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天,经楼某处,一个鲜有人往来的地方。

  很大,而且很空旷,只有稀疏的几排书架,稀疏的百十张桌椅。

  两道人影并行…

  “这么多年来,很少能遇到能引你心动的事情了。”

  …q最》新f章7节上酷匠◎网

  “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他在找什么?”

  “呵呵…你放了这么多天饵,也没见他上钩吧?”

  “那把诱饵换换,总能钓出他的心思的…”

  “或许他早吃腻了…”

  “是吗…”

  “……”

  两道人影渐行渐远,走下楼梯。

  场间,唯剩几十位大儒,零星地坐落其中。

  “沙沙”的翻书声,抄写声,沉吟声,皆一派怡然自得的样子。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夏寻从马房牵出小马,便轻车熟路地往西城狂奔。

  清风吹扬顶上三千青丝,马蹄铁击东西百里长路。

  西城那些被快马惊扰的贤人雅士,已经渐渐习惯了每日这个时候奔过的一人一马,准时的斥喝几句也就罢了。

  时隔半辰,马停,风歇。

  这是夏寻进入经楼的第十五日。

  与前些日子一样。他直径快步走入经楼,和守经人行了一礼后,便直径走去昨日翻到的位置,继续抽出书册…

  他站的位置仍离门口很近。身后如山峦重叠的无尽架书,依旧让人一眼望不到边界。

  而在他之前,则是一百七十一个书架。在过去十五日里,此中的数万册杂记,他已经尽数翻过一遍。

  可是,他要找的那些东西,好像还是没有头绪。

  这,不禁让他有些失落…

  或许他是急着快点找到那些东西,不经意间把书翻得太快。又或许是他翻得实在太快,让人看起来,真的不像是在读书。

  以至于,每个经过他身边的人,都会忍不住投去些许狐疑的目光…

  直到最后,事情都传开。所有人都知道了,经楼新来了这么一个怪人。

  这怪人不说不写,不歇不坐。进了经楼就直接到书架前抽书,翻书,放书,日复一日。

  只是…

  当大家看到他那惊人的翻书速度时,没人会联想到,他真的是在看书。都只是认为他是遗落了些什么重要的东西在书册中而已,便也就不再多做留意了。

  所以还在关注他的人也只是关注他有没有找到那件物品,没人会留意到他眼中的那一瞟神光。

  既然他今天又来了,证明他还没有找到…

  还得继续翻书。

  夏寻翻书速度依旧很快,甚至比第一天来时还要快上七分…

  因为这里的书,实在太多了。

  现在他每翻看一页纸,翻纸的手只会把纸翻到一半,便快速粘起下一页纸翻开。也就是说他基本上每页纸只是看了一半的内容,从这看到的一半内容就推断出了另外半页内容的大概了。当遇到他从来没涉及的新书,他才会翻开全页快速扫上一眼。

  即便如此,面对身后的无尽书海,他也只是条游得极快的小鱼罢了…

  时至午时,从那最小处的露天食堂飘来淡淡饭香。

  经楼内的读书人陆陆续续放下书册走去食堂,只剩下少数几人看得入神忘记饭食的还在书架旁。

  食堂不大,长长地饭桌很快便坐满了人,在食堂外头,还有几条排队的长龙在等候。闲来无事,人群聚集最好打发时间的必然是闲聊。

  故此,宁静的经楼每日最吵杂的时候就是午饭时。

  前些日子聊得最多的就是新来的那个怪人,只是聊了几日也就无趣了,便再少有人提。

  今日好像有些不一样…

  不知道哪位候饭的儒生首先发现那个怪人今日居然静静地站在而那里不动了…

  “快看,他没有动了”被这人提醒,许多候饭的人都看向了那个见怪不怪的怪人。

  “他是找到漏在书里的东西了吧?”

  “应该不是,今早我路过那边的时候他就站在那个位置没有动过了”

  “他在看书,你看他有在翻书”

  夏寻当然是在看书…

  从他手中书册的鲜明色泽来看,这应该只是一册拓本。无论大小,厚薄都和其他书册相似,并无任何特殊之处。

  可是,正正就是这么一册普通的书籍,却让夏寻终于停下了多日来急躁的动作与脚步。

  此刻,他翻书的速度比往日要慢上许多。眼中透出的是一道压抑不住的兴奋和一丝顾虑。

  而他手中的这册拓本名“神识解译后篇”。确实不是什么惊世孤本,也不是某位大能感悟,只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书生所著…

  书中内容也很普通,只是一些对于神识的理论和猜想,仅此而已…

  可能是因为这册拓本,太过普通。普通得夏寻真就从未听闻或了解。恰恰也正因如此,当夏寻打开翻看第一眼时,忽如五雷轰顶…

  只因,书中对神识的猜想论述,对普通人而言实在疯狂。只不过,对于从小便以心识来一目一纸读书的夏寻来说,却好像有些道理…

  他身上的血肉被遮天封印,无法修行。神魂后来也被蔽日锁上,连感悟天地大道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唯一剩下能用的就是神识…

