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从天空稀碎洒入山间,飘荡在空气中。

  照出淡淡白雾,络绎不绝的行人在石道间缓慢上行。清晨的问天阁比城东的道观更含仙意。

  “你看,那人又来了”

  “估计昨天没找着吧,又或者还有些遗漏的。”

  “看看他能有恒心找几天,我猜他再找个把月就放弃了吧?”“那得看什么东西”

  “……”

  昨日经楼里的读书人看到那怪人匆忙离去,便都认为那个怪人已经找回遗落在书册中的物件,意识里大家也都以为他今日不会再来。

  可是,今日又有人惊讶地发现,那个怪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那些书架前了,依旧在翻书。

  夏寻离讨论的人群很远,所以听不到这议论声。不过,即使能听到,按他的性格也不会理会一二。

  今天夏寻已经很少翻书了。

  他把书册从书架中抽出后,如扇扇子一般,随意地扇上个一把书页,发出“莎莎…”的扇书声,没一会便把书册放回了原位。

  眼睛从来就没有去看手中拿着的书册,而是看着将要去拿的下一本书。

  昨夜过后他的心识便多了一道,就在他的右掌之中。他只是把五指放在书侧叠页边,随意扇上一把,拥有通心神识的五指便能快速地将书页中的文字看个十之四五,剩下的凭借自身学识也能推断三四。

  最新Zm章}节N上o酷匠I网K5

  这样的看书方式,让他看书的速度比昨日快上了百倍不止。

  夏寻在看书,而旁人看的只是这个怪人,在不停地把书册从书架里抽出来,之后甩了一下就放回去了。这更让所有人都确认,这个怪人真的是在找书中的遗落。

  今天他翻书的速度确实太快了…

  短短的一个时辰,夏寻已经走过了数十个书架。对于身后的无尽书海,他终于有了一些信心…

  经楼一层虽然杂书无数,书架却有数的,总会有读尽时。

  只是现在他不得不停下脚步…

  在他将要翻阅的书架前有一男一女,一蹲一站着。

  从面容看,两人和他年龄相仿,都穿着问天阁的灰色麻衣长袍。男子面容娇好,皮肤白皙,只是眼中有一股隐藏不住的狂傲。他手捧着一本书册站着翻看。女子低头蹲着无法看清面容神情,只是手在书册间不停拨弄着。

  这两人似乎也是在找书…

  夏寻已经在书架旁等了他们许久,他一直没有出声去打搅这两位找书人。

  因为,打搅别人总不太好。但这两人也一直在那个位置没走。一直在来回找着那一架子书。

  实在太久…

  “两位…”

  或许夏寻觉得这样等着很浪费时间。就忍不住试探道。

  “……”

  没人回答,狂傲的男子只瞟了他一眼,女子则头都没抬更没有搭理。

  夏寻没有丝毫不悦,继续问道:“请问两位可否让一下,容我找几本书就走?”

  “啪”

  男子把手上书册大力合上,两步并作一步走到夏寻跟前。用他那狂傲的眼神狠狠盯着夏寻。

  “给我起开”话如其神,同样狂傲

  他和夏寻身高相似,两人面对面站一起,四目相对形成了两股鲜明的氛围,一平静、一桀骜凶狠。

  “为何?”夏寻平淡说道

  “你没看到我在找书呀?”蹲在地上的女子翻着书册,头也没抬,生气说道

  “我也在找书…”夏寻有些无奈。

  “关我什么事?”

  夏寻微微不悦:“能借个地方吗?”

  女子把手中书册随意翻了几页,又放回书架“那你等着吧…”

  “……”

  夏寻一时无言以对。

  虽然这两人很无礼,但是,女子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多说也无谓了。

  “抱歉,打搅了…”

  无奈之下,夏寻唯有选择绕开这里。他淡淡道歉一声后,便走到更后的书架去,继续翻书。

  此间经楼,再归宁静…

  几人短暂的争执并未让平静的经楼,溅起一朵水花。

  仍如往常一般,除了“沙沙”的翻书声,就剩下了不时走动的轻盈脚步声。就连在休息区域闲聊交流的儒生们,也只是吟吟细语,不敢打搅。

  而,在休息区右侧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也有两位儒者在细语。他们的桌子上,静静地躺着两把竹简,一墨玉一青翠。

  “我说老曹,原来你也喜欢玩这样的小孩子把戏啊?”长发及腰的男子调戏道。

  “有些事情总是要看过了,才能有底…”对桌儒者轻轻翘起嘴角。

  “呵呵…想不到你还有没把握的时候啊…”

  儒者摇头,有些无奈:“他身后那位站得比大山还高,我不得不谨慎些…毕竟问天只是个读书地而已…”

  长发男子微笑:“怕了?”

  墨玉竹简被儒者轻轻拿起:“问天以前不怕,现在也就更加不怕了…”

  他顿了顿继续道:“即便,真到了要站队的一天,我想山上的老人也仍会选择置身事外…”

  话毕,他缓缓走出经楼…

  看着儒者离开的背影,长发男子不由自主地掀起了淡淡苦涩…

  “是吗…?”

