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的问天,压抑的经楼。

  一个三岁小娃都能回答的问题,让人久久思而不语…

  老儒眉宇间越皱越深。他紧紧地握着手中的靑竹简。

  越握越紧…

  握简的手在颤抖,他的脸色有几丝青筋浮现。是难过…

  只是随着时间推移,难过变成了迷茫。他的嘴巴一直在张开与闭合间徘徊着。让人看起来,好像是话从心生,但到了嘴边又被生生吞回。

  “好像有些不对…”

  酷d匠网tu永S久zi免#^费…看小k0说My

  “你去给余副阁主知会一声…”

  “……”

  几位修为高深的大儒隐隐发现事情好像不太正常,纷纷低声互相提醒。

  而此时此刻,老儒状态确实不太好,他的身体开始随手颤抖,脸上血色逐渐褪去,皱巴皮肤下的青筋已经暴突。

  “咔…”他手中竹简正在崩裂!

  众人顿时大惊!

  任谁都能看得出来,这位老儒的道心已经有所不稳。

  所有问天阁弟子,都知道这位老儒的身份非同寻常。他和已经离开的两位都不只是问天的大儒,他们还是翰林供奉。在翰林退隐后,因为某些不为人知的缘故,来到问天,接任了经楼二层的守经人。

  一守就是百年,修为更是早至天启!

  而正是这么一位苦修天道百年的守经人,今日却被一个无零两可的问题,动摇了道心!!这不得不让众人心惊不已。

  “咔…咔”

  青色竹简相连的麻绳丝丝绷断!

  “不好!”“不好!”“糟了!!”

  几声大喝从人群响起!同时三道人影从人群掠出。

  他们的速度极快!

  瞬间便掠到老儒身旁,其中最快到达的那道身影,起手就是一掌打出,带起劲风,打向老儒腹部。

  “啪”

  掌击心腹,一声大响

  “噗…”老儒被一掌击中,身形后倒数步,一口鲜血从喷出。

  “咔…啪”手中青色竹简,终于被他握得竹片尽断,四洒空中。

  “哒…”他退无可退,被绊倒在楼梯。

  那后至的另外两道身影立马上前扶着老儒,暗暗把自身精气转送到老儒体内。

  事情太突然,所有人都看愣了,也包括早有心理准备的夏寻。

  鲜血喷洒在光滑的地面流淌,一地破碎的青竹简被染上点点鲜红,爆裂的竹丝还在空中飘荡,夏寻的目光透着惭愧与失望。

  中掌的老儒被扶着坐在地上微喘,苍老的脸上看不见一丝血色,无神的双眼无力地看着夏寻。

  “你上楼吧”老儒的声音非常细弱,没有任何情绪,就如死寂。

  “抱歉”夏寻深深地鞠躬,但没有离去。他知道那道人影打出的一掌是为救人,有劲无气,只为打醒深陷心魔纠缠的老儒,所以其实并没伤到老儒心肉气血。

  只是,夏寻的那句问话,却让老儒的道心受到了重创,差点神识溃散。所以他现在不能离去,至少在老儒离去之前。

  “你想修行又是为何?”老儒缓慢细弱地向夏寻发问,眼中没有一丝神采

  “抱歉,我不知道”

  夏寻回答得谦逊但理所当然,因为他确实是不知道,才会发问。

  老儒用无神的眼睛缓缓扫过周围众人,又看了看出手打他和扶着他的几位儒者,最终目光回到夏寻身上:

  “呵呵…”

  “既然不知道,还想着修行做什么…”

  “呵呵修行…”

  被他眼睛扫过和问过的众人,都微微低下头颅或把目光移走,不敢与老儒对视……是畏惧,也是同情。

  经楼外的天空飘起了雪花,雪花被风吹进经楼些许。

  岳阳的冬不冷,但此刻吹进来的风雪很冰凉,让经楼内围着的人群都感觉到那一丝凄冷。真正让人冷的应该不止飘入的雪花,还有那无力瘫坐在地上的这位,垂垂老矣的儒者,他那苍白的脸色和迷茫的神情。

