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婷站在原地黑着脸看着那个秃顶大夫消失的方向,牙齿咬得直响。那个网管在哪儿想笑又不敢,憋得脸都红了。

  只剩下青年茫然的眼睛看着两人,随后善意的对着徐婷笑了笑:“大姐,那个人好像在说你有病?”

  徐婷瞪了一眼青年,也不保持淑女的形象了,怒冲冲的走到青年身边,把手插到了青年的裤兜里。

  青年被徐婷的这个动作吓了一跳,有些惊恐的说道:“你要干什么!!!”

  徐婷没有搭理青年,在他的兜里掏出来一张身份证,仔细的看了看。

  “白彬,25岁....好土的名字。”徐婷看着身份证嘀咕了一句。

  青年挠了挠头:“白彬是谁啊?”

  徐婷翻了个白眼,也懒得再和这个失忆青年沟通了,拽着他的胳膊就走了。

  公安局....白彬一脸委屈的站在那里,那表情就像是被侮辱了的小媳妇似得。徐婷把身份证递给了警察:“警察叔叔,我在路边捡到个人,他失忆了。”

  警察怪异的看了看两个人,神秘的笑了笑,对白彬露出了一副我懂的表情,随后看着徐婷:“小两口吵架也不至于来派出所吧。借口倒是挺花花,失忆!啧啧啧,韩剧看多了吧。”

  小网管看着警察,有些着急:“他真的是在路边捡的,大夫说失忆了。”

  警察的表情更怪异了:“怎么还有第三者?”

  徐婷捂住了脑袋,有些无语的说道:“我这一天招谁惹谁了,你就别管我们是啥关系了,你帮我查查这个人是谁吧,家里住哪儿的。”

  警察看了看白彬,因为这件事不是谁说查就能查的,当然,如果白彬同意了,那就没问题了。

  白彬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还是查查吧。”

  警察点了点头,拿着身份证走了出去。

  小网管偷偷看了白彬一眼,拉过徐婷小声说道:“姐,你说这个小子能不能是某个什么胡润榜土豪的儿子,然后他的父亲为了感谢咱们救他,再送咱们一笔钱啥的。”

  徐婷鄙视的看着小网管,用手指了指白彬:“你是不是傻,你家土豪的儿子穿这种衣服啊!明显就是低价淘宝货,30一件还送袜子那种。”

  白彬站在一边也听不懂他们两个说的是什么意思,看见他们两个看自己,还对着两人善意的笑了笑。

  过了一会儿,警察走了回来,看着徐婷说道:“查完了,是个孤儿。”

  “孤儿!!!大哥,你好好查查,是不是弄错了!”徐婷连说话声音都提高了几个分贝,她是真的被吓到了。捡到人了不可怕,大不了当回雷锋。这个人失忆了也不可怕,毕竟有警察。最可怕的是这个人还是一个孤儿,无父无母,而且还失忆了,孤苦无依,什么都不记得,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你。你说你怎么办,如果你不管他吧,你于心不忍。管他吧,谁伺候啊。

  警察有些不满的看着徐婷:“我们这边怎么可能查错!你们别在我们这里胡闹了,我还要办正事儿去呢!”

  说完也不搭理这三个人,在他的想法里,这三个人就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儿来警察局溜达溜达避避雨的无聊小青年。

  徐婷叹了一口气,默默的走了出去。小网管拉着白彬跟在后面。

  出了门小网管看了一眼白彬,随后有些蛋疼的问徐婷:“老板,咋整啊。”

  徐婷撮着牙花子,也有些闹心:“我哪知道啊。”随后回过头看着白彬:“喂,你去哪儿啊?”

  白彬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也不知道。”

  徐婷有些无奈,如果这个白彬赖着自己非要跟自己走,那也好办,自己就可以心安理得的甩了他,但是人家这么一副无辜的样子,就那么可怜巴巴的站在那儿,她怎么好意思自己走。

  其实他倒是有些误会白彬了,白彬虽然失忆了,但是他也没想过装可怜。因为他现在就属于那种婴儿级别的,根本没什么心眼儿。

  徐婷看了白彬半天,叹了一口气:“你跟我走吧。网管你能干么?”

  白彬笑了笑:“什么叫网管啊?”