  “…”

  两字声音不大,似乎在自语,也像在反问。

  清风徐徐,悄悄吹入经楼…

  夏寻的心情似乎并未受到刚先两位男女的影响。翻书的速度仍旧很快,手起书落,随意一扇就又放回原位。

  随着时间逐渐流逝,他已经翻完了后面的十余架书册,翻书的手也被甩得有些累了。

  他甩了甩酸痛的右手,接着轻巧地取下背上的包裹,拿出一筒清水…

  “喂!”

  “你真在找书?”

  一女灰色麻衣女子,不知何时来到了夏寻身侧,问话的声音有些骄横。

  “咳…”

  “……”

  原本夏寻正在专心致志地喝着清水。这突然的响起的声音,生生把他吓了一愣。他狐疑地顺声看去…

  只见站着一男一女,皆灰袍麻衣。男子很狂傲,是之前和他对持那位。女的身材略带微胖,容色红润秀美,不是什么倾国之容,但也算的上清秀可人。

  “问你话了!”女子不耐烦。

  夏寻稍稍不悦:“是的…”

  “那你帮我找!”

  “……”

  女子的语言很是无礼。让人感觉完全就不像是有事相求,而更像是一道命令的。

  夏寻想了好一会,才淡淡说道:“哦…”

  或许是认为夏寻的回答很敷衍,女子有些生气:“哦是什么意思啊?说话爽快点行不…”

  夏寻没有感情地淡淡回道:“那你等着吧…”

  “你…”

  “你找死啊!!”

  夏寻的话明显是在以牙还牙地挤兑她,女子顿时发怒。

  在此同时,她身后的狂傲男子,快速往前一步,狠狠盯着夏寻。双手紧握,大有一言不合便要开打的样子:

  “想死?”

  “…”

  夏寻这次没再和男子对视了,也没说话,更没搭理。而是自顾自地从新提起竹筒,继续慢慢地把清水灌到嘴里去…

  “咔咔…”

  看着夏寻这番做派,狂傲男子双手微微颤抖,身上隐隐泛起淡淡紫芒。

  周遭气息看似变得有些压抑…

  “……”

  “你想找什么书?”

  夏寻喝光竹筒内的清水,很是无奈地问道。

  “嘻…”

  此时,少女才有了些笑意…

  他急忙从腰包中掏出一张皱巴巴的信纸,递出:“呐,一本说的是草木提炼各种秘方。一本是讲述五脏架构与修行关系。一本是描述西域风情的游记。还有一本讲述红袖线刺绣技法内容的书。”

  夏寻接过信纸,细细看去。只见皱巴巴的纸页上,随意写着些清秀小楷。应该是这位少女的一些随记,和她刚说的,出入不大。

  “这些都是曹老头随意插放在前五百号书架内的,你有看见过不?”女子继续问道。

  “哦”夏寻把信纸递回。

  女子又怒了:“哦什么啊!问你有没有看过了!”

  夏寻收起包裹,淡淡道“我想想…”

  话毕,便不再言语,低头寻思。

  “……”

  见他这番,女子虽然心中有火,也不好再纠缠打搅,就在一旁静静候着。

  “他在做什么?”

  “找书?…”

  见着夏寻没再动静,附近被两人之前对话吸引侧目的儒生,纷纷低声议论。

  “他要找不着,小祖宗不弄死他啊?”

  “他不是问天弟子…”

  “难怪…”

  “那他倒霉了!”

  “…”

  窃窃私语,让此间沉寂有了些起伏…

  夏寻寻思的时间并不长,也就十余个呼吸。

  他缓缓看向前列的书架:“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百草入药录在九号书架上数第二行第七十一册。五脏精修全册在第一百二十号书架第四行第十二册。那本讲述刺绣技法的书应该是七册叫红袖选集,在第二百八十八号书架第四行第五十一到五十八册。另外那本可能叫西土游历记,在这个书架之前都没放有,你们可以往后找找,我找到了也会转告你们。”

  “这…”

  “……”

  惊!

  静!

  这段话很长,夏寻说得也很慢很清晰…

  当他说到一半的时候。方圆十余丈除了夏寻的陈述声,便已经没有了其他的声响…

  当夏寻把话说完,安静就像瘟疫一般迅速传播整个经楼…

  而此时此刻,经楼内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为何会突然变得鸦雀无声,甚至有些诡异。而知道原因的人,他们就像看着洪荒巨兽一般,正在看着夏寻。

  “我去找找看…”

  女子有些惊愕也有些狐疑,留下一句话后,便领着身后男子急脚离开了…

  “我们也去看看…”

  周遭看热闹的儒生,表情和女子类似,也跟着后脚离去。

  在这些人离去没多久…

  “真找到了!?”

  “好像没错……”

  “……”

  离夏寻不远处的几列书架,不时传来一阵阵惊讶的哄闹声。这阵阵哄闹声,在这座安静的经楼里传得很远、很远。

  甚至把那些极远处安心读书的儒生也吸引过来,让这一片较小的区域顿时变得吵杂。

  一阵接着一阵的哄闹声,一次比一次更大。大到让经楼这一层内的读书人都知道了,这片小区域发生了些诡异的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