  这位为了一丝机缘,苦苦守经百年的老人,现在就如一只被射落的大雁。老人缓缓移开身边扶着他的四手,艰难地站起身子。拖着他那老朽的身躯缓慢地往前移去,往经楼门口移去。

  夏寻微曲着身子,恭敬地为老儒移出两步,让出路来。

  他非常悔恨…

  虽然这位老人让他不喜,但是他没想到自己随口一个问题,居然破了老人苦苦追寻的道心,让他证道再难有望。

  这是他万万没算到,更非初心…

  围着的众人,也曲着身子为老儒让出一条通往大门的小路。

  他们同样深深能感受到老人的悲哀。一位修行一生的大儒,在回首自己的道路时,却发现自己依旧没有离开的悲剧。因为连缘由都不知道在哪里,那之前的修行又有何用?

  老儒走得很慢很慢,他的鞋子踩过地上的血迹,把他走过的路上,印下一道道鲜红的鞋印。面目呆滞毫无神色,颤抖的嘴唇微弱发声不止。

  毫无情绪的言语随着老儒艰难地前行不时发出,凄冷音色,冰凉的语言,让所有人都感到证道的路是那样的凄凉。

  老儒落寞的身影消失在楼外风雪中,只留下长长一条,带血的路……

  经楼内所有人哽咽无话,许久…

  夏寻转身对着众人,鞠一躬,又转回身子,上楼…

  食堂边,今日至始至终都坐着两人。他们就连最后老儒受伤时,也没有走到人群中去,只是远远地、静静地看着。

  这两人都是身穿灰色麻衣长袍的儒者,桌子上放着两个瓷杯,还有两把竹简,一墨玉,一青翠。

  “看来李岩还是在为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呀…这又何苦呢…”墨玉竹简的主人,有些悲伤。

  “是这小子的问题刁钻罢了。若换是前几年最多就影响下老李修行的脚步。”

  “不过今天的老李气运确实够背的。只要是修行者知道自己时日无多,谁都会自我怀疑,估计他自己也清楚,只是用修为稳住常日的道心罢了。今天居然被这小子一针刺破了。哎!真够倒霉透顶的,当年被鬼谋破了次道心,停滞天启三十年,今日又被他的后人再破一次…可怜啊……”

  长发及腰的男子叹息说道。

  “他的问题是不是刁钻。你我凭心自问真的能答上?即使能答上,你我也不敢答吧?”墨玉竹简的主人说道

  “这个问题西域那帮秃子或许能答上,他们最不用讲道理了。”

  “但是我想这个问题,应该不是那小子自己想问的。即使是,他问的也不会是那个意思。他还到不了那个层面,既然到不了那个层面他就不应该知道这个问题的真正含义。”长发男子说道。

  “呵呵…”

  “一个出窍小子,即便通读古今经纶,确实到不了那层次。只是…”

  墨玉竹简的主人,顿了顿:

  “真的…只是出窍吗?”

  长发拿起瓷杯喝上一口清茶,摇头道:“我也觉得他不应该是开窍。但我不得不承认,我看到的确实只是一个开窍。况且,之前你不就让罗诀去试过一手了么?”

  “呵呵…”

  墨玉竹简的主人有些尴尬:“上次好像出了些问题,他有所保留…”

  “但是,可以确认他的身体没有什么异常…”

  “除非…”

  他拿起竹简:“除非被封印了血肉!”

  “啊?”

  长发男子,顿时一惊!紧接着他又想了想…

  “但是他今年应该十四五了,居然还被封在出窍这不太可能啊!难道他的血脉比纯阳那位小祖宗还可怕…”

  “诶!老曹…”

  “你怎么走都不说一声啊!”

  自顾自语的长发男子,才说道一半发现,被他称为老曹的儒者已经走远。

  他没有走出经楼,而是走向通往经楼二层的楼梯…

  不时和他擦肩而过的儒生、导师都给他让出主道、鞠躬行礼。

  被独自留在原地的那位男子,很是无奈,不由微微自嘲。

  “血脉再强又有何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