠在椅子上抽了起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一般,仿佛已经做过了无数遍了。

  白彬静静的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但是不到五分钟,就已经想完了。因为他的记忆力只有今天。不过白彬也没有那种什么焦虑,担忧什么的。他骨子里有那么一种随遇而安的性格,有记忆也好,没有记忆也罢,对他来说,不外乎多懂得一些东西而已。

  靠在椅子上休息了好一会儿,白彬才站了起来,走到吧台,微笑着看着徐婷:“内个...我在哪儿休息啊。”

  徐婷看到白彬那副有些害羞的样子,不禁笑了笑。毕竟现在这个年代,像白彬这种性格的人可不多了。

  徐婷走出吧台,带着白彬上了二楼。二楼只有一半的地方放着电脑,剩下的另一半有几个房间,都是网管和徐婷休息的地方。而且徐婷对网管们的待遇都很好,没有那种上下铺挤一挤的事情,每个人都有一个单间的,虽然这个单间并不大。

  “这里以后就是你的了!”徐婷打开了一个房间,指着里面看着白彬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白衣说:

  感谢大家打赏的挖掘机,谢谢大家的热情!衷心感谢。另外白衣新创建了一个读者群,喜欢此书,愿意喝白衣一起探讨剧情的读者,可以加一下。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