  徐婷仿佛早就料到了白彬要说什么,几乎白彬的话刚说完,她就接着说道:“网管就是别人上网,你伺候别人。上网的意思就是玩儿电脑,电脑的意思就是...就是...”解释道这里徐婷真的不知道一个怎么解释了。

  白彬这个时候却接过了话:“我知道电脑。”

  “你知道?”徐婷有些惊讶。

  不要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潜意识里就知道电脑。”

  小网管这个时候插了一句话:“那这么说你以前也是一位骨灰级死宅啊。和电脑结婚那种。”

  这句话白彬倒是不知道什么意思了,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三个人就这么嘻嘻哈哈的走了回去,不过大部分时间都是徐婷和那个叫小浩的网管在说,白彬在听。

  两个人趁着路上的时间狠狠的给白彬普及了一下关于网管的知识。

  网吧...三个人就这么硬生生的走了回来,还好此时雨已经停了,徐婷这个抠门中的巅峰人士为了省下那20块钱的打车钱,硬是一路走了回来,弄的小网管叫苦不堪。

  不过两个人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是,白彬看到马路上过往的车辆时,眼中带有一丝淡淡的恐惧。

  不过好说歹说,革命胜利了。长征结束了。徐婷直接坐在了吧台里,捶着腿休息了。而可怜的小浩,却...还没有下班。所以他被徐地主派去忙活去了。

  u《看%E正q版h章%p节L上酷匠G$网o

  “网管,我的泡面到底泡没有呢,这都两个多小时了!一会儿再不送来就直接给我打120吧。”又是之前那个上网的兄弟,说起来也可怜,只是要一桶泡面而已,结果足足两个小时没有人搭理自己。而他自己玩儿的也入迷了,渐渐的都忘了吃桶面这件事了。要不是刚才那局游戏,里面的一个队友挂机说是去吃饭了,他才想起来,自己还饿着呢。

  徐婷看着坐在那里上网的青年,有气无力的喊道:“等会儿就给你送去了,着什么急。”说完推了推站在吧台里不知道干嘛的白彬:“去给他泡一桶桶面去。”

  白彬刚要张嘴,徐婷又一次打断了他:“这个就是桶面,那边壶里有热水,往里面倒就行,然后给他送过去。”徐婷在柜台上拿过来一桶桶面塞到了白彬的手里。

  白彬张了张嘴,半天没有说出话来,按照徐婷的吩咐泡了桶面给那个人端了过去。

  过了大概3分钟....“卧槽!你们网吧泡面都是不放调料的么???”

  远处那个兄弟急了。

  徐婷无语的看了一眼白彬,白彬摊开了双手,示意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徐婷这下是彻底服气了,已经打算没有教会他之前,就不用他干活了。顺手给他开了个机器,把他按到了坐位上。

  “你玩儿吧!吃饭我叫你!”徐婷也懒得教他电脑怎么用了,她今天已经被刺激的有点儿要疯了,急需安静安静。

  徐婷走后,白彬坐在电脑旁,双手有点犹豫的摸在了鼠标上面。白彬感觉这一切都很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来太多。

  这个时候他的余光看到了电脑桌面上一个写着大大的“L”字体的图标,脑子划过了很多联盟操作的画面。自己当时正坐在一个舞台上,他们一共五个人,五台电脑,台下有着很多很多的观众...想到这里,白彬感觉他的头有些痛...过了很久,白彬才下意识的点开了这个图标,上面写着输入账号,密码....到了这一步,白彬有些不会了。因为他不知道这里应该填些什么。不过,有问题,找老板这句话他算是学会了。这是那个网管偷偷教给他的经验。

  白彬站了起来,走到了吧台,徐婷坐在里面正看着一级联赛的比赛视频。她看到白彬站在外面,有些无奈的抬起了头:“哥,你还有啥事儿....”

  白彬笑了笑,指着自己的座位:“那个游戏怎么玩儿,我进不去。”

  徐婷无语的又一次去了白彬的座位,看着电脑上打开的LOL界面,有些惊讶:“阔以啊,小伙子。刚坐这儿就知道打开LOL了。不错不错,是个好苗子,你先玩儿我的号吧。”说完把自己的号输入了进去。

  白彬坐在椅子上,看着徐婷的账号。ID是...“谜一样的女子”。黄金3。不得不说这个ID还是很强大的。而且段位很低。虽然徐婷玩儿LOL也有三年多了,但是他首先年龄太大,而且天赋方面简直惨不忍睹,能混到黄金分段都是靠着辅助混分,运气好混上去的。

  徐婷看着白彬,有些得意的笑了笑:“怎么样,黄金!厉害吧!算了算了,说了你也听不懂,不许打排位哈!我回去看视频了。”

  白彬坐在座位上,有些懵懵懂懂的点了一下PLAY按钮,在界面的右侧有着一排的小字...匹配模式。

  排位模式。

  PK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白衣说:

感谢:小梦f3f7打赏的肥皂。 感谢:笨笨FISH打赏的香波。 感谢:M暖打赏的浴液,香皂和90台挖掘机!谢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