  这也是那位老人家无法封印的。神识是生灵之心和识,无影无形由心脑而发,肢体语言、感官动作都是需要神识支配才能执行做出…

  如若老人连神识都给封印了,那夏寻便和一个死人没什么区别了。

  他的手在其中七页来回翻动…

  前后内容他之前已经有所涉猎,便没去翻阅了。而这七页薄纸的内容他从未读过,也是他目前最急切的问题。内容解述的是七识中,心识的运用……

  夏寻手捧书册,静静地站在那里。

  指尖在七页纸侧不断跳动,翻来覆去。速度也从刚开始地慢慢翻阅,变成了最后的快速翻飞。

  眼中的一丝顾虑,也逐渐被坚决取代…

  饭时将过,空气中只留下浅浅余香。

  排队候饭的人群已剩无几…

  “可以试试…”

  夏寻露出微微笑意,自语道。

  同时认真地把“神识解译”放回原位。

  “他走了”

  “他应该找到遗漏的东西了吧。”

  “他运气不错啊,这都能在经楼找回。上次问月阁的那个家伙,还回借书时漏了几篇金叶签在书中,结果找了好几个月都没找着那本书”

  留在食堂的少些人,差异地看着那个提前离去的背影。忍不住互相念叨了几句…

  一位黑发及腰的麻衣中年男子,走到夏寻刚刚停留的位置。

  随意地抽出那本“神识解译”,随意地翻看了数页。

  他的嘴角不由上翘几分…

  “小鱼上钩了,看来他的修行真有问题。”

  “呵呵…那他便是在寻道咯…”一道自然的男声随时风飘来,不见有人。

  长发男子缓缓合上书:“或许也在寻仇。”

  “那也不是他能左右的。”

  “他身后的人可以…”

  “…”

  日头挂正中央深秋的烈日,和夏天没什么样。

  夏寻离开经楼了,便骑上枣红小马狂奔城东。

  马跑的很急…

  当快马狂奔回七星院时,离西瓜他们下课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夏寻独自去食堂简单吃过午饭,就立刻回到玉衡院厢房内。

  他切上了一壶清茶,小抿几口,便盘腿坐在床上,闭目静思。

  那本书中所述其实非常离奇,让看过的人都无法认同著者想法。从那些随意写在书页上的笔记和质疑可以看出著者的修为很是一般,至少在他写这本书的时候很一般。

  但恰恰是书中的异想天开,却让夏寻有了几缕思路。

  按着书上所猜想的那样,他尝试着散发自己的心识,同时把观识引向体内百骸、九窍、六腑。

  世人皆知…

  观识是极其难发散的。观识是由心而发,发至两眼才成了观识,心识却只能有一道。要做到一心二用很难,要做到一心多用就更难了。

  而“神识解译”那七页所述,是让人把心识,化出多道通心神识发至人体的四肢百骸,九窍六腑,从而做到毛发为眼,血肉为心。

  书中虽然说得简单,但要做起来却太难。

  看过此书大儒曾经就说过,书中的看似有理的论述更像是一个谬论。不说有没有人能一心百百用,就是真有,那也是绝非圣人不能有。否则一个人即便化出百道通心神识,光凭那些通过神识回传感观都能把一个常人变成傻子。试想下,一个人又如何能同时思考上百个问题呢?

  或许这世间也就只有被修行的希望逼疯了的夏寻,才会仗着自身能一目一纸的强大神识,凭着几页论述便跑去尝试吧。

  夏寻眉头紧皱,闭合的眼皮不停抖动,双手死死握拳。他没有没法从被锁死神魂提力,只能凭着坚韧的意志用念力强行驱赶心识分化。此刻夏寻就如窒息的人,难受至极。

  满脸的汗迹积水成珠,从脸颊滑落,滴溅在绷紧的拳头上。红得发烫的拳头,瞬间便把汗珠化成雾气。这是他强行驱赶通心神识化向四肢百骸,时而碰触到血肉中那道遮天所引起的反噬。那道遮天对路过血肉的神识具有极强的敌意,直接引发了封印内的道道阵纹,牢牢地封锁了皮下血肉的一切血脉通道。

  夏寻早就料到会有此结果,忍着剔骨剧痛,尝试了几次强行驱赶十数道道神识冲入血肉无果后,便放弃对血肉融入神识的念头。转而又尝试驱赶神识融入四肢皮毛……

  入神的夏寻,似乎忘却了时间。西瓜、大胖两人下课后在玉衡院内呼喊,夏寻都毫无察觉。

  夜,已深。宁静,只有点点繁星闪烁。

  西楼上,顶楼点着一盏油灯,一壶清酒,两个酒杯随意放在屋檐上,油灯之下还有两道人影。

  是天玑、玉衡两位院长…

  两位老道正潇洒地荡着小腿,坐在边缘…

  “他和老师很像…”

  吕老道抬头看着繁星,似在回忆。

  “是啊…”

  玉衡院长没有抬头,只是深邃地看着那间漆黑的厢房:“都是那么倔强,都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可惜啊…纵有一身经纶,却证道无望…”吕老道感叹说道。

  “要不过几日我们去给他把把脉,看看有没别的办法?”

  吕老道苦笑摇头:“在夏村时,隐师就告诫过了,不可强求呀…”

  “……”

  玉衡院长有些诧异:“难道他和当年老师一样…?”

  “呵呵,一样也不一样…”吕老道笑答。

  玉衡院长微微皱眉:“什么意思?”

  “……”

  吕老道摇头,笑而不语。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